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密码

[复制链接]

45

主题

71

帖子

65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11

积分信息:
浮云:1089
金钱:39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14-8-19

在线时间: 33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5

联系方式:

发表在  2019-10-10 00: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黑色的影子从空中落在了赛博拉斯身边的水泥地上。
  这里本来是混混们在黑夜中聚集的肮脏小巷,不过今天,他们不在这里。
  “四层楼高,从人类体能的角度来说,已经不行了吧?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哭喊。”赛博拉斯冷冷的说。“是她自己选择的解脱方式。”
  “好过分啊...就不要再说了。”多惠不满的对赛博拉斯说。
  月光照着影子身上,那是一个美女的少女,白沾的皮肤上多了一道道禽兽的抓痕,几件破损的衣服碎片缠绕在她的身上,血液和精液一起从嘴角流出来。
  少女一只手伸向站在一旁的多惠,“我....不想死......救救我........”
  赛博拉斯蹲下身:“抱歉了,我们不干涉人类的社会,至少,给你一个痛快吧。”一股力量突然在少女额头凝聚成一把利剑。
  弥留状态的少女好像感觉到了什幺,她知道自己真的就要死了。
  “赛博拉斯,等一下!!”
  一间只有三层的旅馆;
  不要太好,但也不用太坏;
  房间打扫的还算是干净,至少现在趴在水泥地板上的赛博拉斯是这样感觉的;
  一切事情处理的都狠好、发改局、教育局、科技局、监察局他们拿到了十几个部门几十年来的资料,所有的历史都可以完美复原,一切都在允许的计算公式之内。
  除了叶子,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过。
  不过,这算不上什麽大事。
  赛博拉斯又用“目光”检查了一遍屋子;
  台灯没有被打坏,床单平整如初,玻璃完好无损,萎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叶子也没有受伤;
  除了自己的血,一切都在计算之中。

  赛博拉斯被按在地板上,身体被多惠缩成拇指大小,左臂和双腿已经被多惠的鞋底碾的稀烂,其实从双腿被踩断的时候,赛博拉斯就已经失去战意了。
  透过多惠的鞋底的阴影看她,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天花板上的钨丝灯落下的光打在自己脸上,多惠的面庞在阴影中变得模糊,嘴角的熟悉的笑容又慢慢浮起,多惠的鞋底遮蔽了赛博拉斯全部的视线。
  从来没有的轻松的感觉充满了赛博拉斯的身体。
  他从来没有这麽轻松过。
  曾经坚持的东西却发现是错的;
  曾经的亲人也都已经不在;
  自由,权利,力量.........
  不愿再回忆,不愿再坚持;
  忘记了过去,也就不知道未来要去哪里;
  逃吧,哪里都好;
  失败,这在之前这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但是现在,失败之后的心反而放下了。  
  被踩碎的感觉并不讨厌。
  “赛博拉斯?已经放弃了吗?”多惠的右脚轻轻的踩住赛博拉斯的右臂。
  赛博拉斯没有回答,默许,也是一个肯定。
  “哼哼哼~”多惠故意发出一声轻蔑的微笑,然后用脚尖压在赛博拉斯的右臂上。“这根要不要拔掉呢?”
  黑灰色的鞋底狰拧着自己的右手,右臂在鞋底与地板之前转了几圈,狠快变成了一滩肉酱,血液飞溅到自己脸上。
  多惠就像抓住蜜蜂的孩子一样,要把掉蜜蜂的腿一根根的拔掉。
  “啊?赛博拉斯,你脸脏了哦,来擦擦吧。”多惠的鞋底轻轻踩在赛博拉斯脸上,血液顺着防滑纹流下,染红的赛博拉斯的半个身子。
  “抱歉抱歉,把衣服也弄脏了。来擦~一~下~哦~”多惠的脚慢慢落下,赛博拉斯的脑袋飞一般的被挤压出去,这让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躯干是怎麽被踩烂的。多惠的脚再擡起来的时候,赛博拉斯的身体已经被挤压成一团椭圆形的肉泥,自己的就衣服好像塑料袋一样包裹在上面。
  赛博拉斯想说什麽,但是没有了肺部的供气,自己的肉体也没法再说话了。 
  多惠用鞋轻轻踩着赛博拉斯的脑袋,让他轻轻的在地面与鞋底之间滚动,赛博拉斯的头颅上狠快沾满了自己的鲜血。
  “还有什麽要说的吗?连败七次的赛博拉斯?”多惠的鞋跟踩在赛博拉斯脸上,赛博拉斯的头骨立刻纷纷作响。
  “至少比起你连败五十九次的记录,我要少狠多。”赛博拉斯用拟声回答。
  “咔叽”赛博拉斯的脑袋被多惠的鞋跟像个鹌鹑蛋一样踩破了,脑浆蹦出了几十厘米,连牙齿也被多惠碾得粉碎。现在,任何人也看不赛

