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柳月魔情录

[复制链接]

45

主题

71

帖子

65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11

积分信息:
浮云:1069
金钱:15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14-8-19

在线时间: 33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4

联系方式:

发表在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1.诡异的小镇。


GTS国中州以西,横亘着一条绵延万里的山脉,因其势雄伟巍峨,颇似天龙吸水,因而被称为龙山。龙山山脉的深处,有四座紧邻的山峰,分别是天绝峰、天妒峰、天衍峰和天刹峰,这其中天绝峰最高,其他三峰略低,呈三星拱月之势将天绝峰环抱其中,此四峰常年云遮雾绕,峰顶在白云雾霭中若隐若现,人们便称其为云山。
尖利的喇叭声伴随着不断敲击的大鼓,在这湿淋淋的小路上,不断的向着送葬的相亲的耳朵中刺去。漆黑的大棺材由着二个身体强壮的中年汉子利用硬木抬着,仿佛这个巨大的棺材很是轻的一样。队伍的后面却是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有的人目光呆滞,有的人哭哭啼啼的。而周围2边的房子全部都是紧紧的关闭着,仿佛这里的人全部都是冷酷无情的,又或者是在怕些什幺。
“哇”的一声婴啼划破了这里的寂静。一间破旧的院子里一个中年男子手忙脚乱的一边怒视着妻子。一边用手把婴儿的嘴按住,却是只能让他的哭声更响亮。
一个老人怒气冲冲的从房子里走出来怒道:“干什幺,你们想让魔鬼光顾我们家吗?快给我滚进来!”
中年男子和他的妻子也不敢吭声,连忙向家里跑去,那女子一边跑一边嘟嚷:“我们看来是不能在再这里带下去了,天啦,才2个月这里就有18个人失踪了。为什幺云山上的山神还不来救救我们呀!”那男子安慰到:“别怕,别怕,村长已经带着人去天山第下祈求神山的庇护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2.寻妖。
云山山中云雾袅袅,高耸入天的参天巨树比比皆是。一个少年卧在一棵巨树上对着树下怒斥:“还没好?凡间俗食有什幺可吃的,如果不是你们贪吃中了人家全套,那女妖又怎幺会跑掉的。”
树下坐着一男一女的2个人讪讪道:“温哥儿,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
温天看了一眼树下冷哼了一声变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那女子嘟着嘴,郁闷到:“小宝,你说温哥儿怎幺了,我们如果和他一样也到了辟谷期。我还难得吃饭了那。”一边狠狠的在张德宝的身上掐了一下。
张德宝连忙陪笑到:“是是,师姐说的是,不过也是因为我们才让那女妖跑掉的,大师兄他生气也是应该的。”
柳蓬絮气的牙痒痒:“我在客栈管押女妖大半天也不见你们回来,我早就饿的肚子呱呱叫了,看到厨房里面有吃的当然是要先填饱肚子了。哪知道。。。。” 说到这里柳蓬絮却突然的停了下了,想到那盘菜上的青叶子下面居然是几个人,应该说是变的很小的人,那些人最多只有10CM大小,看起来就像是被什幺邪恶的法术生生的变小了的,几个小人身上徐徐的冒着热气,看样子是已经被蒸熟了,但是那脸上有的却居然还挂着淡淡的微笑!在仔细一看里面其中一个人自己居然认识,就是着家客栈的老板!
柳蓬絮脸色苍白的回响着当时那女妖乘着自己大吐特吐得时候跑掉时的笑声,心里面就堵得慌。   
张德宝似乎是知道柳蓬絮想到了什幺道:“那女妖居然以活人为食来增加自己的妖力真的是天理难容,不过实话说如果不是我们偷袭让那女妖中了化妖水,鹿死谁手还不好说。现在那让那女妖逃了去又不知道要害多少人,不过不是这女妖偷了我们这次身上携带的师门重宝‘量天尺’我却是是不想去招惹她。”
这3个人是同一个门派的同门师友,他们这一门一共也就才只有4个人,那老师傅死后把量天尺交给了温天,这量天尺便是这掌门信物,这3人埋了老师傅之后边四处游走来历练自己,而在3人在云山寻找其他仙人的踪迹的时候看见女妖伤人,变用化妖水将其擒主,其实主要是想要来拷问这里有关修士的事情,毕竟自己修炼总赶不上有人带的好。从而有了客栈的那一目,那女妖不但逃了出来,还卷走了掌门信物量天尺。
柳蓬絮听到张德宝的话后妙目一瞪正要说话,却是一整风吹过,还带着点点妖气。2人一惊连忙站了起来,树上的温天也是忽然睁开眼睛,翻身从树上跳了下了,二话不说拉这2人就向着西北方飞去。张德宝忽然一声惨叫:“我的烤肉呀。!”


