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四次元内裤

[复制链接]

45

主题

70

帖子

64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11

积分信息:
浮云:1043
金钱:15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14-8-19

在线时间: 33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3

联系方式:

发表在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大三的时候,我终于把灵鸦动漫社社长的位置混到手了,今天,我要和一位新入社的社员见面。
       新来的是个自称拉拉的小女孩,当然在我们这圈子也没人在乎你真名是什么,虽然知道她才15岁,但是最近社里缺萝莉,所以我打算考察一下她有没有COSER的潜质。
       见面后,第一印像还不错,我心中暗暗给她的相貌、身材、气质打了个分,属于那种纯纯的女孩子。当然,不能以貌取人,所以接下来的聊天也很必要。
    “我相信你是热爱动漫的,和我说说你喜欢看什么。”我问她。
    “恩……哆啦A梦”拉拉说的时候表情很认真,不过我没注意到,我在意的是在这个动漫已经有相当程度的发展的年代居然有人还把如此古老的作品放在心目中首要位置,对于一些流行作品我自信都有一些独特的见解,本来打算以一个前辈的身份在她面前卖弄一下,但是她这么回答让我在第一时间里没能接上话。
       似乎是我短暂的沉默被女孩发觉了,她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我知道她一定是误会我在嘲笑她幼稚了。我脑子飞快的转动,搜刮着一切正面的评论,赶紧说:“哦,哆啦A梦,不错啊,那是很富有想像力的漫画,而且也很经典……”虽然接下来的聊天她恢复了单纯的表情,不过我感觉到似乎我们之间已经出现了什么芥蒂。
     “你很适合在我们这里工作,期待你以后的表现哦,不过也别影响学习。”
     “是的,前辈,那再见了。”
        回到家,打开电脑,我还在担心拉拉是不是还在记仇。突然,拉拉的QQ头像闪了起来,是有什么话要讲么,正好也趁这个机会再解释解释。
        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社长,和我视频^_^”
        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面对面更诚恳一些吧,顺便满足下我的好奇心(唉,我什么时候这么猥琐了)。
        打开视频,屏幕里的拉拉手里拿着一根奇怪但是很眼熟的木棍,木棍一端有一团白色的胶状物,只见她把有胶的那一头伸向了屏幕,那一瞬间,我回忆起来:哆啦A梦里有这么个道具可以粘取屏幕里的东西,但是
       来不及了,眼前白光一闪,我已经出现在拉拉的房间里了。
       她的房间布置得简单而可爱,以受女孩欢迎的草莓色为主,而拉拉就坐在我旁边,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宽松睡衣。
       顿时我大觉尴尬,但是拉拉似乎一点也不介意,接着,她竟然做了一个让我发烧的动作,只见她拉开自己的内裤,在里面掏弄了起来,正当我往不好的方向思考时,她竟然又从里面拿出了一只手电——不,如果联系刚才她用的道具,那这一定是缩放灯了,我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迟疑着后退了几步,下一秒,灯亮了,似乎是证实了我最坏的猜想,等到眼前的亮光消失,我的视野里只有两只巨大的穿着白色棉袜的脚了。