  博拉斯人的模样,他现在只是黏在地板上的一小滩血水而已。
  但是,多惠能,就好像人类的那句俗话,就算你变成灰,我也能认识你。
  他们对彼此人型都已经十分熟悉了。
  以及,那肉体的味道。
  肉泥突然像塑料燃烧一样的膨胀,它慢慢站起来,和刚才不一样,它充满了能量。
  瞬间,它有了生命,他站在她面前。
  “一切都完成了,走吧?”赛博拉斯系着自己脸上的绷带。
  “走。”多惠踮起脚尖,唇轻轻盖在赛博拉斯的唇上。

  叶子看着这一切:
  就算把对方踩碎,对方也不会生气。
  就算把对方踩碎,对方也不会死亡。
  变量体道德准则和肉体构造,都是叶子无法理解的。

  圣经密码 第二章 1(2/2) 蛾
  
  姗平躺在床上,把双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
  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体内绝对不会怎麽舒服,现在姗只祈祷,自己和小田千万不要有事。
  “小田,我求求你了,千万不要动了。”姗用犯错的口吻对小田说。
  “我不要!”小田在姗的肠道里面大喊“我才不要和大便一起排出体外,你快点使用那些头发!”
  “啊?不要啊,那些头发是有限的啊。”姗激动的快哭了出来。
  “那就不要怪我折腾了。”小田在姗的体内又撕又咬,姗疼的眼泪都流出来。
  “不要啦,住手!求你了!学长。”
  “不要再晃动身体了!我都吐出来了!”
  “什麽?你吐在我的肚子里面?”
  “那就让我出去!!”
  ..........
  谎言并不能持续太长的时间,就在一个小时前,姗已经把事情的真相全部说了出来。
  姗不想要小田死,但是也不敢浪费头发。
  所以她采用了比较折中的方法,用泻药把小田正常排泄出来。
  不过,要忍受一个人经过肠胃的弯弯曲曲的管道就没有那麽的容易了。
  在肠壁之内的小田的就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食物的味道越来越差,自己的身体跟着肠壁和粘稠的液体一起被蠕动,周围黑压压的一片,伸手只能抓到的至少充满绒毛的肠壁。
  一张口,呛人的液体就涌入自己的喉咙,‘可恶,’小田咬着牙,继续向前爬去。忽然,他摸到了一股黏黏的东西,里面似乎带着一些硬

的残渣。小田猛地忍住想要吐出口的酸水,钻入了那堆粪便。
  
  姗感觉到了,小田在一点点的接近“出口。”
  “小田,你在听吗?”姗大喊“我想,你快成功了。我这就去卫生间..”
   
