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巨人的微笑

[复制链接]

23

主题

36

帖子

387

积分

 用户组:部落兽人
UID:16173

积分信息:
浮云:928
金钱:7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40
注册时间: 2018-6-10

在线时间: 28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20

联系方式:

发表在  2019-10-8 20:35: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妈妈从伊豆打来电话,告诉我阳子就要东京来的事情,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虽然知道阳子考上了东京的大学,但是因为距离开学还有一个多月的关系,根本没想想到她今天会过来。妈妈要我这个做哥哥的去东京的电车站接她一下,她要走了我的手机,然后把阳子的手机号留给了我。阳子考上的大学,虽然不是东大,但也是一所相当不错的学校,妈妈似乎也相当以此为傲,以后在邻居们面前经常提起“我们家透和阳子都在东京上大学呢”这种自豪的话语,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距离开学的还有很多时日,炎热的夏天使东京像一个巨大的炉子,虽然有许多穿着暴露的女孩仍在街上忙碌着,但是已经热的让人失去了窥看的兴趣。尤其是想到阳子搬过来住之后,连在家凉爽的只穿着三角裤的权利也会失去时。会让人生气的想在地上来回打滚。虽然不知道阳子为什么想要这么早从凉爽的伊豆跑来这里,但是自己的妹妹刚刚搬来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为哥哥,尤其是花着父母的金钱奢侈的住着独身公寓的哥哥。把妹妹接过来照顾应该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吧。 挂了电话之后,因为离阳子到东京还有一段时间,我随便翻出一本科幻小说读了起来,无聊的内容让我渐渐的困了起来,不知何时就精神恍惚的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我赤身裸体的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不停的奔跑着,周围都是无穷无尽的灰色水泥围墙,一直跑也跑不到头,我大声叫喊着,却没有一个人回应。 _突然从上方,伸过来阳子巨大的脸庞,比我的身体还大的巨大的脸庞。她站起身来像山一样的高,咯咯的笑着把我抓在手中不停的揉捏着,象在玩弄一个玩具。 我痛苦的哭泣着,无数的回声从四面八方涌来,组成了连绵不断的巨大的响声。我突然发现我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着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好熟悉的感觉。 忽然的的一阵铃声把我从梦中吵醒,我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发现是桌上的电话在不停的发出清脆的铃声。 我拿起电话,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电话的那边想起。“你的礼物到了。”“礼物?什么礼物?”我奇怪的问道。“神赐予的礼物。”“神赐予的礼物?什么神?”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睡糊涂了,追问道。“神赐予的礼物。。。。”对方重复了一遍,啪的一声,电话的那边响起了挂线的嘟嘟声。 “今天怎么都是奇怪的事情”我抓了抓头,但是随即就笑了起来“一定是龙泽那死家伙又来捉弄我。”他那种低八度的声音再怎么刻意掩饰,也瞒不过别人吧。 