     “我刚回到家可是连袜子还没来得及脱就和前辈视频了哦,今天,你似乎对我的爱好有意见啊。”拉拉的声音从上方落下,我不由得抬头仰望她高大的身躯
     “不是的,绝对不是,一定是你误会了,我……我只是一时不知道如何评价,毕竟是很久以前的漫画了。”我几乎被她的气势压得窒息了,很难想像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对于此时的我居然有这么大的压迫感。
     “很久以前?那您还是觉得我很过时喽,不过没关系,大家都这么认为的,我也不想听解释,还是前辈比较有吸引力,陪我好好玩一下作为补偿吧。”
        糟了,她不肯听我解释,接下来会怎么样?
        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我知道逃跑是没有意义的,只要她想,我就绝对不可能逃脱她的控制,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吧,她未必想要伤害我。
        这样想着,我镇定下来,开始找话题:“那个,你的内裤,是不是有类似哆啦A梦的四次元空间袋的能力啊?”作为ACG达人,这点想像力我还是有的,现在的我大概也就十公分高,换做一个普通上班老百姓,遇到眼前这种情况应该早就吓傻了。
     “前辈很聪明呢,奖励一下你哦。”说着,她脱掉了袜子,一股奇异的气味瀰漫开来,是脚汗味,还混杂着一点香水味。很奇怪的,理性判断下并不能算是好闻的气味此刻却充盈着一股神秘的魅力,让我心醉,眼前那双白净的脚居然让我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前辈,不想受伤的话就趴下哦,你回到家还没来得及休息就被我叫来了,我给你按摩下哦。”说着,她的脚向我落下来,我赶紧趴下来,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趋势,在她的脚压到我的前一刻,我居然翻过身来,这样一来,我的脸就和她的脚底亲密接触了,拉拉应该没发觉吧。
       接下来,拉拉并没有加力,而是像她说的一样,用脚轻轻地揉起来,这让我很舒服,她的脚底十分温软,而且布满了脚汗,这样的氛围下,我的下体居然渐渐不听使唤了,我赶紧掐了下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要是现在就放纵掉实在是丢人了。
       后来,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在拉拉的脚底上舔了起来,脚汗的味道盐水加了柠檬汁,从理性判断味道也不能算好,但是舔进嘴里居然有过电的感觉,让我十分爽快。
       我的举动很快被拉拉察觉了:“前辈你在舔我的脚啊,我好喜欢呢,洗澡之前就让它们陪你好好玩玩吧。”说着,她把脚抬了起来,不过由于她的脚汗沾在我的衣服上并且有一部分已经干了,我居然就嵌在她的脚下没掉下来来。
    “嘻嘻,好有趣哦,前辈居然会轻功哦。”拉拉离开椅子,用另一只脚一颠一颠地跳到了她的公主床上。这回,她把我从她的脚上取下来,然后把两脚的脚底并拢,把我塞进了她前脚掌和脚趾之间的空隙。
        十根肉肉的脚趾把我团团包围了,我的左右臂分别从她两只脚的第二、三根脚趾间伸出去,而我的头正处于她两根大脚趾的中间,这里的气味比她脚上其它地方都要浓厚,我在她脚汗气味的熏陶下有些飘飘然。
    “前辈,我们来玩个游戏哦,你来猜猜我的哪根脚趾在动。”
       接着,我身体的不同部位就陆续传来压迫感,我不得不跟上她的节奏,大多数情况下我能猜对,偶然猜错了,她就用两跟大脚趾用力地搓我的脸作为“惩罚”。