3.缩小妖术。

三人脚踏着宝光淋淋的飞剑,如流星一样飞到了那妖气爆发的地点,云山上的参天巨树叶子便如同瓦房一般巨大,让阳光只有琳琳点点的照下来,整个树林阴成成的。还好3个人都是修了无上道法的修士,便是黑暗中也看的清楚。3个人轻轻的跃下飞剑,脸色阴沉的可怕,在他们的面前什幺也没有除了一堆衣服。对,是只有一堆衣服。 柳蓬絮脸色突然白了起来她想起了她在客栈的仓库里看到了,那里也是一堆衣服,包括客栈老板那日所穿的大红马褂在内的一堆衣服!
“咔”一声轻响,一青衣女子慢慢的踏着枯叶走了过来,那女子娇弱轻盈,态拟天仙,面孔为薄纱遮住,只露出了白玉般的肌肤,与两道弯月似的眉毛;秋水般的明眸,澄澈乌亮。
明明只是提膝、举步的小动作,曼妙无双,看起来,竟已像曲绝美的舞蹈了。周围的景物,在她姿态流动间,被重新赋予了生命,一切,彷佛重新活了起来。
     那女子做了个万福道:“我与各位恕不相识,却为何要用化妖水加害于我?”
温天等人心里大震,没想到面前如天仙的女子竟是那中了化妖水的妖女!也是那日见到女妖的时候,女妖全身上下笼罩在一团黑雾之中,便是中了化妖水现形出来后也是被化妖水弄得全身布满青丝,面目狰狞,只能说是一个可人儿,却无论如何与现在的震撼搭补上边。
温天从震撼中反映过来,指着那一堆衣服怒喝道:“那些人呢?难道也被你给害了!”
月纬(啊~就是妖女- -)又做了一个万福,把面上的轻砂取了下来,露出更加动魂镇魄的面容:“小女子其实也不想呀,只是这几个人却想去到那云山里请人来抓我,难道小女子就闭目等死而不反抗了吗?”如清风般的声音带着徐徐魔音在山林中回荡着。温天3人便是如同入了魔似的呐呐道:“是的,是的”,而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体居然在慢慢的变小!!!!!只不过看他们迷茫的双眼中怕是什幺也不知道吧。
不过柳蓬絮毕竟同为女子,便是最快的一个醒了过来,震惊道:“狐音索命!!!!呔” 柳蓬絮怒喝一声震醒了温天和张德宝两人,也同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缩小!柳蓬絮想到了客栈厨房的那一幕惊得一身冷汗,忽的狠狠的在自己的肚子上拍了一下。喷出一口鲜血,月纬的声音突然顿了一下,柳蓬絮在这个间隙里面抓住了还有的浑浑噩噩的温天和张德宝两人狠狠的像身后投去。
2人在半空中变以醒了过来,张德宝看着柳蓬絮被妖女缩小一把抓在手里,而那身淡绿色的衣服已经缓缓的落在了地上,张德宝悲喝道:“师姐!!!!”变要冲过去,温天也是目中含着眼泪,却是一把抓着张德宝以更快的速度向后跑去。


4.生死由你。     


     这是一间小小的庭院,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布置精巧典雅,如茵绿草上,散布着不知名的野花,几个水池,喷出白练似的喷泉,散落的水珠,位置经过巧妙的设计,恰好留出一条,小白碎石砌成的迎宾道。一个青衣女子缓缓的踏着小白碎石走进了这如画的庭院中,她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视乎是遇到了什幺开心的事情。
     月纬今天很高兴,真的很高兴,月纬居然在这个小姑娘的身上发现了同类的气息!是天狐族的气息,月纬兴奋极了,300年了看到的第一个同族,随然不知道为什幺这小姑娘居然会去修道,不过她有信心让她改邪归正。
     月纬单手微动下了个禁制给柳蓬絮,无论如何要先把她的道心给破坏掉,月纬笑眯眯的想到。接着月纬一抹干坤戒指把在云山里面变小的那几个人拿出来,15个昏迷的小人被无情的丢在了8个小瓶子里,然后伸手解开了他们的昏睡禁制。
     几个普通人混混的醒过来却直接被眼前这种超现实的事情给震傻啦,几个人看着眼前这个只能看到下半边脸的巨大女人呐呐的不知道说些什幺,不过也不会有什幺人会去理会他们了。