一低头看见了平摊在桌上,被我垫做枕头的科幻小说,翻到的一篇是我睡觉前在看的《巨人的微笑》,是科幻大师莱利克莱因写得一篇讲述主角发明了一种能够控制人体身高大小的药物的无聊小说,其贫乏程度正好可以用作催眠的素材。 在那用大号字体印出的题目中,巨人两个字被我睡觉时流出的口水洇的有些模糊了。乱七八糟的小说让我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 又过了一会,我收拾了一下自己,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出门去接阳子。 说实话,阳子并不算一个合格的妹妹,或者说不能算是一个可爱的妹妹。也许是因为只大他两岁的我也并没有做一个尽职的哥哥。反正是完全没有我期待中的对哥哥的依恋和崇拜,抱着哥哥撒娇的场景更是一次也没有。“透”她平成都是这样生硬的称呼我。 而我也认为她跟平常人的思维有些不同,虽然父母感觉不到,但是我能感觉到,这大概就是出于身为哥哥的直觉,我经常感到不能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于是我们从小便经常打架,虽然往往都是以我胜利而告终,但是胜利的代价也就是换来妈妈的一顿训斥。 就这么胡思乱想的我走到了车站,远远地便看见阳子提着旅行箱站在车站的门口。她戴着系着红色丝带的宽大草帽,穿着青色带着粉红碎花的连衣裙。纤细白皙的手在帽檐上搭一个凉棚,眯着眼向我这边看来。 两年不见,她也变得漂亮了。“透~”她向我挥手。我走过去,长时间的分别使我们变得陌生,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久不见”“呃。。。”她大概没想到我会说这种话,楞了一下,然后微笑了起来“你还是这么傻。”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耸耸肩,“走吧。”我拉起了她的行李箱。“我住的不远。” “一般的兄妹会跑到一起拥抱吧”我听见他在背后小声说。我回过头,看了看她。伸出手在她头上摸了摸。 “妹妹。”我尽量温柔地说。她拨开我的手。“我没有期待什么了。”她说“你还是一贯的婆妈得让人厌烦呢。”我又耸耸肩,回过头来继续走。 我认为我自己已经成熟到不再会为这种事情生气。不一会便到家了。 我帮他收拾好行李,反正是亲兄妹而且只有一间卧室,我便在房间里远离我的床另一面支了一个简易的床。饭后我们没有说太多,我拿着书坐在床上温习。她就在书桌前对着镜子摆弄头发。到天色要黑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我跑过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邮差,“青山透?”他说。“我就是。”“你的包裹,请签字。”我签了字,收到了一个包装精致的包裹。上面写着四个潦草的字“神的礼物”我看了看,看不出是谁的字体,不大象是龙泽的。不过逃不出他们几个了。里面估计是虫子或恐怖玩偶之类的东西吧。“恶作剧做的还真是彻底。”我咕哝了一句。 我把它拿回屋,随随便便的扔在床上。便不想再理会了,坐一旁正在努力把自己乌黑的长发盘成两个辫子的阳子看到,好奇的走了过来“谁寄来的?”“不知道,不过除了几个同学也没别人给我寄东西了。” “哦?不打开吗?” “里面估计是吓唬人的东西,害怕吗?”“最多离远一点好了”她说着退后了一步。 拆开包装,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里面之一个扑扑通通的遥控器一样的东西。旁边有一张白色的卡片上面写着“身高遥控器。”好眼熟啊”我拿起那个遥控器摆弄着。“这不是我梦里那个遥控器吗?好奇怪。。真像。”给我一种感觉,好像又进入了那个梦境似的。“这写着身高遥控器是什么意思?”阳子问"我哪里知道。"我胡乱的按着,当碰到一个红色的按钮时,突然从遥控器的顶端射出了一道红色的射线。直接射到了我的身上。吓得我哆嗦了一下,把遥控器啪的一下掉到了地上。 我赶紧看自己身上,被红色光线射中的地方仍和原先一样,并没有向我害怕的那样烧出什么孔洞。