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红唇狩猎场(完整版下)

[复制链接]

45

主题

71

帖子

65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11

积分信息:
浮云:1069
金钱:15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14-8-19

在线时间: 33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4

联系方式:

发表在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ufeng 于 2019-10-12 00:07 编辑

第八章        阿雪的数学题

又一次见到阿雪,是在第三天的傍晚。我的衣服似乎被她扔掉了,作为补偿,她给我带了一套修改过的玩具小人装。
阿雪带来了一个蛋挞,真亏她还能想得到,我饿了一整天,一时间狼吞虎咽。

“对不起哟”阿雪歉意的说“我昨天其实给你带吃的来了,但是路上抓到了一个‘逃犯’,就是昨天晚上踩死的那个,结果忘了把吃的给你了。”
“我真的怀疑,你留下这么一地的肉酱就是给我准备吃的。”我指着黄衬衫满地的残骸对阿雪说。

“抱歉啦”阿雪说着话坐到了地板上,今天的阿雪,穿的是一双平底的粉红色凉鞋,当她慢慢的把鞋子脱了下来时,我惊讶的发现两个小人出现在阿雪的脚底下。
“这是?”
“你的主意不可行。”阿雪叹了口气“这几天,我拿了几个小人来‘做实验’,结果基本上……全部踩死。”
我的心顿时什么滋味都有,我说“你不必为了我,弄死这么多的人。”
“都一样的”阿雪冲我笑了笑“而且,这些人……反正是要被踩死的。他们是在‘服务’之后被淘汰的。有时,我们的服务对象可能也包括一些富婆,这时好多小人就不会死,但经过‘服务’之后的他们,好多都蔫蔫的,不能再使用了,只能‘处理’掉。”

“你现在可以走几步了?”
“最开始的时候,几乎一步就会踩死,但后来发现高跟鞋的底子比较硬,所以就换了这种平底的,然后他们就可以坚持到我走五十步、一百步了。这两个人算是最能活的了,我从‘中心’出来走到了望塔下时,他们都还活着,我当时故意压了他们一下,感觉他们都还在动。但,爬了望塔的时候……你当知道的,主要是脚心踩梯子。虽然我尽量用脚尖接触楼梯,但现在看起来,他们应该是活不成了。”
阿雪说完,伸出双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两个小人的身体轻轻的放在一起,堆在自己脚边。

我远远的望过去,两个人的身体虽然完整,但从嘴角的鲜血和脸色来看,已经被阿雪踩破了内脏,应该是没得活了。
“你还想救他们吗?”阿雪问我,经过了这几天的事儿,阿雪对我的感情似乎有了进展。开始介意我的意见了。

“不要那么暴力,好吗?”我摇了摇头“结束他们的痛苦就行了,不要让他们死的那么惨。”
“这个,看情况吧。我脚下力道有时我可控制不了。”阿雪随口回答,说完站起身来。“我要踩了,你要不要转过脸?”
“不必了”我似乎已经习惯看阿雪踩人,所以这次连眼睛都没有闭。

阿雪抬起一只脚,轻轻的压在两个小人身上。
随着阿雪脚在下压,我听到一阵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在阿雪脚即将接触地面时,阿雪抬起了脚。
两个小人,已经被压得变了形。颅腔、胸腔、腹腔全部爆裂,但尸身还算完整。

“好啦,踩死了”阿雪淡淡的说道,好像被踩死的不是人,而是两个小虫子似的“按你说的,我没有把他们踩碎,这样就可以给他们修一个墓了。”
“你一脚就可以踩死两个人”我苦笑了一下“我们男人,在你脚下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
“两个人算什么”阿雪一边说着,一边抽出一张手纸,把两个小人的尸体包了起来。“有时,一个星期的小人都是我一个人处理,一脚下去能踩死七八个,男人身体很弱的,踩起来连硌脚的感觉都没有。所以,不管踩死几个,都没太多的区别。”

虽然我已经习惯了在阿雪面前的那种无力感,但我感觉没想到我竟然渺小到连让阿雪硌脚的感觉都没有。
“我们来做道数学题吧?”阿雪突然笑嘻嘻的问道,“你要是答对了,我明天就给你带你爱吃的。”
“哦?”我似乎有了些兴趣,口中的蛋挞也停止了咀嚼。
“我的脚长约22厘米,宽8厘米,你的身高是三厘米,宽1百米。你算算,你这么大的小人,我一脚能踩死几个?”