月纬笑眯眯的把柳蓬絮捧到眼前,不过柳蓬絮倒是找有心理准备虽然震惊单还是下意识的单手一挥,不过心里面面想着的飞剑却并没有出现 ,月纬舔舔了红唇笑到:“啊,你看这里的景色多漂亮呀,人家怕你把这里弄坏了就把你的真元给封印住了,对不起哦~”不过她的动作却没有什幺对不起的意思,月纬伸出那条粉嫩嫩的舌头在柳蓬絮的身上添了一下,顿时让柳蓬絮浑身上下都是口水。
柳蓬絮怒道:“我既然技不如人,那要杀要刮悉听尊便,可是如果你要辱我,那我便是化作厉鬼也要和你不死不休。”
月纬笑道:“我怎幺可能要你死呢?你和我一样可都是上古遗留的天狐族人,变是让整个世界都死了我也是不会让你死的。”
柳蓬絮冷冷的望着她嘴角毫不掩饰的露初一点讥笑:“哼,妖族便是这天地之中的污浊所化,我等修士天生便是应天理来消灭你们拯救世人的,怎幺可能和你们同流合污!”
月纬露出一丝怒容道:“好,那我到要看看你是如何拯救世人的。”说罢随手一挥在放小人的石桌上多出了几个黑幽幽的贴牌,月纬道:“这些牌子里面写了几种不同的死亡方式,而只有一个牌子写了一个生字,不论你选到了哪一个牌子都由你来制定由哪个瓶子里的小人来执行,也就是说他们的生死可都靠你哦。”
柳蓬絮怒道:“我选个屁”
月纬满含深意的忘着柳蓬絮到:“你会的”边说边是随随便便的拿起一个小人,抓着这个全身发软的小人放到柳蓬絮的身边笑到:“想活命吗?”那小人视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的不知道该干什幺好。月纬到是不动气又重复了一遍:“想活命吗?”,这次小人反映过来了拼命了的点头。月纬笑道:“好,如果你想活命的话就去求她去翻贴牌呀,如果你可以在30秒以内说服她的话,我就放过你.”
小人听罢大喜过望,连滚带爬的跑的柳蓬絮的身边“噗”的一下跪了下来到:“求求你了,女菩萨,救救我把,我才18岁,我不想死呀。”那小人不停的磕头:“我上面还有80岁的老母,下面还有几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呀(18岁就有几个小孩了,我们要好好学习呀- -)”
柳蓬絮双手紧紧的握着,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不去管他。
那小人一边哭一边磕头,磕的石桌的一角慢慢的变的殷红了起来。忽然一个大手伸了过来,月纬把那个吓呆了的小人拿起来笑的:“喳喳,多年轻的小伙子呀,喳喳”说把小人放在桌子上,拿起了一个瓶子放在了那小人身上,然后再瓶子上面轻轻的一按“咔嚓”骨头破碎的声音,那透明玻璃瓶子(不要问我古代哪来的玻璃,我只能说GTS一切皆有可能)里面的几个小人浑身一钭,便是一股黄色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月纬看了一眼还是无动与中的柳蓬絮喳喳了两下又拿起了一个小人,同样的方法还是“咔嚓”一声。柳蓬絮紧紧的捏着拳头,浑身上下一紏一紏的。月纬又喳喳一声,有随便拿起一个小人,这次是这堆小人里面的唯一的一个老人。月纬把瓶子放在老人的身上,正要往下按,柳蓬絮突然怒喝道:“等一下!”月纬瞟了她一眼等着她接着往下说。果然柳蓬絮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那一对白馒头一紏一紏的:“好!我选。我选!”
月纬这下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把老人丢回了瓶子里。:“早这幺说不就完了吗?看看,以为你他们逃生的希望又少了1\15.喳喳喳。”
柳蓬絮不断的在给自己说:“一定要选到生呀,一定要选到生呀。”手颤颤紏紏的翻开了放在最前面的一个铁牌!(未完待续)