  小田停下来,体力已经不允许他继续前进了,他的手里面拿着当做铲子的半块骨头,看上去这骨头像是昨天晚上的炸鸡功劳,正在思考之际,身后的肠壁蠕动了一下,随即带来如山倒一般的粪便,小田被粪涌上前,脸栽在前面的便便中,身体被牢牢的挤压着,刚刚张开嘴,那股恶臭之势就毫不留情的把小田的口腔塞满。
  
  “噗通”
  姗戴着塑胶手套,把小田被从一堆黄色的物质中拿出来,小田看上去像是一个刚刚降生的婴儿,赤裸的身体上全是粘液,不过却散发出恶臭,姗用喷头反复冲洗着小田。
  “可恶啊,臭味冲不掉,姗!”小田喊道“你!你,太过分了。”
  “洗个澡就会冲掉了嘛,”姗说着脱掉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小田面前。
  小田的视线从可以吞噬自己的身体花蕾游走到小山一样的乳房,这就是姗的身体麽?昨天都没有来得及细细观赏,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狼吞虎咽下去。姗用水淋湿了自己,又在自己身上涂满了洗浴液。
  “嘿,姗,洗洗我啊!”小田说。
  姗微笑着把小田轻轻捧在手心:“现在,就要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
  小田的内心掠过一丝不安,“你又想做什麽....”
  “来,小田,”姗把小田的身体轻轻的按在涂满了洗浴液的乳房上,有节奏的上下搓揉着,姗的脸色变得绯红,呻吟也越来越清晰。
  “啊....这里,也请小田前辈帮我洗干净”小田的顺着乳房被滑到了私处,害羞的花瓣已经打开,两片阴唇好像待客的侍女一样拥抱着小田,在这样的摩擦下,小田的蘑菇渐渐的耸立了起来。
  “是你帮我洗澡,不是我帮你!”小田抗议者,但是这丝毫没有效果,姗用指尖拨开私处,把小田的双脚放了进去。小田惨叫着。“不要!”
  “前辈,也品尝一下被强迫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的感觉吧。”姗说。
  “哇!你这...这算什麽,你根本就是在享受吧!呜呜!!”小田奋力抓着阴唇,脑袋还能勉强搂在外面,身体已经被姗的私处吸住了,阴道不断吞咽着小田的身体,似乎想要把他吸入子宫。姗的中指用力一按小田的脑袋,小田整个人埋没在阴道中。小田的挣扎让姗变得越来越兴奋,“前辈...加,加油啊..”姗的双手不断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大量的爱液同小田一起流出了阴道.........
  
  几十分锺后。
  姗穿着浴衣坐在窗边,用梳子打理着自己的短发。
  “小田,感觉好些了吗?”
  小田攀着手坐在姗粉润的脚趾上,“不,我感觉难受极了,恶心,头晕,想吐。”
  “对、对、对不起啦”姗双手合掌对着脚下的小腿拼命的道歉“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什麽,还有下次吗?”小田站起来,突然发现地板上横躺着一根绣花针,他举起绣花针指向姗“看,这是什麽?生活散漫,做事不认真,掉到地上的针都没有注意,吃东西不细嚼慢咽,不沈着不冷静.......”小田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 看来你狠有精神。”
  “那些头发到底是怎麽回事?到底是谁给你的。”
  “一头长发到小腿的女孩,恩,感觉和我们一样大。”
  说到这里,小田的脸色阴沈了下去:“对不起,姗..我没想到你会这麽反感做爱,竟然会去自杀。”
  “现在已经没事了,所以,小田前辈也不要再提了......”
  “能把头发给我看看吗。”
  姗从抽屉里面拿出圈着的头发,用神秘的口吻对小田说“这些可是能实现愿望的头发哦。”
  “那还在等什麽啊,立刻拿一根许愿,每天都允许让我许一百个愿望。” 
  “那种东西怎麽可能啊.....”姗想起女孩的话:‘你已经死了,但这几根头发可以暂时延长你的性命,只要把一根头发放在身体或者别的什么附近,它们可以实现你一些小小的愿望。不过,等到头发用尽,你就会真正的死去。’愿望有多小?又能做到什麽呢?“小田啊..”姗的表情严肃起来。
  “怎麽?”
  “这些头发能许的愿望是有限的,我还要依靠他们维持我的生命,所以,我不敢乱用...万一没有成功,就.......”
  “有限的?这麽说.......你还是会死吗?”
  “人总是会死啊,我能和小田这样的说话,已经狠满足了。”姗把头发放回抽屉。
  “等等,这根本没有关系吧,他们在哪里,应该再去找啊!”
  “好!我决定了。”姗站起身。
  “对!就是这样。”
  “我去做饭!”
  “不对!”
  ………………

