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创世纪

[复制链接]

45

主题

71

帖子

65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11

积分信息:
浮云:1089
金钱:36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14-8-19

在线时间: 33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5

联系方式:

发表在  2019-10-9 23: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2008年,年的今天。
在一个平行于主物质面的位面,那里的世界才刚从混沌中诞生,当秩序形成,黑暗和光明就分开而形成了对立的两极。创世神在做完这一切后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于是他从主物质面,也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挑选了两个女孩作为接班人。
        这两个人原本是来自不同高中的校花,但是却在巧合下走到了同一个世界。她们分别从创世神那里继承了光明与黑暗的力量,成为了新一代的神明。
        不要以为这个世界的创世神是色鬼,他挑选的继承人的秉性是符合她们所继承的力量的,容貌倒在其次,毕竟继承了神力之后,总会有天人般的容貌。
        两个女孩继承了神力之后,开始掌管这个世界,光明掌管着人间的希望,美丽与纯真,而黑暗庇护着欺骗,犯罪与亵渎。
        本来一切看似可以这样平静地下去直到世界末日。但是作为女神的两个女孩在成神的时候还处于正常人的青春期,又由于在体形上与凡间的黎民有着巨大的差异(女神嘛?肯定对于普通人来说是GTS上啦) ,无法与人沟通。唯一和自己相似的人又处于对立的阵营,为了维持世界的秩序是不能搞的GL滴。两个少女心中的寂寞随着时间而膨胀,终于有一天她们不得不寻找凡人来慰藉她们的心灵。
       但是她们对待被选中的人的方式不同,也导致她们在凡人中口碑的不同,于是也就形成了整个社会向往光明,而黑暗总是伺机而动的局势。
       光明女神从虔诚的神职人员中挑选自己的仆人,善良的他们通常在死后或者达到了某种境界后被送往光明女神的住所-一般人称那里为天堂。女神赐予这些人以不朽的生命,用神力赋予他们无尽的活力,而作为代价,女神将他们的"贴身保管" ,以满足自己的"需求" ,女神用神力将小人们编织在一起,做成了胸衣,内库,项鍊和鞋,女神穿上这些衣物就能时刻感受到她的自民的亲吻与抚摩。还有一些更为幸运的人则被留在女神的嘴里,阴道中还有菊花瓣里,为女神提供最直接的服务。这就是凡人所说的天堂的快乐。
        黑暗女神也有她自己的做法,不过也因此人们称她的住所为地狱。她将生前罪大恶极的人带往她的地盘,在那里她吸取他们生命的精华,让他们的身躯变得脆弱不堪,同时又将他们的灵魂禁锢在他们脆弱的肉体上,让他们即使肉体毁灭了也依然能保持意识。黑暗女神喜欢用这些人来浴足,她将双脚放进盛满小人的盆中,然后不断地研磨,直到里面再找不到一个完整的身体,她喜欢小人在她脚下挣扎时给她带来的瘙痒以及小人的身体贴着脚底破碎时带来的爽快感觉。当然,她也有其他方面的需求,比如她会将小人整把整把地囫囵塞进自己的小穴和菊花瓣,任凭他们在其中互相推搡,挣扎,小人们将她带入潮后,她又会"过河拆桥" ,
        她会用自己蜜穴与菊花的剧烈蠕动来将小人们变成肉泥,这些小人的下场是,灵魂要幺随着早已残缺的肉体被女神的液体冲出体外,要幺就粘在女神的身体中。离开女神身体的小人成为了铺在地上的烂泥,等待着永世的践踏,而留在女神体内的小人则成了阴道与股沟中被遗忘的残渣,痛苦地用自己残缺的身体被动地为女神服务。
当然,服侍女神的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不论是光明女神还是黑暗女神。不同的是,光明女神的仆人是主动提出要转生,那么女神就会让他回到人间。而黑暗女神则要定期进行"大扫除" ,她一次性让所有的灵魂获得解脱,然后再去寻找新的小人,罪恶的灵魂获得解脱,世人称之为救赎。
       不同的更新方式也有不同的周期,显然光明女神的周期要长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好人长命百岁,坏人出门撞车。
       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数。心世界