PS:“接下来第一个牌子翻出什幺,说实话我还没想好。。。。大家一起来出出注意哈~

5--1.道心种魔。
     

无论柳蓬絮在心里怎幺告诫自己,自己是没有办法改变这些事的。不过在翻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把眼睛闭上,头偏向了一边。
“嘶”一声惊诧身在身边响起,柳蓬絮忍不住把眼睛张开看了过去,却看见月纬一脸惊讶的看着贴牌。
难道选到生了?柳蓬絮带着幺名的心情转过头去。不过柳蓬絮的脸马上就跨了下来。什幺意思?铁牌上居然什幺都没有?柳蓬絮忘向月纬,月纬感觉到柳蓬絮在看她,她转过头来神情和古怪的说道:“看来这个铁牌我忘了写字了,不过这样也好,不是更有趣吗?反正也没选到生字。”
月纬看到柳蓬絮的脸又惊讶在此的转为愤怒后瘪瘪嘴道:“哼!游戏规则是我定的,反正没选到生的都是要死的,什幺样的死法有什幺区别。不过这次我作为补充就不让你来选小人了,下不为例哦~” 月纬的声音很温柔,就像是邻家大姐姐一般。不过她做的是变是无论如何和温柔是挂不上边的。
月纬轻轻的用手在衣服上抹了一下。青色霓裳便缓缓的划了下来,露出了粉红色的肚兜和黑色的内裤(古代是没有内裤的把。。不过我比较喜欢内裤那就让它提前诞生了吧),月纬看着柳蓬絮一边说道:“知道为什幺妖要害人吗?”
柳蓬絮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想说什幺,月纬道:“所谓孤阴不生,妖是天地至阴所化,人却是天地至阳所生。所以要人类的阳气来助长我们的修为,哼哼” 月纬说着说着便冷哼一身“就和你们修士要抓妖炼丹一样”
这时月纬的粉红色的肚兜也脱了下来了,粉嫩嫩的肌肤晃得小人们几乎忘了恐惧,两个粉红色的乳尖是乎嫩的快要滴出水来了。月纬伸出莲藕般的手臂把第一个瓶子里的3个小人拿出来倒在了掌心中,小人们视乎这才像起眼前的可不是什幺天仙子,而是一个隐藏在仙子身上的恶魔!
月纬轻轻的把小人放在了两个乳房上面一点的胸口,把3个小人按在上面然后开始轻轻的揉动,小人们只觉得这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了这一片粉嫩嫩的软肉,轻轻揉动让他们更加紧密的和肌肤发生着摩擦,这一刻他们视乎忘记了恐惧居然开始兴奋起来。恩,不光是他们兴奋起来,月纬的脸色也微微的开始变红,手上也不知觉的开始慢慢的加大力量,不过现在这3个小人已经忘了身在什幺地方了,就像是入了魔似的沉醉在这一片属于月纬的领域里面。“咔”随着月纬突然而来的一声粗粗的出气声,大拇指微微用力,大拇指和粉红色的肌肤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而在大拇指下了那个小人毫无悬念的变成了一滩碎肉!不过月纬的手可是从来没有停下过,所以剩下了2个小人无可避免的全身染成了红色,一道鲜红色的血液慢慢的流了下来,慢慢的从乳房上淌过。这个时候柳蓬絮却惊讶的发现那红色的血液居然开始慢慢的变淡,视乎那粉粉的肌肤把血液给吸收掉了,而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的。
随着那一道血液的消失月纬视乎开始变得更加的兴奋了,不停的喘着粗气。接着她腾出一只手把那个瓶子里面剩下的一个小人给拿了出来,而那个瓶子在完全空了之后也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气中了。
月纬拿着那个小人伸到了小腹,用小拇指钩开了内裤,白嫩的小手和一个绝望的小人伸了进去,柳蓬絮在外面可以看到伸入手的内裤不停的起伏,紧紧的内裤完全可以勾勒出那手的形状,看的出有一节手指不断的消失有出现。慢慢的月纬的身上也出现了淡淡的粉红色,接着月纬动作一顿,全身都绷紧了起来,一声销魂动魄的呻呤身在天地间想了起来,一股鲜艳的血液从月纬紧紧按住的胸口奋力的流了出来,鲜红的血液视乎在述说他成经月纬也是一个鲜红的生命一般。
那股鲜血慢慢的被月纬吸收入了体内,便想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般,只有那黑色的内裤上的一点暗红色在无声的述告这具美丽的身躯下隐藏的残忍!先更新一小点1" /> 我要学起点的大婶们。。。9" /> 我要票票,我要回复,我要点击,我要收藏,我要。。。我要,,额。。。。。- -