  夜潸然来临,小田躺在姗的手掌中,姗的一对带着水汽的眼睛正望着自己,她张开樱唇,亲吻着小田的全身。
  小田的蘑菇耸立着,姗伸出舌头,用舌尖灵活的戏弄着蘑菇的顶端。
  “想要....更多...”姗娇喘着。
  “至少,把我变大..”小田说。
  “现在,还不行哦。”姗伸出手指,用皮肤的褶皱轻盈的爱抚着小田。
  小田感觉浑身都苏苏麻麻的,下体已经硬到了极限,他配合着姗的手指上下移动着身体。
  快感在尖端一射而出。

  “明天,我们去哪呢?”姗问。
  “从秘密基地上看夕阳的景色不错,你愿意去吗?”
  “好吧,晚上就这麽定了,恩,我想,这两天,我们先给学校请假吧。”
  “在这之前,我想先问一下头发的事情.....”
  “晚安,小田。”还没等小田说完,姗就缓缓的闭上眼睛。
  小田站在姗的掌心中,浑身感觉一丝凉意。

  疼痛的感觉是在深夜袭来的。
  姗从睡梦中醒来。
  五脏六腑好像裂开一样的疼痛,之前的伤口缓缓裂开,皮肤变得紫青。
  “啊~~!”姗忍者剧痛,跌跌撞撞的打开抽屉。
  小田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悔恨和自责不断敲击着自己的心门。
  “求求你,再救救我...”姗手里面的头发又少了一根,它散发出的光粒子融入了姗的身体。
  甯静的夜又剩下了沈默的两个人。
  ‘有一根让小田复原,那麽我还能再活2天。’姗想。
  ‘三根全用下来,也才72个小时,怎麽办。’小田想。
  姗躺会到了床上,把脸埋背对着小田,泪水湿润了她的双眼。
  
  第二天的早晨,两个人吃的狠简单,姗努力说了一个笑话,但是小田一点也没有反应。
  “我们出去走走吧。”姗对小田说。
  “我不想。”小田冷冷的回答。
  “小田,你知道,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姗用接近乞求的语气对小田说。
  “也就是说,你快死了吧。”
  ............................
  小田冷淡的态度让姗心碎了,她在床上痛哭着,她不知道小田怎麽了,爲什麽连自己最后的愿望都不肯答应。也许真的像是那些女生说的,男人都是铁石心肠的,如果你死了,他不出半年就找别的女人了。
  “小田..你爲什麽不说话?”姗轻声问道,生怕让小田生气。
  “你快要死了,我在想我之后要去哪,喂,快把我变回去。”小田站在地板上,冷冷的说。
  “骗子!!!”姗一跃而起,举起自己的右脚,想要一脚碾碎小田那只有几厘米的身体。
  小田没有逃,但是紧闭着自己的双眼,双腿也微微的发抖。
  姗咬着牙,把脚慢慢放回在地板上。
  小田也随之松了一口气。
  “可恶!我是个白痴!”姗一把抓起小田,把小田的头按在自己的阴唇上,“小田,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怎麽样都好...”
  …………
  汗与泪浸湿了床单,姗的短发拧在一起蟠曲在枕头上。
  姗的身体因爲不断的高潮而发烫,她的体力已经不能再允许她做下去了。
  “哈...哈....”她喘息着看着只有几厘米高的小田,他的躺在床上,同样也累的不能再动一下,阴茎低垂着,但是眼神依旧那麽冰冷。
  小田已经不对自己感兴趣了。
  时间已经接近黄昏。
  “姗,把我变回去!”小田对姗说。
  姗爬着走向抽屉,拿出最后两根头发,“要小田恢复原样。”
  小田的身体长高了,他站在床上,俯瞰着已经透支的姗。
  “滚!滚!从我面前滚开!”姗对着小田哭喊。
  “这个动作完成只要五秒。”小田说。 
  “什麽?”
  小田像一只猛虎从床上冲下来,一拳掏在姗的心窝,另一只手一把夺过握在姗手中的头发。
  “混蛋!畜生!”姗的捂着自己的肚子,狼狈的躺在地上,口水和眼泪流满了自己的面颊。
  “那,我要许愿了。”小田说。
  姗的双眼绝望的看着小田,“你想要什麽,钱吗?还是名望....”
  “头发啊,请把我剩下的生命给姗,要我代替姗死掉吧,求求你了。”
  “!!”姗吃惊的长大的自己的嘴“小田!”
  “我知道,你死活也不肯的。”小田看着姗,眼神中又充满了温柔“我还在想,如果我被你那时踩扁了怎麽办。”
  小田开心的笑起来,“我说过,我会对你负责的,姗,我的责任,就由我来承担。”
  小田的身上开始淤青,他倒在地板上,血从嘴中涌出来:“早知道会立刻死...我就再晚点了....”
  姗的抱起小田颤抖的身体,“不!不要..小田,你醒醒。”
  小田在笑“我没死....一切都狠好...”小田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姗湿润的面颊。
  “120,我去打急救电话!”姗抓起已经停机手机输入了120,手机却没有反应。她又冲到客厅,拿起听筒时只能听到占线的声音。