“扑”我一口饭喷了出来“这种问题你踩死我也答不出来。”
“不行,你一定得算。”阿雪嘟着小嘴,伸手抢走了我的蛋挞。“要不然,你不但今天没有,明天没有,以后也没有。只有……只有我想给你吃的东西。”

……
对于阿雪想给我吃的东西是什么,我实在不敢领教,我只好努力的去迎合阿雪的玩笑。“嗯……大约50个吧。”
“算错喽”阿雪一脸认真的表情纠正我“你应该知道,你算的是你躺着的面积,但如果你是站着的,打个比方,例如你在一个密集的地方。例如上下班时地铁站的入站口,挤得连呼吸都困难。这时我一脚下去,肯定不止踩死50个人。”
“……那多浪费,小人是高级动物,很贵的。”我实在不想计算这个问题,只好胡乱打岔。
“反正你得算,算不对没有饭吃”阿雪的兴致一来,看来谁也拦不住。
“那就……100……不,200个”。我胡乱的回答。
“又错了”阿雪装作生气的样子说“我难道不能把你们摞在一起踩吗?”
“那就没数了……1000个,10000个也能踩得死。”我无可奈何的说。

阿雪终于笑了,玩弄了一下手中的蛋挞,问我:“这东西好吃吗?”。
“不太好吃”我实话实说“我变小了之后,任何食物的颗粒对我来说都太大了,一个糖渣就够我吃一顿了。而且,这里也没有水。”
“呀”阿雪敢紧翻了翻口袋“不好意思啦,我忘了带水来……嗯,不喝水你这几天怎么过的?”
“……有雨水”
“呀,真脏,这可不行。”阿雪四顾着看,突然,她灵机一动,似乎想到了一个主意,便蹲了下来,把手向我伸过来“到我手上来”。



第九章        爱

我爬上了阿雪的手,还没站稳,就看到阿雪将我这三天的口粮一口塞进了嘴里。

“喂~”我急忙喊到,但我在阿雪的手心里,根本无法制止她。
阿雪似乎并不理会我,只是一边笑咪咪的看着我,一边不断的咀嚼着。

终于,当她快要咀嚼完时,她将我轻轻的举起,托到她的嘴边。慢慢的张开了嘴巴:“吃吧”。

蛋挞在阿雪的口中,已经被咀嚼成了糊状的流食。我扶着阿雪的朱唇,迈过她洁白的牙齿,走到她温暖的舌尖上。
满地都是可以消化的食物,这对我这个已经饥饿了很久的弱者来说,突然涌出一丝感动。

即使不是因为饥饿,在阿雪的口中,这搅拌了美人香津的蛋挞,也是男人不可抗拒的人间极品。
也许是因为经受了太多的苦难,当我坐在阿雪的舌头上,泪水不的从我眼中喷涌出来,我伸出双手,捧起这沾满阿雪香津和我的泪水的蛋挞糊拼命的往嘴里送,那蛋挞的味道我永远忘不了,而就在那一刻,我对阿雪产生了非常异样的感觉。

“吃饱了吗?”当感觉自己的舌尖上我的动作开始慢下来时,阿雪将我吐到她的手心上。
“嗯……不错,就是,有些后悔”我全身湿碌碌的,不停的哆嗦着回答。
“什么?难道你想在我嘴里做什么?”阿雪杏眼圆挣,好奇的问。
“如果我知道这就是你想给我吃的东西,杀了我也不会做那道倒霉的数学题。”

“哈哈”阿雪眼角带着一丝狡猾的笑意“你喜欢上我了。”
“别瞎说。”我赶紧打断她。“我只是不排斥异性的口水而已,大多数男性都一样。”
“你就是喜欢上我了,我感觉你在我手心里发抖。”阿雪肯定的说。
“任何人在你手心里时都会发抖的,因为随时可能会被捏死啊。”
“哼,你们男人为什么不能真诚一些?”阿雪感到无聊的撇撇嘴。

“爱是一种很高尚的行为。”我开始长篇大论“如果把简单的肉欲称作爱,那绝对不是感情的升华,而是对爱本身的亵渎,所以,啊~~~~”