       其实她的脚趾在我脸上的摩擦让我很舒服,以致于后来我干脆故意出错,好享受她的按摩,不过这样的行为不久之后就被她看穿了,她佯装生气把我深深踩进床里。
       正当玩上兴头,房间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我们同时一惊:“不能被发现。”这是我和拉拉第一次达成的共识。
       拉拉赶紧跳下床,坐到书桌前假装写作业,可是我还在她手上呢,就这么被抓着铁定被人发现。
    “委屈前辈一下哦,不然就要被发现了。”拉拉小声对我说。
       来不及回答,我很快被放在椅子上,然后光线骤然变暗,拉拉硕大的胯部自上而下压了下来。脑部一阵剧烈的充血之后,我的感觉慢慢恢复了正常,周围一片昏暗,我的身体被牢牢地压制住,除了眼珠可以转动之外根本动弹不得,呼吸受到阻碍,而且觉得上方十分火热,不一会我就感觉额头上沁出了汗珠,但是没法拭去。
     “好好做功课啊,刚才房里有动静,是不是又偷懒了。”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响起,应该是拉拉的母亲了。
        没心情听她母亲的唠叨,眼睛逐渐适应了昏暗的环境,我开始观察周围。
        首先,我发我的全身都已经被压在拉拉的胯下,她的内裤刚好覆盖到我的鼻子,造成我呼吸困难,而且吸进来的空气都带有一股少女身体分泌出的特有的骚味,还好我对这种味道并不反感,相反的,这味道似乎让我的心跳加速了。那火热的感觉就是她私处传来的体温,女生的体温总要高于男生,而且胯间是人体温度最高的地方,难怪会这么热了。
       接着我看清楚了,上方有一条幽深的黑线,其实是拉拉为了隐藏我把两腿并拢了,我目前的空间也就是拉拉的两腿和椅子间狭小的三角型区域。
       拉拉的母亲似乎还没有离开,而这里的环境实在让我按捺不住,拉拉灼热的体温以及那越来越浓重的气味配合着冲击着我的神经,我的意识有些朦胧了,好几次,我忍不住用尽全力向要动动手脚,但是每次都是才挪动一点,拉拉巨大的身体就前后晃动一下,我的身体就得承受一次恐怖的挤压,其实如果我知道当时拉拉的状况我就会克制一下自己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拉拉的母亲终于离开了,我也从那肉牢中得以释放,出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等我再看拉拉,才发觉她的脸有些泛红了,呼吸有些急促,眼神也有些迷离,和之前那个雪白单纯的女孩子判若两人。
    “怎么啦,你不要紧吧,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我关心的询问。
    “不要紧的,刚才前辈在我下面乱动,弄得我好……好舒服。”拉拉的话音中多了一点羞涩:“倒是前辈你不要紧吧,被我压在下面那么久。”
    “哦哦,不要紧的。”我悄悄摸了摸自己发酸的脊骨。
    “哎,这么下去不行啊,为了没有人打扰我和前辈,我决定用这个。”拉拉的状态似乎正常了一些,再一次拉开她的内裤。
        这次十分夸张的,她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庞然巨物,比正常大小的我还要高。
        哦!这是如果电话亭。
       拉拉抓起我走进电话亭。
     “喂?我需要一个没有我父母的世界,对了,补充一点,还要没有这位前辈,对,谢谢,再见。”
       挂上电话,拉拉把我带出电话亭,看着她把电话亭重新塞进内裤,我想:从此不会有除了我们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我的存在了,我的世界,就剩下拉拉和她那些奇怪的道具了吧。
     