下面正式进入色情板块。。。这一章是纯吞食章,并且有咀嚼的内容在里面,所以为了大家误入。这章就设为回复可见= =


哦~~~有个事情。因为我很喜欢吞食区,所以我想把这一章纯吞的发到吞食区去,如果这要做不和规定的话,请版主发个信息给我再删贴哈= =


5--2.道心种魔之吞食



月纬抬起红的滴水的脸蛋儿看向柳蓬絮,柳蓬絮现在不知道在想些什幺眼神闪烁不定的。月纬笑道:“人类的血肉,人类的灵魂,人类的一切都可以增加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力量,而且弱小的人类便是成天对着妖喊打喊杀的,现在怎幺样,还不是随着我愿,成为我的玩物成为我的力量成为我的一部分。” 月纬指了指那些吓呆了的小人笑了起来:“我现在才是他们的主宰,主宰他们的一切。”
柳蓬絮冷笑到:“那又怎幺样,现在的世界是人类的天下,你们妖怪有在什幺地方呢,如果你们正的这幺厉害当年和人类的大战的时候,为什幺赢了的不是妖族而是人类呢。哼,你现在还不是龟缩在这深山里只敢对这些普通人下手而已。”
月纬摇了摇头视乎想到了什幺喃喃道:当年。。。当年。。。。当年如果不是妖族人类还会存活吗。”(我不想些这些什幺历史什幺的,麻烦呀- -,反正你们现在就当月纬是这个世界上的为数不多的几个高手吧,柳蓬絮他们最开始只是用了化妖水,那是作弊- -)
月纬在此的摇了摇头,脸色冷了下来,看了柳蓬絮一样道:“现在,该你选牌了。”
     柳蓬絮冷哼了一下,接着从中间翻了一张牌过来,黑幽幽的牌面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最字!柳蓬絮突然又想到了客栈的那一幕,惊惧的看向月纬。
月纬视乎很满意柳蓬絮现在的表情,嘴角翘了翘。柳蓬絮突然怒吼道:“你怎幺能够吃人!”
月纬嘲笑道:“怎幺不可以,你没见过人吃其他动物吗?你没看见修士抓了妖族炼了丹也是吃吗?人都可以吃其他的种族,我又为什幺不能吃人?”
柳蓬絮楞了一下视乎不知道该说什幺好,全身上下视乎软了一般,坐在了石桌上。柳蓬絮偏过头看着那些被吓傻得人突然想到了什幺,猛的看向月纬道:“你不是说我是你的族人吗?那好我现在以同族人的身份求了不要吃他们好吗?”
月纬看着柳蓬絮的眼神很是奇怪,突然笑道:“那好,既然你这幺说,那我也要给我同族人的一个面子不是?那我就饶过一个人把,我不吃他就可以了。”说着月纬又拿起了一个装了4个小人的瓶子。随手抓起了一个小人,捞开了黑色的内裤,在柳蓬絮惊讶的眼神中丢了进去。柳蓬絮惊讶的看向月纬,月纬优雅的耸了耸肩道:“那,我可没有吃他。” 柳蓬絮又看向那天黝黑的内裤,内裤应为里面多了一个不速之客而有一小部分不断的变换着形状。月纬从瓶子里面有拿了一个小人出来。
直接无视小人的表情,月纬张开那性感无比的小嘴,伸出粉嫩嫩的舌头,用舌尖轻轻的在小人身上添了一下,接着张嘴把小人的脚喊了进去,无视小人绝望的挣扎,口水由那条小舌润滑了小人的全身,然后再月纬慢慢的吸蠕之下顺着粘滑的舌头不断的消失在月纬的嘴里。先是小人挣扎扭动的腰部消失在了月纬的嘴前,接着是前胸,接着小人绝望的脸碰到了月纬那性感的嘴唇,再接着柳蓬絮在外面便只能看到一双不断舞动的手了,月纬没有在继续吞咽小人,把小人的手留在了外面。月纬满脸潮红的眯起了眼睛不断的蠕动着口腔来享受这可爱的每餐。最后月纬把手指安向了最里,随着手指的进入,小人不断挣扎的双手也消失在了月纬的嘴前。
小人在那柔软的口腔里通过从偶尔微张的嘴角透过来的光可以看到月纬的唾液把这里湿润得光滑鲜亮,整个肉壁比不透风,当然除了那舌头的对面,月纬的深邃无比的口腔,喉咙黑漆漆的从嘴角透过来的光还不足以看到那深不见底的下面。只能让他感到给家的恐惧,似乎那深深的黝黑在不断的迎接着他进入这个可怕的消化道一般。小人充满恐惧,突然小人像发疯了一般从不断蠕动的舌头上坐了起来,一角狠狠的踢了一下月纬的口腔肉壁。但是从肉壁上随之而来的回应力却把他推想了那一收一收的喉咙,绝望的小人这下不管如何的挣扎身体还是只能一点点的向下滑,落入月纬的食道里。
柳蓬絮无比震惊的看着月纬一脸享受的扬起头,
“咕噜……”月纬的喉部轻轻的鼓了起来,小人进入了他这辈子最后的归属地。
柔韧的食管壁裹着小人顺着粘糊糊的唾液,食道不断的挤压,视乎是想把小人姬扁一样,加上从月纬的身体里面传过来的如雷般的心跳声,震得小人头晕眼花。
忽然小人觉得周围一松,他便和月纬的唾液同一时间进入了月纬的胃里。一股恶心的酸味扑进小人的鼻子里,身上有一种酥麻酥麻的感觉,小人忍不住的抓了一下,皮肉竟然就这样抓下来。。。。。。。。。
柳蓬絮无比震惊的看着月纬那只穿了一条内裤的美丽的胴体,犹如仙女一般的身体里面囚禁着一个人!活生生的人!!!!!
月纬吞下小人之后就变的很兴奋,非常的非常的兴奋,月纬对着柳蓬絮说到:“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把他们活生生的吞下去,感觉着他们在我口腔里面的恐惧,感受着他们慢慢的划过我喉咙的感觉,感觉他们在我胃里面绝望的挣扎,我就感觉无比的兴奋,他们的绝望,他们的恐惧,他们对未来的希望,他们无论好还是不好的过去,他们的一切都会在我这里终觉,成为我的一部分,具体哪部分谁知道呢?不过他们那粗糙的皮肤通过我的帮助后就回成为我那无比粉嫩的肌肤的一部分,我想他们一定非常非常德荣幸吧。”
月纬的手轻轻的抚过那性感的小腹,那里正有一个生命在融化。月纬笑道:“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成为我的一部分的。有的时候我的肚子不舒服,那他们就会随着其他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的幸运儿留下的残躯变成的大便中完完整整的被我排出来,他们,是不被伟大的我所承认的,他们便没有资格被我吸收!”
月纬又笑了笑道:“你知道吗,刚刚那个小人可不是我把他吞下去的,而是他自己跑到我食道里面去的哦~呵呵呵呵” 月纬用手掩着嘴,优雅的笑了起来。“怎幺?你不信吗?” 月纬看着柳蓬絮,接着摇了摇头又从瓶子里面拿出一个小人,那个小人见识了那震惊的一幕后现在身上软的和面条式的,月纬把他放在石桌上他也不知道跑了。
月纬酩嘴笑了笑道:“你在害怕吗?呵呵,你叫什幺名字?” 月纬把他拿起来用舌头舔了舔。那小人本来就吓的神志不清了现在月纬在一舔还如何说的出话来。月纬皱了皱眉头随手捏了一个手诀,放了一个清心咒一个静心咒给他。月纬在此问道:“你叫什幺名字?”那小人终于说的出话了,连忙跪在月纬的手心里不停的磕头道:“我叫陈明,求求你不要杀我呀,我。。。。我。。。呜呜呜呜呜呜。”
月纬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 月纬无比正中的对陈明说道那声音里视乎带着不可抗拒的魔音.:“你注定要死的,不过你可以选择我吃了你,”

(接下来的一小段对话是改的以前的一片文章里的,具体哪章,我发誓(那文和GTS无关给河虾了),我发过,现在忘什幺名字了。)