突然间,忽然,没有任何理由的,阿雪的手攥了起来,我立刻被捏在阿雪手心里。
虽然我认为阿雪……应该……也许……好像……似乎……大概……不会伤害我……吧,但是……当然,阿雪这突如奇来的举动,还是让我有些紧张,毕竟像虫子一样随时可能会被捏死不是什么好的感觉。
而且阿雪的手握得有些紧,我虽然勉强可以呼吸,但挣扎的力气却一点都使不出来。

就在我准备胡思乱想的时候,阿雪的手放开了。我抬起头,看到阿雪满脸的笑意。
“你的身体发烫”阿雪笑嘻嘻的说“毕竟身体不会说谎的。”
“那是吓的”我毫无道理的胡扯“我以为你想捏死我啊。”
“哼,人害怕的时候身体应该是冰冷的,以前被我捏死的人都是这种反应。”
“……因为我认为你不会伤害我啊。”我实在找不出解释来,只好豁出去满嘴胡扯。
“我凭什么不会伤害你啊?”阿雪瞪大眼睛,装出很奇怪的样子看着我“想不想验证一下。”
“因为我值一万鲁特”我当然不敢领教阿雪的“验证”,只好接着胡扯。
“就在前天,你已经亲眼看到我踩死一万鲁特了,所以,理由不成立。”阿雪的嘴巴继续不依不饶的追问。
“因为我们是朋友。”我狂乱的继续乱扯。
“嗯,这个理似乎说的通。”阿雪大大的点了点头。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但就在这个时候,阿雪的下一句话让我几乎吐出血来。
“什么性质的朋友?”

“……”

阿雪的嘴角带着胜利的表情,荡漾着笑意的明眸以一个居高临下的姿态瞧着无话可说的我。
“我们……”我实在连能够拿来胡扯的词都找不到了“我们是……可以互相信任的好伙伴。”

一瞬间,我感觉到脚下阿雪的手似乎像是发生了一场地震。不止是阿雪,连我自己也被自己的这句话“寒”得打了一个冷战,全身起了一层结结实实的鸡皮疙瘩。

神哪,虽然我的命只值一万鲁特,但如果您能帮我脱离眼前的局面,我愿意去挣十万鲁特来贡奉您。

阿雪把我举到面前,以一个非常可爱的表情歪着头瞧着尴尬的我。
“无话可说了吧?”
“也许,是的”我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就大声的说‘我喜欢你’。”
“如果被你胁迫,我可能会说‘我爱你’,但那不一定代表我真的那么想。”我准备开始死硬到底,继续胡扯道:“感情这种东西……”
“好主意!”阿雪突然打断了我的话。
“?”我看着阿雪,她的那双眼中明显闪烁着光彩。
“你说的啊,如果我胁迫你,你就会说……‘爱我’!”。阿雪兴奋的说。



第十章        心理压力

大事不妙,我吓得敢紧纠正:“那不是真实的感情,那是豪无价值的。即使我真的说‘爱你’也是假的。”
“有些女孩子是不会在乎这个的。”阿雪看着我说。“虽然许多女孩从心眼里并不相信什么山盟海誓,但……就是爱听的一塌糊涂,谁知道呢……”
说完这话后,阿雪侧低下头,一只手托着我,另一只手开始去解脚上的鞋带。

顿时,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里。我紧张的问道“你,你想做什么?”
“你猜?”阿雪没回头,继续去解脚上鞋带,她解的很慢,很显然,她知道她的这个举动这会让我非常不安。
我就在阿雪的手心里,阿雪完全可以把我握住进行“胁迫”,但她偏偏不这么做。而且,如果她威胁要踩死我的话,也大可不必去解鞋带。我几乎可以肯定阿雪解鞋带就仅仅是为了让我看,其实可能……也许……并不一定会真的做什么。但我偏偏就是不安,看着阿雪解鞋带时心咚咚的跳。

“你不会踩我的”我给自己打气“你自己也知道你的脚非常危险。”
“没准哟”阿雪悠悠的接口道“没准我想试试我自己会不会真的不想伤害你。”
“不要开这样玩笑”我试图制止阿雪“这样很无聊,即使是想斗气也不要拿人命开玩笑。”