某歌星的演唱会上,人山人海。
        好不容易拿到入场券的我又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了一个刚刚好能看得见舞台的地方。
        演唱会开始了,我正全神贯注地张望着歌星将要出来的地方,突然感觉有人拉我的衣角,我转身一看,竟然是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女孩长得娇小可爱,引得我怜爱之心顿起,于是问她:“小妹妹一个人来看演唱会吗?”
       女孩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我看着她的个子只到我的腰间(本人1米78,一般高)高一点,于是料想她一定是看不见舞台了。
     “小妹妹看不见舞台吗?要不要我撑着你?”
       她听到我这么说脸上显出高兴的神色,似乎是得到了期望的答案,并且点了点头。
       看到她可爱的样子我不多说什么,将她举起来让她骑在我的肩膀上。话说让女孩子骑在我身上还是第一次,小女孩穿着一条短裙,刚把她举起来是隐约看到的草莓色的小内裤现在正抵着我的后脑勺,穿着白色长筒蕾丝棉袜的双腿夹着我的脖子,一种类似牛奶和水果还有女生体味混合的气味充盈着我的鼻腔,让我飘飘欲仙。
      小女孩身子很轻,对我来说几乎没有负担,如果能一直让她这么骑着也不错。
       歌星“千呼万唤始出来”,人群沸腾了,然而我身上的小女孩并没有表现得很激动。几首歌过后,我感觉脖子后面有些潮湿了,或许是我出汗了,也可能是小女孩出汗了,当然,也可能是她……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我突然感觉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进了我的后脑,我吃了一惊,疼痛让我想张口大叫可是我发现嘴已经张不开了,紧接着,我的全身都麻木了,我想要动一下可是办不到,再接着,我失去了意识……