我拍了拍,又按了按,也没什么感觉,这才放下心来“这是怎么回事?”说着弯腰下去拣那个遥控器。在我弯腰下去的瞬间,突然身上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奇妙的感觉,我眼前一黑,便坐倒在地。“这是怎么了”我揉了揉头,扶着地面站了起来,感到有些奇怪。再睁开眼突然看到了奇怪的景象,“这是什么。”我仔细打量面前这个像黑色柜子的东西,“啊,这。。。这不是那个那遥控器?怎么变得这么大?”我慌乱的叫了起来“阳。。阳子,你看见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我回头“阳子?”我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我感到有些不对,我怎么好像不是在我房间里了,四周围都是什么?感觉怎么这么怪异。我闭上眼睛,使劲摇了摇头。 )-1v;"x  再睁开眼时,我终于看清了周围的景象,“天。。天。。天。。。天。。。天 哪”我结巴的大叫着,吓得仰面坐倒在地。我终于知到为什么感到怪异了。 我还在自己的屋里,只是,周围的东西都变得无比巨大。我的床,我的桌子,我的椅子,还有。。。还。。有。。。我机械的仰起头,用呆滞的目光远远望去,向那变得像山一样的书桌旁望去。————那里站着一个无比巨大的美丽女孩,她正吃惊的俯视着我‘还有我的妹妹。。。。。。。’我喃喃地说道“透。。你。。。你。。。”10层楼一般高大的阳子,和我一样慌乱,显然她也十分意外。 }<Hha?JM  DJ)qDF  “这是怎么了?”我歇斯底里的朝她大喊。 "L_KX~!@dJ  h A5M%[  “我,我也不知道啊,你一转眼就变小了”她说道。巨大的嘴唇一张一合,声音犹如响雷般从空中传来。 k`lBA+  n kQFG:  “原来是我变小了。。。。”我拍了拍发木得脑袋喃喃自语,事情发生的太快了,我一时还不能适应“我不是又谧雒伟桑谖疑砩显趺椿岢鱿终庵挚苹霉适乱谎氖虑榘 !蔽冶ё磐贰暗降资窃趺椿厥掳。  +W\.|>  b. IJVTc  “等等。。科幻故事。。。。科幻故事。。。”我想起了今天早上看的科幻杂志,又想起了那个梦,“身高遥控器。。。。”我的目光转到身边变得跟我差不多大的黑色遥控器上。“难道是这个的原因?” w)CUa[E4N  Z$/Cbi2f'  ILfH  我走到遥控器的跟前,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我跨到遥控器上面,原本只有几厘米厚的遥控器也变得快到我腰的高度了。 (Annzu  &E O>&b>  刚才按的是红色的那个按钮,旁边还有一个黄色按钮,是不是还原用的呢?我想着,趴在遥控器上,把身体靠在遥控器发射光线的那一端,尽量伸手去够那个黄色的按钮。好在那按钮离这端比较近,我还勉强够得着。 58e'x`b)   我的拳头正要向那按钮砸下去的时候,突然身边响起了隆隆声,地板在轻微的颤动,我抬起头,巨大的阳子向我走了过来,她脸上带着一种古怪的表情。从高处冷冷的看着我,突然伸出巨大的手掌向我抓来。“啊”我下的连忙抬手去挡,但是她只是把我身下的遥控器拿走了,在手里抛来抛去。 “你。。。你干什么?”我抬起头,壮起胆子大喊着问她。我一向不能明白她的想法,不知道她想要怎么样。 她依然带着那种古怪的表情凝视着我,没有说话,美丽的脸庞上突然露出了一个捉狭的微笑。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遥控器,扑的一声,丢到了口袋里。 S“我觉得你暂时这个样子就好。”“什么?”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我突然发觉我很喜欢你现在这种无助样子。”她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而我只能到她脚踝的高度。她穿着粉红色袜子的巨大双脚就在我的眼前,而我还不能相信我自己已经陷入一种什么境地。“别开玩笑了,这一点都不好笑。”我喊着,感到身上在一阵阵的颤抖。“玩笑?哈?”