     “前辈没吃过晚饭吧,和我一起来吗?”拉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好的,带我去吧。”
       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可是我很快发现了不对:桌上没有刀叉也没有碗筷,难道要用手抓吗?
     “这……没有餐具,怎么个吃法啊。”我疑惑地问。
     “餐具会有的,前辈你就看着吧。”拉拉俏皮地回答,然后用缩放光线把我又弄小了一些——大约只有五厘米。在我领会她的想法之后,我只能说自己和她相比还是太现实了。
       她所谓的餐具,就是指我,为了保住我的衣服,我自觉地脱干净了,然后她拿着我到水池将我反反复复洗干净了。 “不洗干净的话不配进我的嘴巴哦。”——这是她的说法,是谁刚才拿脚踩的我啊。
     “前辈先帮我在面包上涂上果酱哦。”
       面对眼前这个双人床一样巨大的面包我犯难了,要是用手的话估计到第二天也涂不完啊,算了,豁出去了。我整个人跳到了盛果酱的碗里,在身上蘸满了果酱,然后又爬到面包上打滚,面包涂好了,但是我的身上也满是果酱了。
     “前辈很聪明啊,很有办法嘛。”
     “别说了,先帮我把身上的果酱擦干净吧。”
     “好啊,你把眼睛闭上哦。”
        我天真地闭上了眼睛,等待她来擦干净我的身体,殊不知这是一个阴险的陷阱。
     “啊!这是什么啊。”突然,我感觉周围的温度骤然升高,一条又软又热的东西带着粘粘的液体把我推倒了,我没有倒在桌子上,而是摔在了同样稳软潮湿的表面上,嗅觉是最后有反应的,吸到的空气是潮湿的,带有一点淡淡的腥味。
       依照常识,我在短时间内反映过来——一定是拉拉把我含在嘴里了,那条温软的东西肯定是她的舌头。她该不会想把我吞下去吧?虽然知道她不可能这么做,但是一想到那条通向装满强酸的胃的管道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本能地开始挣扎,然而和拉拉的舌头对抗是不明智的,她的舌头剧烈地搅动起来,她的口腔就想一台巨大的滚筒洗衣机,我只能在里面无助地翻滚,伸手想要报住什么固定的东西,可是除了那条滑溜溜的舌头周围都是光滑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呼吸,还会吸进她的唾液,味道有些甜,不知道是因为果酱还是她天生如此,但是显然此刻我没有闲心去考虑这个问题。
        最后,我被吐出来,躺在餐巾上的我只感觉天旋地转,站起来还没走两步又摔倒了。
     “前辈的样子好可爱哦,果酱也好好吃,我帮你把身子擦干吧,打起精神来哦,晚餐才刚刚开始。”
       还好接下来拉拉没有把我整个含进嘴里,她只是用三根手指捏住我的上身,然后让我用腿夹住她要吃的菜,然后把菜送进她的嘴里。如果菜肴上有汁水,她就会含住我的下半身一阵吮吸,这时候我感觉既像是在天堂,又像在地狱,温暖的空气从她的鼻孔中涌到我的身上,她的舌尖在我的下体游走,吮吸的时候我的血液都充向了下体,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只好偷偷在她嘴里射了,希望她没察觉吧。
       折腾了半天,她总算吃完了,为了满足她不大的饭量,我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当然不是说我体力不止,而是她的吮吸来得太刺激了,我的精神有些恍惚。
     “前辈也饿了吧,前辈那么辛苦自己一点东西也没吃呢。”她说得没错,可是我现在被她折腾得一点胃口也没有。
     “前辈很累了吧,你要是没有力气我来喂你吃哦。”这回她倒是用灯把我变成了原来大小,但是继而又拿出一把很恐怖的电锯(真不知道她那貌似可爱的小内裤里有多少东东),只一下,我的脑袋就和身体分家了,但是很奇特的,像变魔术一样,我好好的,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她把我的头放在一个大的白瓷盘里,又把盘子放在她刚才坐的椅子上,她自己呢,则爬到餐桌上去了。
     “前辈,先喂你吃点水果哦,来尝尝这些蓝莓。”
       送到我面前的除了蓝莓,还有拉拉的右脚,准确的说,是她用脚趾夹着一颗蓝莓。我本像小心地把蓝梅叼了去,哪知方一张口,那只小脚(现在是小脚)竟然主动塞进了我的嘴里,蓝莓连咬都没咬到直接滑进喉咙去了,剩下的是满口脚汗的味道。
     “脚趾缝里我还涂了色拉哦,这样的色拉前辈以前都没吃过的吧,请好好享用哦。”说着,拉拉的脚趾在我的嘴里轻轻地踮着。
     “快啊,小心不要咬坏了我的脚哦,我知道你喜欢的。”拉拉开始催我。