       这是在哪里?我在做梦吗?四周为什么一片漆黑?
       我站起来,发现周围是一片虚无,没有光,什么也看不见,肩上的小女孩也不见了。
     “人类,你现在正处于我的意识当中。”一个女孩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我抬头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在我的头顶,漂浮着一张巨大的少女的脸,而这个容貌正是前面骑在我肩上的小女孩,只是现在,她的脸有一幢楼房那么大。这样的角度看上去,不但美丽被放大了无数倍,而且也更加震撼人心。
     “你不应该吃惊的,人类,你现在看到的影像是根据你的潜意识合成的,用你们人类的话说,这种癖好是GTS吧。 ”
       天哪,她都知道了,我心想。
     “我一点也不奇怪,我接触过这个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人,只不过你们这个群体比较稀少罢了。 ”少女继续说。
     “那么,弄晕我的是你了,你有什么目的么。”我问了第一个问题。
     “我原谅你第一次打断我的话,人类,不用你问,我能了解你的想法。其实,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活了超过2000年了,原因是我能将其它生物的生命转嫁到我的身上,如你所见,就是一直保持我7岁时的容貌。你是我的下一个猎物,当你的生命全部转嫁于我,你在你原来生活的世界就已经死了,当然,这不代表你将会死亡,作为回报,我将分给你我的一部分意识空间,在那里,世界是根据你的潜意识组成的,比起随心所欲来更能让你感受的生活的乐趣,而且只要我的生命不终结,你也永远不会消逝。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这比交易。不过,还从来没有人拒绝过呢。 ”
       我被他的话打动了一些,我现在过得这算是什幺生活呢,除了被动地上学,我不知道我活着的目的是什么,也许将来会有工作,有家庭,但早已经偏离我最初的理想了,这样的生活我确实不想要。
       几经考虑,我对女孩做出了肯定的答复。
     “我就知道我没有找错人吶。”女孩显得很高兴:“那么,跟我来一个地方。”
      眼前突然一亮,我还站在演唱会的人群中,依然不能移动一下身体。
     “不要做徒劳的努力哦,你的身体现在由我控制。”脑海中响起了女孩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在心里问,反正她控制着我的神经,应该了解我的想法。
     “名字只是一个称号啦,你可以叫个漂亮点的,恩……就叫我紫依好了,不错的中文名,不是吗? ”
     “好,紫依,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不要多问啦,马上就知道了。”
       紫依控制我的身体转身走出了会场,比起即将到来的新生活,少看一场演唱会不值得遗憾。
       紫依让我把她从肩上抱了下来,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跟着我,但是我依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不能动,因为我感觉脑后连着一条细线,紫依大概就是靠这个来控制我的。
       拦了一辆出租车,我们到了罗马假日宾馆。
       紫依掏出了房卡——居然是总统套房,真是奢侈啊,看来她劫人命的同时也劫财呢。
       到了房间,紫依直接跳到床上,也不管我怎么想,就开始脱衣服,我的手也不自觉地开始脱衣服了,唉——看来做鬼也要做个风流鬼了。
    不一会,两人都光着身子坐在了床上,紫依坐在床头,分开双腿,露出了她光洁的私处,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虽然她看上去是一个小女孩,但是她身上不知道哪里来的巨大魔力,吸引着我。我想一条蠕虫一样从床尾拱到她的两腿之间,吻上了那条隐秘的细缝。
        这一瞬间,我突然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无比庞大的漩涡,紫依的蜜穴像一个黑洞般吸收这我的生命力,同时,我发觉周围的一切都在慢慢变大——不对,是我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小。
        很快,我的嘴已经不能含住紫依的小穴了,反而我的整张脸被她的两片阴唇含住了,但是那吸扯的力道一点也没有减弱。
        不一会,我的上半身都被夹进了她的前庭,这里湿漉漉的,我的眼睛无法睁开,温热而黏滑的液体带着淡淡的骚味涌进我的鼻腔,我被呛到了,想咳嗽,但一张开嘴就有更多的液体冲进我的嘴,我不能呼吸,只能大口大口地吞咽着这些液体。
        再过了一会,我的整个身体都被厚实的肉墙包裹着了,上身被夹得尤其紧,连扭动一下身体都做不到,两腿还有挪动的地方,但我方一踢到肉墙,夹着我上身的肉臂就剧烈地收缩起来,我顿时被夹得七荤八素,嘴巴刚一张开,又被她的爱液灌了一大口。脑中想起紫依的声音:“你很有天分啊,再用力一点,我刚才很舒服哦。”
        虽然她这么讲,可是我不想再乱动了。免得再被那爱液灌一通。
        大概我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进入她的阴道了,那股吸扯的力量已经没有,代替的是周围肉墙剧烈的蠕动,将我的身体推向更深的地方。
        终于,拐过一个弯,我掉进一个稍微宽敞一点的地方,这里大概是她的子宫了吧,我把身体蜷成一团,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发生。
        肺中的氧气渐渐被消耗干净,意识也有些模糊了,最后,我再也憋不住,干脆吐出肺中的浊气,任凭那些粘稠的液体毫无顾忌地冲进我的喉咙,直到我失去意识……

