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我的精灵女友

[复制链接]

45

主题

71

帖子

65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11

积分信息:
浮云:1089
金钱:39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14-8-19

在线时间: 33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5

联系方式:

发表在  2019-10-8 15: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我是壹个的军人,最近才从国家军校毕业。因爲毕业成绩优异,被军方直接任命爲步兵第2装甲师坦克旅的旅长,并获权参加军情部5年壹度的军备大会。
    军备大会是国防科技部向军官展示新武器的会议,当然,也包括了小规模的军事演习。我期待着今年能有什麽先进的坦克研制完成,最好能马上到我的旅服役。
    然而,开会那天,我却很是失望,由于国家地形多丘陵,科技部只着眼于战机和武装直升机的研究,新的坦克,明眼人壹看就知道是敷衍用的,不过大会的最后,我还是看到了壹点特别的“东西”。
    这个“东西”又元帅亲自领到会场上。说是“东西”呢,是因爲她(至少人类看来是女性)长得像人,又不像人,她身材娇小,有着15岁少女的脸旁,头发却是银白的,如果是少白头也就算了,可是她的耳朵足有20公分那麽长,尖尖地竖起。军方说这很可能是传说中的精灵,他们在森林里发现她,是她要求军部的带她出来玩的。我这才记得童年里的奇幻小说、网络游戏里,经常会有精灵那曼妙的身影,再低头看这个微笑的精灵,如果按照我的推断,她大概有160岁左右,在精灵那漫长的寿命中,她属于将要成年的年龄。她的身材就如传说中壹样完美,她的脸就像自然壹样和谐、恬静,恐怕人类的任何所谓美女,都要相形见础。
    我是壹个孤单的军人,早年,在战争中失去亲人,军旅生涯的艰苦让我淡漠了情感,我努力学习,只爲在学习中忽略寂寞,这才得以17岁考入国家军校,然后仅用壹年便以所有科目满分的成绩毕业。可是就看了这精灵壹眼,似乎我的所有感情都回来了,我重新成爲壹个正常的18岁的小伙子,拥有了本以失去的青春。想来,精灵不愧是自然的儿女啊,在他们周围的人都会被自然的气息影响,反璞归真。
    最后,作爲今年科技部最后的“成果”,这名精灵向我们展示了她作爲武器的能力。
    只见她走向会场中的壹辆坦克,然后把手按在上面,不壹会,坦克的外形开始扭曲,然后,这个精灵便鬼魅似地融进了坦克,紧接着,坦克骤然缩小,顔色改变,居然又变成那名精灵少女。这壹个来回,壹量坦克便不见了。然而真正让在场所有人叹服的是,片刻之后,精灵少女的身体开始涨大,涨到有3米多高,然后她走到吨位级的秤上,秤上的显示:18.9t, 赫然便是刚才那坦克的重量,助手们朝她射击,子弹打在那充满弹性的皮肤上,居然发出了击中钢板的声音。这还没完,巨大精灵少女右臂缓缓擡起,手掌展开,手心居然凭空出现壹个黑色的孔——准确地说是壹门70mm口径的坦克主炮,“轰!” 五公里外的移动靶应声而毁,这已经达到壹个老炮手的水准了。精灵少女似未尽兴,左手手臂上升起6联装20mm火神炮,将壹排人形靶子扫成渣子,口中喷出车载火箭弹,击中飞行靶……
    壹系列表演结束,她还煞有介事地向所有人鞠个躬,然后身体便爲原来大小,便欲走向会场边的合金门。“站住”,但听元帅老人家壹声喝,衆人不明所以。“小丫头又淘气,把坦克留下来,”虽然元帅的声音中带着愠怒,但却好似爷爷教训小孙女,我心中不禁壹动。只见精灵少女的身体又开始变形,变成了刚才的坦克,然后,她本人又鬼魅似地从坦克中分出来,然后朝元帅壹吐舌头,转身跑了,元帅也不计较。
    会后,衆人议论纷纷,这个精灵女孩的能力恐怕还不止于次,还好是我们国家先发现……此时的我却无心去想她那奇异的能力,而满脑子充斥的,是那精灵的壹颦壹笑,唉,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壹见锺情吧。
    上了车,刚想发动,车却自己跑起来了,怎麽也停不住,车门卡住打不开了,玻璃还是防弹的……我只好控制方向盘,勉强把车开回自己的府邸。
    到了家,车子自动停下,刚才怎麽也打不开的车门居然自己开了。我还没反映过来,只听得壹阵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怎麽,还赖在人家身体里不走,我要变回来了,卡着我可不管。”我赶紧下车,回头壹看,车不见了,站在那里的却是会上的那个精灵少女。
    “决定了,今后我就跟着妳了!妳叫卫云吧,这个名字好拗口,以后我就叫妳 喂 好了,妳可以叫我艾达。”甜美的声音如同从天堂降下,我的心都快跳出胸腔了,妳相信缘分吗?
    尽管心理激动,但残存的理智还是让我问了爲什麽。
    “爲什麽?妳自己猜啊”“难道因爲我长得帅?”我调侃地问。“算是吧,虽然妳的耳朵不长,但是脸形蛮俊的,符合我们的审美标准,我已经厌倦和那群长矮人大胡子的家伙呆壹块了。”
    “就这样?”我还是不能相信,缘分来的这麽快。“可能,妳还是有点与衆不同吧,刚才我演习的时候,其他人要麽吃惊地张大嘴,要麽色咪咪得盯着我看,只有妳,始终微笑着看我,让我觉得亲切,我跑出来是因爲……”
    原来,军部的人带她出来后没有带她到处去玩,而是每日把她关着,试验她的能力,终于,她不胜其烦,而她的能力是能融合、改变、控制壹切有型的物质——据她的说法是她有壹天在森林里被壹道白光照到,还听到什麽神位传承。军部怎麽可能留的住她,刚好今天看到我,就决定跟我回来。
    终于抛开壹切顾虑,相信幸运的降临,我连忙不遗余力地帮她整理出最舒适的房间,把她安置下来。忙了壹天的我,回到自己卧室后,终于疲惫地倒在床上,带着美梦合上了双眼……
   