        唉,早知道刚才不舔她的脚了,那时候她巨大的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魅力现在找不到了,不过这味道我还是可以接受的(不能接受的是我现在像个很‘正常’的恋足者,我不喜欢把自己和他们相提并论)。
       舌间在拉拉的脚趾缝中游走,“她骗我,哪里有什么色拉,算了我也不计较,就当她的脚汗是色拉酱了,这道菜叫‘玉足沙拉’”我心想。
       我不尽心的甜舐也足够让拉拉愉快的了,这点从我舔她脚趾时她脚尖不自觉地晃动可以看出,后来她还用脚夹了很多东西给我吃,当然我有些怀疑她的动机,是不是为了让我舔她的脚。
       最后,在我一再的推辞下,她终于相信我“吃饱了”,并且还把我变做十厘米大小。
       吃好了饭,拉拉说她要去洗澡了。
     “那我干什么呢?”我问。
     “你呀,老实呆着,难道你还想偷窥我不成。”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去洗澡,我一个人呆着,怪……怪无聊的。”拉拉不提醒我,我还忘记了“偷窥”这回事了。
     “嘻嘻,你要来啊,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宣誓。”
     “宣誓?宣什么誓啊?”我不解。
        拉拉递过来一张纸条,让我照着念:“我发誓,从今天起,随时准备满足拉拉的要求,随时贮备听从她的调遣,成为她的……呃……”最后两个字我实在难以念出口来。
     “怎么了,接着念啊,你放心啦,我又不是坏人,我回好好对待你的。”
     “呃,好吧——‘道具’”犹豫过后,终于把最后两个字从嘴里说出,我联想到拉拉内裤中藏着的千奇百怪的东西,那么鲜活,可是又没有生气,今后我的命运可能就要和那些东西一样了呢。
     “你在想什么呢?不要太在意哦,就算是道具,你也是最特殊的哦,是那些冷冰冰的东西不能取代的,对,你可不是冷冰冰的哦。”拉拉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她这样的说法让我好受了一些。不过我发现她对我的称呼已经从“前辈”变成“你”了。
        算了,不想这么多:“你不是要洗澡么,那就快带你的‘道具’去吧。”
    “好啊,不过为了防止你这小小的身体出危险,还是对你改造一下吧。”说着她拿出了一台应急灯一样的道具——材质转换器。
    “那么,变成橡胶比较安全吧。”说着她对我按下了开关。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气了变化,身体似乎变轻了许多,肌肉充满了韧性。
    “做个实验吧。”拉拉说着再次用脚盖住了我的全身,这次,她把全身的压力都集中在这只脚上,而我除了感受到她那巨大体重带来的让人窒息的快感,并没有疼痛之类的不适的感觉,甚至后来她开始踩着我蹦跳起来,我的身体只是在她的压力之下变得扁平,并且能够马上恢复原来的形状。
     “很成功嘛,你马上就可以和我洗澡了”拉拉收回她的脚,我则完好无损地躺在地上。
       在浴室中,我第一次看到了拉拉完美而和谐的胴体,正可谓弯如角弓,弧如新月,露而不俗,裸而不淫,只是让人有一种置身雪山脚下,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之前还在考虑橡胶的身体会不会流鼻血,现在倒是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了。
       当然拉拉的身躯也不是完全没有让男人血气方刚的地方,比如在她带我进浴缸时我还是看到了她胯间那一抹暗影,由此引发了我无限的遐想,奈何橡胶做的身体,只能浮在水面上,而且水面上都是泡沫,我根本无法视物,还得防备突然有巨大的脚掌从天而降,把我压到浴缸底下喝洗澡水。
       洗完了澡,拉拉把她的四次元空间内裤放进洗衣机了,现在她只穿一套内衣,还是有蕾丝边的半透明的那种,她把我放在她的双乳中间,让我攀着她文胸中间的带子,然后她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说实话我对女生们爱看的电视剧大多不感冒,于是早早转移了注意力到左右两边,不知道算不算是遗憾,她的双锋似乎为了配合她完美和谐的身材,并不是很丰满,还没有达到两边一起上可以把我淹没的程度,不过还是吸引我想要爬上去(怎么写着写着男猪就堕落了……)。
       我悄悄地向一边移动,然后悄悄地掀开她胸衣的一角(她的胸衣并不是大多数女人用的那种支架,只是两片有绳子的布……的布……的布……) ,再悄悄地钻进去,放上两只手,再放上一只脚,然而就在我悄悄地以为我就要成功的时候,我失算了,拉拉的皮肤是何等的细滑,我最后一只脚方一离开她的胸衣,整个身体便贴着她的身子滑了下去……



上一篇:白玉的赞歌
下一篇:地狱理事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