       我在一片喧嚣声中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光着身子站在一个宽阔的平台上,对面大约一百米的地方站着一位美貌的泳装少女,而平台的下面也站着许多漂亮的女生,而且,她们对于我来说都非常巨大,假如我是正常的身高的话,那她们都是15米高的巨人!
     “开始!”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对面的泳装少女向我鞠了一躬,然后摆出了格斗的架势。
       搞什么,这是在擂台上吗?我来不及多想,对面的少女已经冲了过来,并且跳起做了一个凌空下劈,我条件反射般闪向一边,一只和我差不多高的巨脚重重地落在了我的身边,在地上砸出一个半米左右的深坑!
       我顿时冷汗直冒,要是被踩中,绝对,绝对就变成“人渣”了,但是这样想着,没注意到少女还有后着,另一只脚的阴影已经覆盖了我站的地方。
     “轰!扑哧——”这是我听到的声音,巨脚从我身上移开,我发现我的身体已经碎成了无数块,鲜血已经将少女的脚底染红了,但是意识仍然非常清醒。
     “1,2,3……”裁判开始记时,我知道除非发生什么事,否则我绝对得一直躺在这里。
     “10!”我输了,但是我不觉得遗憾,因为和这样的对手比赛,输是理所应当的。
       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碎成无数快的身体居然慢慢聚在了一起,点点滴滴的鲜血也从少女脚下滑出,飞了过来,一切就像时光倒流一样,我的身体又完好如初了。
      “失败的人要接受惩罚哦。”泳装少女对我甜甜一笑,并将我从地上拾了起来。
       总之,不管她要干什么,我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活开始了,而且,感觉还不错!
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少女将我插进了她的乳沟,然后蹦蹦跳跳走出了擂台,跑到了更衣室。也许是她的皮肤太滑,她的双峰并没有夹住我,在她走了几步之后我就滑到了她泳装的深处。
        越往下滑,我感觉贴着自己的皮肤温度就越高,并且伴随着越来越潮湿的空气与越来越浓重的汗味,最后,我的脸被几道钢针划过,我落进一个漆黑茂密的森林中,这里不但汗味特别重,还有一种浓烈的不知道是香还是骚的让人头晕的味道,我知道自己已经滑到底了,这些黑色的线条应该是她的阴毛吧,我有一种想要找到她的小穴并钻进去的冲动,但就在我这个想法萌生出来的时候,上方传来一阵笑声;“都说了要惩罚你了,怎么可能让你随心所欲呢。”说完,我感觉她的手指隔着泳装裤摸到了我,并将我推向更后面的地方。
        片刻间,我离开了我渴望的地方,转而进入了一个深邃的峡谷——她的股沟,她一边将身子躬下,好让自己的两臀分开些,一边用手指将我往里推,我已经能够看到那些分红色的展开的菊花瓣了,而且它们正在蠕动着,似乎渴望着将我吞入其中——而且它们办到了,我眼前一黑,顿时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燃烧的锅炉——直肠是少女们体温最高的地方,这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我不能呼吸,鼻孔已经被大概是粪便的东西堵死了,而嘴巴一张开就会吃到滑腻而味苦的粪便,何况这里面的空气根本就是沼气居多,也不能用来呼吸。想要出去,就必须在她的直肠内把身体掉转过来,然而周围的直肠壁上净是黏滑的软粪与油脂,根本无法立足,我只好用力将身子蜷成一团,让自己随着直肠的蠕动而滚动,好不容易感到自己头朝下了,我赶紧将身子展开,然后藉着重力手脚并用往下爬,虽然我的挣扎刺激了少女,让她将双臀夹得更紧了,但是我还是成功地将头挤出了没有空气的地带。
        眼前一见着光明,不管自己的下半身还留在少女体内,我赶紧大口大口呼吸着,彷彿这内裤中的气味是世间最美的气味,当然,我也担心她会马上把我按回去。