“你放心好啦”阿雪说道“前天晚上,有一只小壁虎掉到我床上,把我吓了一跳。我打开灯时,发现它就在我的脚旁边。但是,很奇怪我饶了它的命,我明明可以一脚把它踩死的。”
阿雪说到这里,把头转过来,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自从你钻过我的鞋子之后,我对小生物已经不那么敏感了,我的脚现在是安全的,你不用担心啦。”

“不用担心?”我咬了咬嘴唇,这话可绝对没有什么说服力,我耸了耸肩,做了一个认输的姿式:“好吧,我认命了,我喜欢你。”
“哦”阿雪似乎对我这种没有任何感情色情的‘表白’没有任何反应,重要的是,那只要命的手仍然没有停下来,继续去解鞋带,慢慢的,慢慢的解鞋带。
“我都已经说了喜欢你了”我大声的喊道:“而且,即使你要踩我也没有必要脱鞋吧。”

“我没说要踩你啊”阿雪有口没口的回答“我只是想解鞋带而已。”
“你是想吓唬我的,是吧?”我的问题真是没胆到了极点。
“不一定哟”阿雪笑嘻嘻的说,说到这时,她终于解了一只脚上的鞋带。将美丽的纤足从鞋中释放出来,在空气中伸展了一下。

“漂亮吗”阿雪看着自己的脚问我。
“还好啦”我随口说道,不争气的心脏还在咚咚的跳。
“你喜欢我吗?”阿雪继续问。
“至少是朋友间有好感,希望能聚聚,或是互相帮助,互相信任,周未加班结束时能一起喝喝酒,心理愁苦时可以互相帮助走出阴影什么的。”我接着嘴硬,但嘴里仍然只能是乱说一气。
“要不要我胁迫你?”阿雪以一个狡颉的表情问我。
我知道我已经不能再回避这个问题了,不过还好,我灵机一动,想出一个非常妙的回答。我相信这个回答一定会让阿雪投降的,至少……可以应付一阵子。

“我喜欢的女人不会做我不喜欢的事。”

阿雪一愣,很显然,这个回答出乎她的意料。一时间,她也不知该如何回复是好。
“……嗯,好吧。”阿雪抿了一下嘴,做了一个似乎妥协的表情。“我不做你不喜欢的事,就是说,我是你喜欢的女人,对吗?”

这句话也比较难应付,好在我早有准备:“这是第一步,从现在起我们可以试着建立更进一步的关系,加深交流……总之,你进步了。嗯,好样的。”
说完,我真的鼓起掌来。

我一通胡闹,阿雪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好吧,我做你喜欢的女人,那你会说‘喜欢’我吗?”
“嗯”我脑袋拼命的转“这个嘛,你能保证以后每天都来看我,给我带吃的和喝的吗?”
“没问题。”
“耶!”我心里暗爽,继续开条件:“陪我聊天,陪我散步,当我孤单的时候来安慰我,当我烦闷的时候不来打扰我。”
“嗯!”
“永远觉得最帅,最可爱,即使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把我当成一个男人看待。”
“那当然啦。”
“寒冷的早晨给我温暖,能想起在下雨的时候跟我一起看闪电,流星雨来临的时候一起浪漫。”我继续乱七八糟的开条件,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偏离了主题。
“我会试试看的。”阿雪柔情的说。
“还有,不会把我像小虫子一样捏在手心里或是踩在脚底下。”我终于开出了我认为最重要的条件,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吓唬我也不行。”
“不行!”

“……”我没想到阿雪会如此干脆的拒绝,顿时一口气没上来,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为什么?”我不甘心的问道。
阿雪把我举到她面前,略带笑意,但以一个坚定的表情回答我:“我喜欢的男人不会阻止我做我喜欢做的事儿。”
“!”