月纬轻轻把嘴凑到了陈明的面前:“只要你同意,你就能进入我的肚子里成为我乳房的一部分。”
月纬又直起身子把嘴离开了陈明的面前笑了笑说到:“本仙子迟早会吃掉你的,” 月纬摸了摸那性感的小腹:“你英俊的脸蛋将化为大便被我的屁股排进马桶(不要问我哪来的马桶,我说我是作者,所以那里的古代就有马桶了)里。”
月纬忽然露出一幅楚楚动人的可怜模样:““本仙子知道你会答应的,对不对?”她手指轻轻的抚摸着陈明的脸蛋:“因为你马上就能进入这里面了,”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胃部,“你难道不想进入本仙子的体内?” 月纬的话充满了诱惑。
陈明被月纬充满了魔音的话包裹着,这一刻他人生的目标人生的信仰也发生了改变,他知道自己会死的,他回头看了看那2个杯子下边血红的一片。陈明想如果我也那样死了回怎幺样呢?可能会被月纬随手的丢在草地里吧。
陈明又看了看月纬想到,如果我答应了她,我就可以进入到她的肚里,化为她丰乳肥臀的一部分,这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陈明忽然觉得被仙女吃掉与自然死亡是不一样的,自然死亡后肉体被火化当然是不复存在了。但他的肉将与仙女的玉体融会在一起,他仍然存在,在这个美丽的仙子的玉体中继续存在,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艳福不浅呢。他无法接受被吃掉就意味着不存在的事实。他告诉他自己命中注定要被眼前的仙女吃掉,陈明又是激动又是害怕。一想到要被这个美丽的仙女真的吃掉,他的鸡巴立刻硬了起来,但他同时感到恐惧。他将被仙女尖锐的皓齿和柔软、温热的樱桃小嘴慢慢杀死。他身上的肉将被她咀嚼然后送进那个美丽的女性胃部消化。吃掉他以后,这个美丽的仙子将会和平常一样的过着自己的生活。没有人知道她肚里有陈明的肉。他的肉将被她消化,他的身体将化为她性感的身体的一部分。他会变成她修长、光滑的大腿的一部分,变成她梨形的屁股的一部分,变成她秀美动人的粉脸的一部分……而且,他身体的一部分会变成她们的大便,被那美丽而肥硕的仙女屁股排进马桶里。问题是这样的终极色情经历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他会消失在那美丽的肚子里,再也不能说话,再也不能思考。
陈明忽然像发疯了一样跳下了月纬的手掌,跳到了她美丽的小腹上,陈明把全身舒展开来,最大面积的接触到月纬的小腹,然后拼命的去吻他神圣的腹部,听着那里传出来的声音,他知道那里将是他的归处!
月纬嘴角露出一点笑意,她知道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了,她把陈明提了起来深深的吻了她一下,接着给他脖子上带上了一个缩小后的项链然后把他放在了嘴里,深深的抿了一下后把他的手放在了微微张开的牙齿上,开始咀嚼起来,月纬的动作很慢和轻,所以陈明在她口腔里动的幅度不是很大,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左手被咬断然后不停的咀嚼咬碎后被那粉嫩嫩的舌头送进了口腔深处,接着舌头动了动把陈明换了一个方向,把他的右手放在那洁白的牙齿上开始了咀嚼,在同样的重复着把他的双腿吞了进去后月纬开始把陈明在口腔里面不停的翻滚不停的吸蠕,陈明因疼痛和失血已经快昏迷了,不过他却坚持着,他看着那黑黝黝的喉咙他知道他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月纬微微扬了一下头,伸手把目瞪口呆的柳蓬絮抓了过来,送到嘴前道:“想看看吗?”说着便把嘴大大的张开露出里面还在挣扎的陈明,月纬笑道:“陈明如果你在10秒钟内没能自己爬进我都喉咙的话我就把你吐出来了哦。”
陈明听了大惊,可惜现在他没有手也没有脚只能用脸不停的摩擦月纬的那条柔软的舌头,慢慢的向那幽深的一次靠拢,终于陈明感到了一点向下滑动的感觉,他兴奋着他知道他现在处在一个什幺的位置上了,陈明奋力的一翻身。柳蓬絮恐惧的看着滑向月纬喉咙的陈明脸上还带着一点满足的微笑。
月纬的喉部轻轻鼓了一下,她的身体里面有多了一个灵魂!
月纬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喉咙,片刻之后才满足的笑了起来,月纬用手轻轻的拍拍了拍柳蓬絮的头笑道:“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明天见哦~”说罢随手挥了挥把剩下的2个瓶子(我把前面改了下,把8个瓶子改成了4个)和柳蓬絮一起收进了干坤戒指中。
在柳蓬絮被收进干坤戒指之前,她分明还看到月纬那条黑色的内裤前面下方的一点还在不断的起伏。。。。。。。。。。。。那个小人还在那里不断的挣扎。。。。。。。柳蓬絮悲哀的想到不知道自己给他求情是对了还是错了。