她说着抬起巨大的脚掌,停在我头的上方“阿拉阿拉。。。该怎么做呢?”她恶作剧般的笑着 “你想干什么?我。。我可是你哥哥啊!”意识到她想法的我,绝望的大叫着。 “哥哥?是呢”她挑了下眉毛,一下踩了下来。“阳子~~”我急忙往旁边躲,但是还是没能逃开,毕竟我能跑开的距离太有限了.她踩住了我的下半身,把我踩到在地,压在散发着微微酸臭味的脚下。所幸她似乎并不想伤害到我,只是轻轻地把我踩住而已。 她咯咯的笑了起来“你看,我真喜欢这种感觉。” “你还觉得我是开玩笑吗?” “放开我阳子,我要生气了!”我在她脚下挣扎着。她蹲下来,看着我无力的扭动,感到十分有趣。她用比我腿还要粗的食指轻轻碰了碰我。“可爱的小透。” “你知道吗?作为哥哥,从小你就一直显得那么有力量,那么强大。无论是欺负我的讨厌的透,还是照顾我的温柔的透。都是那么一种居高临下的强者的样子,把我看做一个弱者。我讨厌这种感觉,我早就幻想着有这样的一天,没想到,我的梦想居然实现了。”“你知道吗,你这个样子真的很可爱,比你平时的样子可爱多了。”她用跟我身体差不多大的手掌抓住我,伸到自己的面前。我在双手敲打着她的手,身体不停的里扭动着“你放开我,我不会原谅你的!”我叫到。“你想过我恢复原状以后会怎么样吗?”她没有理会我的威胁,把手放在眼前欣赏着我的挣扎“你可真弱小,小透”说着,手里微微使劲一捏。我感到周围一紧,仿佛听到了自己骨头的响声,一阵疼痛袭来。我叫了一声,无力的垂下手脚,放弃了挣扎。  “你要明白自己的处境呢,可爱的小家伙。”说着,她用另一只手把我的衣服都撕成了碎片,不一会,我便像一个玩偶似的赤裸的被她握在手中。“原来透的身体是这样的,我好喜欢。”她又露出了那种恶作剧般的笑容。“我们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吧”说完,她把我放到嘴边,伸出差不多有我身体一半长的舌头,在我脸上舔了起来。宽大的舌头把我的头都包了起来,濡湿的唾液沾了我满脸,我几乎被呛到了。“呜。。阳子,不要。。呜呜。。”我嘴里全是她的唾液,在他舌头下面含糊不清的说。我努力想把她的舌头推开,但是它是这么的有力,我一点都推不动。阳子根本不理会我,舌头覆盖在我身上,啧啧有声。“你的味道还真不错。”她边舔边说。“呜呜。。不要。。。呜”我扭动着身体抵抗着,但是她的手牢牢的握着我。 F“不要啊。。。呜呜”我有气无力的抗议着,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快要窒息了。于是,在她的舌头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啊”阳子轻叫了一声,一松手,我掉到了地上。“呜。。好疼。。”我揉着摔疼的肩膀想要站起来。 阳子的大手从空中身下来,一把又把我握住,拿了起来。“你竟然咬我,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她微微的使劲。但对我来说已经是巨大的力量。“这是对你的惩罚” “啊。。。啊。。。”我死死的推着她的手,但是无济于事。“你伤到我了。”我冲她喊道。“看来小透需要学习学习规矩了”阳子说,却并没有放松手上的力量,我感到自己的胸骨就要断了。“我需要让你知道,你是多么的弱小和无助”她邪恶的笑着,舔了舔巨大而美艳的嘴唇。放松了手上的力气。“如果我这样做的话”阳子露出残忍的神色,用一只手抓住我的左手和左脚,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右手和右脚。开始向两边拉。“你跑不了,也咬不到我。”说着手上开始加劲。 剧痛像电流一样侵袭着我的全身,我快要被撕裂了。“停下。求求你阳子”巨大的疼痛让我得哭了出来“求求你停下。”我哭叫着。“你弄伤我了”“求求你,求求你”我摇着头哭叫着,祈求她的仁慈。一会之后,阳子把我拎到眼前“知道下面我要做什么吗?”“我有许多有意思的游戏要跟你玩,比如这个。。。” 她拿着我走到床边,褪下内裤。蹲坐到床上,然后把我放在了她屁股的正下方。温柔地说“我明白你会学会如何服从我的,我可爱的小透。” “我要用我巨大的阴部压扁你。”