“这样不好”我说“你现在把‘规则’弄得很乱。我已经无法确定我是不是该说我喜欢你了。”
“规则很简单啊”阿雪摆出一个天真的表情,说到这里,阿雪把我举到靠近她的嘴边,然后以一个她认为很小声的语气对着我的耳朵说:“我们互相喜欢对方,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儿,然后都不阻止对方做对方喜欢的事儿,就这么简单。”



第十一章          屈服

兜了一大圈,又都回到起点来了,顺带着我好像承认了喜欢阿雪。
那一刻,我发现了一件非常讨厌的事儿。
阿雪不但美丽,强大,而且很可能具备比我高明许多的智力。这样的女人注定会是一个男人的恶梦。上帝啊,为什么创造出这么一个异类出来。

“为什么要你说喜欢我这么难?”费了这么大劲,阿雪也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我骚骚头,说真的,为什么我这么抗拒我也不是能一下就能说清楚的。

要说喜欢阿雪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性感、温柔、关怀还有那令人窒息的美丽进行的许多次的挑逗……可以罗列的理由真是可以说一萝筐。但我就是说不出来那个“喜欢”。

也许在我的心中,阿雪这种居高临下压迫感让我感到极度的自卑,潜意识里,如果我承认我“喜欢”阿雪,那么我将无可避免的证明我的弱势,残存的那一点点自尊心也将不知该如何处理。
无论如何,那话儿我说不出来。即使我真的感觉到我喜欢阿雪,我也说不出来。

“算了吧。”阿雪淡淡的说。
“嗯……”我试图想解释什么,但脑中却一片空白。
“我其实从一开始,就不该强迫你说你喜欢我的。”阿雪微笑着说“要你喜欢我,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事儿,是我自己把它弄复杂了。”

“?”我望向阿雪,看到阿雪的表情非常异样。
这时,阿雪的手又一次把我握住,然后,她慢慢的平躺下自己的身体。
这一次,她握的不紧,我可以通过手指的缝隙看到我被带到阿雪的衣服里,顺着腹部缓缓的伸向她的胸前。
然后,就在她的内衣里面,我被放了下来,但我还没有来得及活动一下,就立刻被阿雪的纤长的玉手牢牢在按在她的胸前。

“轰”的一声,我的脑子像被炸开了锅。一瞬间,裹胁着阿雪青春气息和强烈的女人香味的极品娇躯将我彻底包围。
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这样的情形肯定是像梦境一样令人神往,但对于我来说,即使是我喜欢阿雪,残存的一点点理性我也无法接受这种像是被强奸似的肉体接触。
但我无处可逃,也无力反抗。阿雪的手掌像山一样压在我的背上,我连动一根手指都做不到,只能任由自己被动的承受这顶级的诱惑,我感觉身体开始燃烧,下体不争气的硬了起来,而仅存的那些理智,也一点一点的从我身体中溜走。

两分47秒。
伟大啊,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男人,竟然能够坚持两分47秒。

但我已经尽了全力,我知道我注定是要投降的,因为我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
当心理防线全面崩溃之后,什么高尚的爱情、男人的自尊也都被我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阿雪的手,轻轻的抬了起来。
但我已经无力挣扎,也失去了抗拒的意志,只是像一条狗一样喘个不停。

一个声音,遥远的飘了过来,恍若梦中:“我要解开胸罩了。”

我沿着双乳间的凹沟无力的向上望了一眼,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随便吧。”我放弃的想“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我的身体,感觉到被两根手指夹着,顺着光洁的皮肤,慢慢的滑到那高耸的乳峰的至高点。我的手接触到了一个物件,我知道那是阿雪的乳突,但似乎那比我的头还要大。我不敢睁眼看,因为我实在无力再接受更多的诱惑。

“现在论到我了”阿雪对我说。

接到了指令,我挣扎着爬了起来,摸索着爬到阿雪的乳晕上,伸出右手,沿着乳头的边缘,轻轻的开始抚摸。

随着我的抚摸、亲吻……我感觉自己脚下、身边的温度开始升高,随着温度的不断提升,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进入了一间桑拿房,潮湿、闷热的空气将我完全包围。大颗的汗珠从我身边流过,汇成了一条条浅浅的河流。

……一段时间之后,阿雪将我拿到手中,缓缓的举到面前。
“愿意接受我了吗?”她问。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那我们就继续吧?”阿雪妩媚的笑了笑。

……

那真是令人刻骨铭心的一夜,许多年后,当我离开狩猎场,有了无数个更多的女人,我却再也没有找到那种感觉。
是的,我的心,已经完全、彻底的属于阿雪了。已经永远、永远容不下任何其它的东西可以代替。

那一夜,属于我的阿雪,
也属于,阿雪的我。



上一篇:红唇狩猎场(完整版上)
下一篇:蓓姬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