       “哈哈,想不到你还很努力啊,就暂时放过你吧,不过你就给我保持这个位置,如果乱动的话我还要让你进去的。”我当然不想再进去,只好在心里答应了一声,然而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内裤被拉开了一点,一大片雪白的东西被塞了进来——是卫生巾,卫生巾的一头盖在了我的脸上,难得这东西还带着一点花香,我的心情总算稍微平复了一些。
       “我现在要运动一下,你老实一点哦。”果然,不一会,她的身体开始剧烈颠簸,我有她柔软的双臀做缓冲,还不至于太难受,但是不一会周围居然潮湿;了许多,这不可能是出汗的速度,而且这个味道……
        我突然发现蒙着我脸的卫生巾已经是湿漉漉的了,而且满是骚味,看来已经被少女尿湿了,只要我用鼻子呼吸,气流就会带着尿液涌进我的鼻腔,而用嘴呼吸也是同样的结果,但不至于被呛着,没办法,我只好认凭那闻起来骚骚的,尝起来咸咸的稳热的尿液流过我的舌头,不知不觉,我的胃中已经满是少女的尿了,还好卫生巾已经干得差不多了,真担心她再尿一次,我的肚子就撑破了。
        被折腾了这么久,我的精神也有些恍惚了,于是干脆闭上眼睛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水泼醒的,我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没有任何障碍,只是不停有水从我脸上流过,仔细观察了一下才发现现在少女正在浴室中冲澡,而我还在原来的地方。
       下面是光滑而坚硬的瓷砖,我如果就这么挣脱出去,相当于从三层楼的高度条下去,不死也会残疾的,于是只好等少女有所表示。
     “你醒了哦?居然能在人家PP里睡着,佩服你了。”少女开口了:“你呀,都在我这里呆了一整天了,都还没问过人家的名字的。”
     “问你?你把我整成这样,我哪有心思问你啊。”我没好气地回答。
     “是么,你就一点也不想知道啊。”
     “知道有什么好处吗?”
     “有啊,你要是问我,我就放你出来。”
     “真的?那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叫宇文茵,你可以叫我茵茵,这样好念一些。”
     “茵茵……是比宇文茵好念些,现在可以放我出来了么。”
     “可以啊,反正我早就打算放你出来了,你等着。”说着,叫茵茵的少女再次躬下身子,用手把我拽了出来。 “恩——有点臭哦,刚好在这里给你洗洗。”说着就用香皂在我身上搓起来。
       不一会,两个人都洗完了澡,我问她:“我可以离开了没有?”
     “离开?那可不行,在离开之前你还要见一个人?”
     “谁啊,不会也和你一样要‘惩罚’我吧。”
     “‘惩罚’算不上,她是和我同居的女孩,比我小几岁,叫欧阳楠,长得可是比我还漂亮哦。”
     “欧阳楠……我可以叫她楠楠吗,怎么又是个复姓啊。”
     “随你便啦,我们过去吧。”说着,茵茵批上浴巾,将我带到了卧室。
       只见粉红色墙壁的卧室中有一张洁白的双人大床,说是双人床其实躺下四个人也足够了(当然是指那些巨大的女生)。而床头则从被子中露出一张脸,金色的头发,稚嫩而可爱的脸。
     “别被她的脸骗了哦,楠楠虽然长着一张萝莉脸而且只有十五岁,但是已经很‘成熟’了哦。”茵茵提醒我。
     “是么,你这么说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你们要……”
     “别说那么多了,我们要开始了哦。”茵茵这么说着,突然将我扔进了她的嘴里,我还没反映过来,就已经被她的舌头推进了她的咽喉。
       我并没有像我想像的那样滑到她的胃中去,而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渐渐融入了茵茵的身体,过了一会,我的眼前重现光明,我发现我已经从茵茵的身体中“长”了出来。
       是的,我的上半身长在茵茵的阴阜上,而且不见了双臂,而下半身则不知所踪,我该不会是成了……
       果然,她们开始了,首先是准备活动,两个女孩都把脸凑到了对方的跨间,楠楠那巨大而美丽的脸就在我的面前了,不远处率先传来了“哧溜、哧溜”的声音,大概是茵茵在舔楠楠的那里吧,楠楠脸上泛起的红晕也恰好说明了这一点。