她说着我从来未曾想象过的可怕的话,屁股慢慢的下降。 她肥硕的阴阜散发着微酸的气味,一点一点的向我身上压来。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居然要做这么疯狂的事情,她要把她的亲哥哥压在屁股下面。即使是在我最疯狂的梦中都未曾出现过这种景象。 “阿拉阿拉,可爱的小透,我要压扁你漂亮的脸蛋。”她用温柔的语调说着,雪白的屁股却如山一般的压了下来。转眼,比我头还要大的阴部已经近在眼前,进的能看清上面的每一个皱褶,小指般粗细的阴毛摩擦着我的脸。我突然从惊讶中醒悟过来。“不要~。。阳子。。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可怕的事情。” 但是她并没有理会我的抗议,阴部很快便降了下来,鲜红色的阴道像一张大张的嘴,带着微酸的爱液,把我的头整个含了进去。“呜。。我。。我可是你哥哥啊。。。”我埋在她的阴道里面含糊不清的说。巨大的压力压住了我的全身,她并没有真正的坐下来,却已经让我动弹不得。 上面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我感觉到你了,小家伙。”阴道里一片黑暗,周围全是粘稠的液体,带着阳子特有的少女味道,沾的我满脸都是。肥厚的肉壁从四面挤压着我的脸,抑制着我的呼吸,我感到我要死在阳子的屁股下面了。这时,她把屁股微微抬了起来。“请。。请不要。。。”我喘着粗气说,我差点闷死在她的屁股下面。 `“你最好憋一点气,我们才刚刚开始。”她对我说“我想做个试验,看看多长时间你才会晕过去。”我激烈的扭动着身体抗议着她的残忍。 “这是无谓的反抗”她用一只手便按住了我,笑着说道。然后,屁股再次下降。我从下面敲打着她的屁股。“你会弄死我的,停下来吧。。停下!”“不可能,除非你心甘情愿成为我的东西。”“不要,不要这样,我不会再咬你了,放过我吧。。。呜呜”巨大的阴部再次把我的脸埋了进去。淫*水顺沾满了我的全身。一会之后,她把阴部微微抬起一个小缝。却没有向上一次那让完全抬起。粉红色的小阴唇依然摩挲着我的脸。淫水不停的从上面滴到我的脸上。 2我赶紧大口的呼吸。 “你现在决定寺穑课业男⊥福靼啄愀迷趺醋隽寺穑俊彼底磐残缘陌岩醪吭谖伊成显艘幌隆 巨大的阴阜,像一个威力巨大的武器,停在我的身上,张大着口,散发出微微的热度和女性的味道。 我知道我别无选择。 “呼。。呼。。我。。我明白了”我喘着粗气说道。“你愿意怎么对我都可以,我。。我不再反抗了。” “我只求你仁慈一点。”她把我拿起来放在两腿中间,靠着他乌黑的阴毛。“如果你的举止像一个有教养的小男孩,我也不会对你做可怕的事情。”说着,她下床开始翻自己的行李,找出了一瓶没有文字的药膏。“猜猜这是什么?”她笑嘻嘻地说。她把我平放在腿上,用手指上沾上药膏涂在我的龟头上和屁眼的周围。 “这种春药会使你很享受的。放松。” “你湿了没?”她戏谑地说,用一只手压住我,同时另一只手的中指开始向我的屁眼插去。粗大的手指把我的屁眼撑到了极限,她快速的抽插着,在疼痛中,我居然感到了一丝快感。配合着春药带来的酥麻的感觉,竟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快感。 “我的小透,你不认为我做你的主人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吗”她继续抽插着“这么做会让你学会服从,不是吗?我的小玩物。” 她把我翻过来想布娃娃一样横着拿在手上,另一只手面越插越快。“看你来你很喜欢这种感觉?不是吗?” “啊。。啊。。。”我喘着气在心里呐喊着‘才。。才不是了。。可是。。可是。。为什么我竟会有感觉。难道和做爱相比,我竟然更喜欢被一只巨大的手指插’  “你知道吗,这真是一种非常愉快的感觉,看见我哥哥的小身体被我握在手心里,而且,更美妙的是,我无论对他做什么他都不能拒绝。。。。”她美丽的大眼睛居高临下的凝视着我,尧有兴趣的看着我被她的手指插得死去活来的丑态,和因为兴奋高高竖起的阳具。“你也很喜欢吧,淫荡的家伙。” “啊。。。啊。。才。。才没有了。。啊。。。我。。我。。。我尴尬的。啊。。。快要死了。。。。”‘但是。。