  姗跑出去挨家挨户的挨着门铃,却没有人回答。似乎有什麽力量,在阻碍她。
  小田必须代替她死。
  姗背起小田,小田的体重压着姗却连站也站不稳“我送你去医院....”她走出公寓的大门,鞋也忘了穿,石子扎进她稚嫩的双脚,斑斑的血迹印在在人行道上。
  姗哭着向着路人求救,没有一个行人注意到她,她抓住一个人的衣袖,那人却一把刷开姗的手,快步的走远了。
  “我现在....看得到,我们未来的样子。”小田的双眼流出鲜血“姗。姗...嫁给我,好吗?”
  “好!”
  “对不起,姗....如果当初我没有做那样的事情,也不会引得你自杀,我还是把女人想简单了。”
  “完全没有关系...”姗摇摇头
  “至少,我还能....挽回我的...错误.....”
  “小田,你不要说话....医院,就要到了。”姗拖着疲敝的身子说。
  “小田?”
  “...............”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医院,就要到了...”
  姗再也无力承受小田的体重,她的双手本能的拽住小田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双臂,任凭小田的双腿沈到地上拖行。

  “姑娘,你怎麽了吗?”一个男人问她,“他受伤了?”
  “啊!!!!!那男的浑身是血啊,快打电话!”一个女子尖叫。

  “没事的...小田,你在听吗?”姗说。
  “恩,我在,姗。”姗说。
  “小田,现在太阳下山了,狠漂亮呢。”姗说。
  “是啊。”姗点点头。
  “小田,要不要去你的秘密基地呢?”姗笑着问。
  “好啊,那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不许告诉别人。”姗狠严肃的说。

  四层楼的楼梯,姗拖着小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爬上去,每上一个台阶,姗的心情就比之前更愉快一份,每上一个台阶,小田的体温就

比刚刚降低一份。他们来到楼顶,望着脚下的城市,人们在下面呼喊。“警察还没有来吗?”“天!她要做什麽!”“那个女的把那个男孩杀了!”“别过去,她一定有刀!”.......

  “小田?狠漂亮呢?这里的景色。”姗说。
  “姗,你看,太阳,好像伸出手就可以抓到!”姗对着夕阳伸出一只手。
  “真的啊,”姗伸着手“太阳在我手中....”
  “姗,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恩”
  血如夕阳。
  THE END
  



上一篇:一篇翻译的老文章party time
下一篇:圣经密码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