       来不及多想,楠楠已经张开樱口将我整个上半身含在了嘴里,这一次进入没有空气的地方我却没被呛着,因为我发现长在茵茵身上的自己已经不用呼吸了,而且在黑暗中也能视物。楠楠用力的吮吸着我,她粉嫩的舌头在我的脸上磨来磨去,我能做得只有大口地吞着她的涎水,楠楠的涎水并不臭,相反有些甜,这可能要归功与我的“潜意识”吧。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鼓胀,这时候,我被楠楠从嘴里吐了出来,挂着满身涎水的我还没反映过来,就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喉咙一阵火烧火燎的,然后就是一股乳白色的粘稠液体从我口中喷出,尽数喷在了楠楠的脸上,而楠楠正在舔着这些液体……
        我差点晕过去——女生也能射啊,而且还是用我,不过,残留在嘴里的这些液体味道似乎也不错……
        这时候,两个女孩已经换了姿势,楠楠骑在茵茵的腿上,而我面前就是刚才被茵茵舔得水淋淋的楠楠的小穴了,细小而红润的缝隙隐藏在金色的绒毛下,中间还源源不断地往外淌着晶莹的爱液,不用我催促,楠楠用力分开双腿,露出了两片粉红色的蠕动着的小阴唇,而茵茵则迫不及待地将胯一拱,把我送了进去。
       眼前是一片凹凸有致的粉红色肉壁,我贪婪地吮吸着花蜜一样地爱液,用舌头去舔那些可爱的褶皱,茵茵非常配合地有节奏地抽拉着,而楠楠则回报以阴道不停地颤抖、收缩,每次那些皱起的肉壁挤压我的身躯,爽快的感觉就传遍全身,就像有电流通过一样。
       我感觉自己在楠楠的阴道中越来越深入,爱液也已经喝了一肚子,最后,我终于看到了一扇圆形的肉门,里面就是楠楠的子宫了,温热爱液还在不停地从‘门缝’中涌出,茵茵操控着我的身子继续挺进,当我的脸钻进那道肉门,积压多时的爱液汹涌而出,从四面八方涌进我的嘴里、鼻孔里、耳朵里……但我还是在挺进。
       直到我的头完全进去了,我似乎听到两个女孩发出长长的呻吟声,接着就不再有动静了。这时的我突然感觉浑身酸疼,一股疲倦的感觉袭来,我支撑不住,合上双眼,在爱液与淫肉的包裹中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不再连在茵茵的身上,一个完成的我已经从楠楠的蜜穴中滑了出来。然而,我现在陷入新的困境了,从两个女孩的姿势来看,昨晚她们应该是紧搂着睡着了,两人的腿还交缠着,而我则被金色的黑色的阴毛缠在了重见,而且由于滑出来的时候身上都是黏滑的爱液,现在这些阴毛都粘在了我的身上,我越是挣扎,就被缠得越紧,还好,我的动作把两个女孩都弄醒了,茵茵从床头拿过一把剪刀,剪断了缠住我的阴毛,然后把我拿去洗手间,冲掉了我身上的碎毛和已经干了的爱液。
       由于昨晚喝了一肚子爱液,所以现在我一点也不饿,虽然两个女孩很想挽留我,但我更想看看这个潜意识形成的世界中其他的地方,于是我还是打算离开。
       虽然女孩们对于我的离开有点惋惜,不过我答应会来看她们,最后,她们决定送我一程。
       送行的方式也别出心裁,楠楠躺在床上,双腿竖起来指着天花板,内裤套在膝盖的地方。茵茵把我放在楠楠内裤的裆部,然后用力向后拉,就像弹弓一样。随着“BIU——”的一声,我从女孩住所的阳台高速飞了出去。
       掠过一片片房屋,我看到了闹市区,这时候,我的身体开始下坠了……


上一篇:巨大化雷姆
下一篇:白玉的赞歌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天领红包

20

主题

332

帖子

104

积分
 用户组:黄金VIP
UID:2390

积分信息:
浮云:1319
金钱:572
精华:0
贡献:3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0
注册时间: 2015-2-12

在线时间: 41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9

联系方式:

QQ

论坛三周年论坛四周年

发表于 前天 0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带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