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在心里说‘我不敢相信。。这种感觉竟然如此之好。。’ “你的举止终于像一个好孩子了”她说着慢慢把我拿高,另一只手却丝毫没停,仍在不停的抽插着。 他把我凑到嘴边伸出舌头开始舔我的脸,我被不停的抽插着,却没有闪躲,乖巧的把脸凑了过去,双手扶着她巨大的面颊,任她舔着。阳子得意的笑了。‘你无法反抗我’那表情仿佛在说着这样一句话。 她像吃着什么美味一样舔遍我的全身,流下了大量的唾液。沾满了我的身体,在扑呲扑呲的不停抽插中,那舔着我身体的巨大舌头和它流下的温暖唾液竟给我带来了不停歇的快感。阳子,她那么的强大盐椅盏娜绱酥簦辛Φ氖种赣薪谧嗟慕鲎盼业暮竺拧K弊盼业耐贰⑽业纳硖濉⑽业难艟摺0阉呛谧炖铩K炖锿掏伦徘苛业钠⒑退耐僖阂黄鸩煌5墓嘟业淖炖铩N也煌5耐萄首牛挥斜鸬难≡瘛! 我不能相信这种感觉竟然比做爱还要让人惊奇。“啊。。啊。。。啊。。。啊”随着她手指的节奏,我不停的呼喊着,口水、泪水混合着样子的唾液不停的从我身上滴下。“啊。。啊。。。啊”痛苦与快乐在我身上交织着。“看来你很爽呢。”美丽的面庞上露出了戏谑的表情,当她终于停了下来,我蜷缩在她手里不停的喘息着,刚才的运动对我幼小的身体来说太激烈了。 但是她又展开了熟悉的恶作剧般的微笑,我看着她,感到身上经过了一阵寒流,我知道,她又有什么打算了。 她用手指撑开了自己的阴唇,粘稠的淫水从里面不停的滴落下来。 “我这里有美味的饮料。不想品尝一下吗?”她蹲在床上,拿起我,头朝下开始向她的阴道里塞。“噢,我感觉到你了,小透。。。。这感觉真棒。” X她的手指推着我的头一点点的进入,我看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地被阳子的阴道所吞没。先是脚,然后是腿、腰、胸口、脖子。我感觉自己象是要被吃掉了一样的恐怖。   “我。。我好害怕。。”我抓住她的手指不放。“阿拉阿拉。。可爱的小透~”她眯起眼睛享受着,捏住我的头继续往里按。“扑呲”一声把我整个塞入了她的阴道里。一声“救命”还没喊出口便滑进了这个潮湿闷热的私密地带。火热的阴道壁包围着我,我试着向外爬,但阳子的阴道十分有力,把我夹得死死的,上面无数的皱折吮吸着我的身体,分泌出淫亵的液体,灌进我的嘴里,几乎把我呛到。阳子站了起来合拢双腿,圆形的阴道口变成了一道狭窄的缝隙,我意识到我出不去了。我头朝下,尴尬的被夹在阳子的阴道中,像一条活生生的按摩棒一样。好在她的阴道口还有一道缝隙能进来一些氧气,使我不至于窒息。阳子拍了拍小腹,使劲收紧阴道夹了我一下。“感觉如何啊?你最好习惯这种感觉,因为你以后呆在里面的时间可能比呆在外面的时间还多。”说完,她咯咯的笑了起来。“你真是我的宝贝。”说着她使劲夹紧双腿,阴道内部压力突然加大,道壁上下闭合,我像陷在一个肉做的模具里,被压得快要扁了。“啊,这感觉真好”她说着放松了一些腿上的力量。然后,拿来扔在旁边的内裤,穿上。 “如果我没忘记的话,明天早起,我会把你拿出来的。”她残忍的说着,坐回书桌前继续摆弄她的头发,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曲。 而我则在她的体内被湿润而有力的、散发着特殊气味的肉壁紧夹着,成为她获得快乐的一件工具,屈辱的喘息着。第二天清晨,阳子把我从她的阴道中掏了出来。我顾不得哥哥的颜面,在她的手中放声哭泣了起来。我哭着祈求她放过我,把我变回来,祈求她让我过回一般人的生活,我保证不会报复她,我保证今后一定无微不至的照顾她,成为一个最合格的哥哥。我发了一个又一个毒誓,我生怕她不相信我,发誓的时候诚恳到了极点。阳子把我拿在手里,安静的看着我不停的哭泣和祈求。然后说了一句“这不可能”打破了我所有的希望。“你一辈子都只能这样了,都只能成为我的玩具在这里生活。”她指了指自己的胯下。我绝望的呆了两秒钟。。然后抱着腿继续哭泣。“放心,小透,我会好好待你的,如果你做一个好孩子的话。”她用大手抚摸着我的头,象是在安慰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她拿出来一个两公分高的蓝色金属方盒,里面体贴的铺一层薄棉。