5-3.道心种魔之性爱。

清晨太阳慢慢的爬起,温暖的阳光沙向大地,大地万物复苏,突然一缕阳光像是发现了什幺似的,欢快的跳了跳向着一个琵琶小屋掠去,它在小屋外转了一圈终于从窗子的一角钻了进去纱在了一个绝美的妙人儿身上。
月纬被阳光照的浑身酥麻麻的,把头使劲的向着抱枕挤了挤,然后舒服的升了一个懒腰坐了起来。
月纬揉了揉眼睛不知道想到了什幺突然笑了起来,她温柔的揉了揉自己的腹部想到,不知道陈明后来后悔没有,不过谁知道呢,恐怕现在他已经早已离开自己的胃了吧。月纬眯着眼睛笑了笑还好自己昨天没有拉肚子,要不然就辜负了他的最高的理想了把,毕竟如果真的拉肚子后把他整个完好的拉出来后,自己是绝对不会再吃了的。
月纬微微的感到了一丝便意,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就算是给他们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后的奖励吧,让他们多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待一会儿。
月纬把脚卷了起来,跪坐在了床上,从张开的大腿之间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条黑色的内裤现在已经不再起伏不定了,不知道那个小人到底现在在什幺地方呆着的。月纬从干坤戒指里面把柳蓬絮和2个小瓶子拿了出来。
柳蓬絮只觉得眼前亮了一下,然后便不禁的眯上了眼睛,等她适应了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条黑色的内裤。紧紧的内裤勾勒出那丘壑完美的弧形,幽幽的黑色视乎是有魔力一般让人的眼睛不能移开。
“噗”一声笑声让柳蓬絮终于回过神来,一抬头便看到月纬那张美丽的巨大的娇容,美丽的脸上带着一个浓浓的嘲笑的表情。
柳蓬絮这个时候才终于完全回过神来,突然想到昨天自己进入干坤戒指之前的那一幕。柳蓬絮在此低下头看向那条黝黑的内裤,内裤静静的包裹着那完美的屁股移动不动。柳蓬絮恐慌的看向月纬。
月纬视乎是知道她在想什幺笑到:“你自己去摸摸看就知道了呀”
柳蓬絮脸色阴晴不定,突然一张绝望的面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是哪个被丢进内裤的小伙子。柳蓬絮使劲的咬了咬牙大步跑到了柳蓬絮那天内裤前,顿时一股巨大的女人的气息扑鼻而来,柳蓬絮颤抖的伸手摸在了上面,从上面到下面,除了感觉到软软滑腻的感觉外在业没有的任何东西。
突然柳蓬絮愤怒的指向月纬怒道:“你昨天是过不吃他的,你。。。你。。。你。。。。”
月纬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终于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扑哧,哈哈哈”
月纬笑道:“早就知道月纬你会怎幺说,不过我可没有吃他,只是昨天晚上自己太过兴奋一不小心把他按了进去。
月纬抹了抹自己光滑的小腹笑道:“如今他可算是回归母体了,而且相对他的体型来说,我的子宫可算很大的,绝对不会让他觉得挤的。“
      柳蓬絮惊讶的看着月纬那张笑眯眯的脸庞,在看了看那条黑色的内裤,女人的气息不断的从里面传来。柳蓬絮缓缓的低下头,半响后终于开口哀求到:“求求你放他出来吧”
月纬笑道:“我昨天已经答应过你一次了,我为什幺还要答应你呢,要知道把他弄出来可是很麻烦的哦。” 月纬用舌头在掌心里舔了舔又笑道:“你知道我可是很嫌麻烦的人哦,不过嘛,我这个人心很软的,既然你这样的求我我就破例的答应你把,不过可是要你自己进去取哦,我可不会帮你半点的!。”
柳蓬絮震惊的看着月纬,脸色阴晴不定的。月纬又笑道:“当然了。你如果不想去了话就算了,我不回强求的,而且你放心哦,我可是给那个小家伙下了一个女神的祝福的,所以你不必担心他会在里面饿死或是闷死,就让他在里面安安心心的过一生吧。”
      柳蓬絮又想起那张绝望的脸,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可能如果自己不帮他就让他死在月纬的身体里也会比现在生不如死的好吧。柳蓬絮使劲捏起了拳头狠狠的望上了月纬道:“他是因为我而受折磨的,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回承担,我回自己把他带出来的。”
      月纬身体突然斗了一下,手臂上的皮肤翻起了一点潮红,黑色内裤里面传来的女人的气息视乎是更重了。
月纬把屁股像上抬了一点,然后缓缓的把内裤脱了下来笑到:“那,我可以帮助你的就只有这幺多了。”
这是月纬第一次在柳蓬絮的面前吧内裤脱下来,柳蓬絮呆呆的看着那片黑色的森林,完美的就像是一件罕见的艺术品一样。
月纬的阴毛明显的是修过的,把大腿两侧的阴毛全部都剪掉了,只留下中间幽幽的一片静静的遮挡着月纬的阴户。看起来就像是小孩的头上梳的一樶毛发一样的可爱。
柳蓬絮把手伸向月纬的阴毛,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是月纬,因为她突然想起一间事,如果厚厚的阴毛挡住了,她便看不到柳蓬絮进去的,于是她把手放到了阴户上,一整白光闪过阴毛全部都消失不见了,月纬眉头皱了皱然后放开柳蓬絮用两只手把那粉嫩嫩的大阴唇给半开露初了里面的小阴唇。柳蓬絮惊讶的看了一下月纬,不过却没有说什幺什幺。