“以后这就是你住的地方了”她用两个手指捏住还在抽泣的我,放了进去。然后想了想,又放进去一个瓶盖。“这是厕所”她解释道。然后,她笑了笑,安慰了我一下。盖上了盒子的盖子。我感到盒子开始颠簸,我明白阳子拿起它正在去某个地方,我又不安起来。我总是不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些什么,而她也总能对我的身体做出我完全不能想象的恐怖事情。一会之后,盒子被放在了某个地方,然后是啪的一声,某个门被关上了。我也从一个人变成了一个收藏品。不知过了多久,盒盖被重新打开了,光芒照了进来,有些刺眼。阳子的大手伸了进来,没摸索几下就抓住了我。“开饭了。”她笑嘻嘻地说。我这才看到原来她把我放在了书桌的抽屉里。书桌上摆着几片土司面包一些肉和蔬菜,都放在一个盘子里。她捏着我,把我也放进盘子里。“看起来真不错”巨大而美丽的脸庞又出现了熟悉的恶作剧般的笑容。我依旧打了个冷战。“今天吃小透三明治,高兴吗?”“什么三明治?”“小透三明治,就像这样” 她在一片土司面包上涂了一堆酱汁,然后拎起我扔在酱汁里,上面压上肉和蔬菜和另一片面包。我感觉到阳子要做什么了,但是我被吓傻了,傻傻的看着她拿着三明治往嘴里送去。当我的惊叫从面包下爆发时,阳子已经张开她的大嘴咬了下来。幸运的是,似乎她并没有想吃掉我,咬到我的时候他只是轻轻叼着我的下半身的把我含在双唇之间,吸吮着我身上的酱汁。唾液又开始在我身上流淌,我哪里能反抗呢,我就是弯起腰来也只不过能摸到她的鼻子。她轻轻一吸,我就整个进到他的嘴里。她闭着嘴,把我关在里面,用舌头把我搅得在她嘴里翻滚,我看了看小舌头的后面,那是一个巨大的无底黑洞,我真害怕她突然把我吞下去。而那对她来说只是一个轻轻的动作而已。她最终把我吐在了盘子里,并用纸巾把我搽干净。“你的味道真不错,”她说“我吃饱了”她从牙缝里挑了一些三明治的残渣递给我“这些是你的食物。”虽然很少,但是对于我细小的身体里说,还是足够了。我看着混合着她唾液和牙垢的残渣,感到一阵恶心。但是,我知道,以我的处境也只能吃到这个了。等我吃完,阳子又拎起了我。“又到了今天的快乐时光呢”她褪下了内裤,把我向胯下塞去。我已经认命了,惨白着脸任由她把我一点点的塞进了那个熟悉的地方。漆黑的环境中,温热的肉壁依旧裹着我的全身。我自觉地扭动着身体给阳子带来快乐。在这地狱一般的生活中苟延残喘,直到在疲累中昏昏睡去。次日清晨,我睁开眼睛。意外的发现自己竟然不在阳子的潮湿的阴道中,我不敢相信的环顾左右,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卧室里那张干燥而舒适的床上。我难以置信的看了一下四周。。。。天哪。。自己竟然恢复到跟普通人一样的大小。我呆了几秒钟突然恢复了意识“我。。我恢复原状了。。。天哪。。。我恢复原状了”我惊讶的看着四周,兴奋的狂喊“我恢复原状了。。好棒。。。床好小。。。桌子好小。。。椅子好小。。好棒。”突然身边传来了熟悉的'咯咯'的笑声。我侧过头,看见了坐在床边的阳子。和我疑惑的目光相对,她又笑了起来“我觉得小时候你欺负我的仇报的差不多了,就给你变回来吧。”“你说的一辈子都在你那里度过什么的。。。”“当然是吓唬你的了,哈哈,你那脸色苍白的样子真好笑,我怎么可能那么做呢,你毕竟是我哥哥嘛,你让我怎么跟妈妈交代呢?”“你。。你。。”我气得说不出话“你差点把我吓死。。我要报复你”我装出凶恶的样子。“你最好不要哦”她轻佻地说。“如果你不想再进来的话”她的眼睛色情的瞟了一下自己的胯下。“在我的角度来说,我可是十分乐意你回来的”她拿出一个熟悉的遥控器晃来晃去。“呃。。。”我尴尬的笑了笑“阳子你。。。不会再对我那样做了吧?”“也许不会了。”“也许???”“谁说的好呢?。。。。。也许在我下个心血来潮的时候。。。我的好哥哥。。。。。”她的脸上又挂上了那个恶魔般的恶作剧的笑容。恶寒袭遍了我的全身


上一篇:拜德伦逸事--马里修斯·德·克里兹篇
下一篇:给大家看一篇我自己写的文章,前期只是身高差距大,后期开始出现GTS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