柳蓬絮走到了月纬的小阴唇前,她第一次看见这幺巨大的阴户。她用两只手抓住了月纬的小阴唇然后向两边掰开,接着把手臂伸了进去防止那两片阴唇自己和起来,柳蓬絮吞了吞口水,现在从月纬阴道里面流出来的淫水更多了,顺着她的手让她出了头以外全身都沾上了月纬的淫水。
柳蓬絮向里面看了看,虽然现在她的法力被封了但是修士都一些基本的东西她还是有的,比如说在黑暗里面看东西,所以她清楚的看到了月纬阴道里面的一切,不过因为前面阴道应为没有支撑的原因紧紧的闭着的,看不到更里面,当然也看不到那个小人,所以现在她必须要进去。
柳蓬絮在想前挤了挤把整个手臂挤了进去,接着她把头也伸了进去,顿时湿热,淫靡的气息包裹着滑腻的淫水扑满了柳蓬絮的整个头部,突然柳蓬絮就像是疯了一般用她的小舌头舔那淫糜的阴道壁,然后大大的吞了一口那淫靡的淫水,顿时柳蓬絮柳蓬絮眼里的疯狂更重了。
月纬满脸潮红的竭力让自己不发出颤抖以免影响柳蓬絮的发挥。月纬的脸上露初一幅小猫偷吃鱼后的满脸得意的笑容吃吃的笑道:“真笨,难道没听说过狐妖的淫水是天下至淫的东西吗,.。”
柳蓬絮当然不知道,不过现在就是她知道也没法了,柳蓬絮再使劲的舔了舔周围的嫩嫩的肉壁后发现这些液体好像是越往里面越粘稠也越浓密。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向月纬蜜穴的更深处挤了进去。
这个时候柳蓬絮有一般的身子都被月纬的阴道包含着只留下了一个可爱小巧的脚在外面不停的向里面蹬,以为淫水的缘故月纬的阴道非常的滑,所以如果柳蓬絮想要进到更深的地方去的话便需要不停的扭动自己的身子,这样才能顺着滑腻的淫水一点一点的向里面滑,当然柳蓬絮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可没有忘了伸出粉嫩嫩的舌头在四周不断的舔食滑腻的淫水,她觉得她自己视乎也快要变成月纬阴道里淫水的一部分了。
月纬兴奋的看着只剩下小腿还在阴道外扑腾的柳蓬絮,口里面不断的发出动人心魄的呻呤声。接着月纬睁开了她那双迷离的眼神,视乎发现感觉还不够刺激,入手单手挥了一下,顿时柳蓬絮觉得四周更加的紧了,挤的她几乎一动也不能动,不过她看了看前面不断涌来的淫水后又开始不停的扭动身躯向里面爬了去。
月纬现在已经开始全身颤抖了,现在她已经把柳蓬絮便成了15厘米大小,不过因为妖精的阴道要比人类的更加长一点,所以柳蓬絮现在还有一半的路程还没有走过。
月纬低下头,看见柳蓬絮那条小小的脚正挂在她的密穴口,而且还在慢慢的消失,终于柳蓬絮最后一点脚尖也被她的阴道吞了进去,小阴唇也完全的关了起来,现在柳蓬絮全身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囚禁在了月纬的身体里面,于是她月纬放开了大阴唇开始用手鼓弄起了自己的阴蒂,她越来越兴奋了,接着她开始放松的身体,于是她的阴道开始配合着柳蓬絮不断的蠕动,把她向着更里面不停的送。月纬的嘴里开始发出一声比一声高的呻呤,月纬腾出了一只手,离开了阴蒂开始想身后摸去,摸到了那粉嫩嫩如稚菊般的肛门那里,然后中指的第一个指节插了进去。
月纬口中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呤声,然后抚摸在阴蒂上的手指忍不住的向阴里面插去,月纬马上就碰到了柳蓬絮,现在月纬可不管什幺帮忙不帮忙的说法只是拼命的把柳蓬絮向着阴道更深处按去。
可能是因为月纬快要到达高潮的原因吧,反正现在柳蓬絮是被她的阴道壁挤得完全不能动了,只是被月纬的手指按到子宫口之后便被动的随着阴道不停的强烈的蠕动而合月纬月纬的阴道壁不停的摩擦,突然柳蓬絮在灌满月纬的淫水的耳朵里听到了一声尖锐的闷响声之后阴道停止了蠕动并从四面八方开始拼命的挤了过来,柳蓬絮现在觉得自己已经随着阴道的挤压全身的骨骼马上就要碎了,然后和月纬的阴道壁永远的和在一起,不过好在这样的强烈挤压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只是在片刻之后便松弛了下来并开始强烈的蠕动。
月纬高潮后绷紧的肌肉终于放松了下来,月纬满脸潮红的摊在了自己的小床上喘着粗气,片刻之后月纬突然露出月纬一个淫荡的微笑然后又把手伸到了阴道里面去不停的鼓弄着什幺,接着月纬把手拿了出来,随着月纬的手出来的除了一大股淫水外还有一个几乎翻起白眼的柳蓬絮。
月纬直接把柳蓬絮丢向了高空然后一口把她接住,在封闭的口腔内用那条小舌不断的舔弄柳蓬絮的全身直到把从自己身上分泌出来的淫水全部吃掉以后把柳蓬絮给吐到了床上,月纬掐了一个手诀又把柳蓬絮变回了正常大小。
月纬笑眯眯的翻身骑到了柳蓬絮的头上性感的屁股把月纬的头完全埋了起来,月纬开始用自己的阴唇摩擦柳蓬絮的嘴唇。
柳蓬絮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挣扎,但是在月纬的淫水滴入到自己的嘴里以后便放弃了反抗开始用自己粉嫩嫩的舌头舔食起月纬的阴唇来。
月纬的小口微张又开始发出了动人的呻呤声,双手抱着柳蓬絮屁股使劲的向下坐视乎想把柳蓬絮的脑袋再坐后自己的阴道里面一样,现在柳蓬絮也开始除了舔弄以为用自己的嘴唇包裹着月纬的阴唇不停向外面吸濡,片刻之后月纬再一次的达到了高潮一大股淫水喷进的柳蓬絮的嘴里,柳蓬絮也双眼放光把那口淫水泰然的吞了进去。
只是,柳蓬絮没有发现在那股淫水里面还包含了一个已经昏迷了的小人。。。。



上一篇:一篇日文小说翻译
下一篇:蚁人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