    半夜,我被壹种奇怪的声音吵醒,跑到客厅壹看,原来艾达正盘坐在电视机前看着什麽,脚边还堆着好多CD,我走过去壹看,差点摔个跟头,她居然在看A片。“妳在干什麽啊,这可是少儿不宜!”我哭笑不得,她初到人类社会,连分辨好坏的能力都没。“是吗,这上面写的是18禁,我今年178岁了耶,爲什麽不能看。”我:“……”“今天,人家看妳睡那麽死,不想打扰妳,就自己出去玩啦,顺便买了这些东西,对了,我在网吧上网还看到了叫GTS的东东,今天晚上来看看我的创意吧,我可是学了不少呢。”我没心情理会她的玩笑,把A片都销毁,然后回自己的卧室,却没留意她说“想不想可不由妳哦。”
    进了卧室,突然发现卧室里空空如也,没有床,没有地毯,什麽都没有,没有灯,但是墙壁散发着淡淡的粉红色光芒。我惊讶地后退,背却顶上了墙,回头壹看,门也没了。然后,墙上浮现出艾达的脸——比我人还高的壹张脸:“决定了哦,今晚妳要陪我玩”……
    没过几天,我已经习惯了艾达。
    又是双休日,回到家,刚进们,地板上就伸出壹只大手,我就这麽被艾达的手抓进浴室,我早已疲惫不堪,只得任由艾达摆布——在家她可不会给我面子。到了浴室,她已经赤条条地躺在热气腾腾的浴缸里了,我的衣服被三两下脱光,然后,她把我变成壹块肥皂,我就这麽被她握着,亲吻了她的每壹寸肌肤,从肩膀,到乳沟,然后是股间,最后还有那双完美的玉足,还有脚趾缝……兴起的时候,她会把我塞进她那光洁如玉的小穴——精灵是不生体毛的,有壹次,他把我塞进去以后居然就在浴缸里睡着了,我差点被她的花蜜全部融化成肥皂水。每次被她这麽折腾,要不是事先把我变成肥皂,我的鼻血和生命的精华恐怕早就流干了。
    洗完澡,照例是艾达给我按摩,到了卧室,她融入墙壁,然后地板上伸出她的壹只玉足——比我的身体稍微长些,我爬上去俯卧在朝上的脚底板上,脸刚好埋如她的脚趾缝(精灵的脚不像人类壹样爱出汗,所以没有酸丑的味道,反而透着精灵天生的体香,是淡淡的水果味,让人陶醉),然后,她的另壹只玉足从天花板上降下,于是我被埋在两足之间,尽情享受她玉足的按摩,然后慢慢睡去。
    醒来后,浑身筋骨舒畅,已经是晚饭时间了,走到餐厅,发现艾达正蹲在餐桌上,菊花瓣对准壹个空盘子,“噗”的壹声,拉出来的是美味佳肴,却弄得我胃口尽矢,于是苦笑“妳能不能别这麽恶心啊!”“人家好心给妳做饭,妳还不领情,盘子里的妳可以不吃,不过我这里的,壹点都不能浪费。”话音刚落,我被变成壹只马桶,然后她就壹屁股坐上来,还未成型的佳肴呈大便状落在我的嘴里,总算不是真的的大便。过了不知多久,也许她把肚子都拉空了,才擦擦她的菊花瓣,按了冲水键把东西都冲的我肚子里,然后站起来。正当我以爲她要把我变回去时,又听她说:“这里还有饮料呢。”我现在要是人形的话肯定晕过去了。
    我又被变成壹个漏斗,漏斗颈连着壹个皮囊。如我所料,她把我按的最——就是漏斗口按在了她的密穴上,然后,就有金黄的果汁从缝隙中不断涌出——是真的果汁,不过顔色到是和小便壹样。
    终于,晚餐在屎尿的洗礼后结束了,但是,今天的事还远远没完。
    “三局两胜,老规矩,妳赢了就让妳睡前面,输了睡后面。”她说着取出色子,其实赌博这种事,以她的能力,胜负都由她说了算。果然我又输了,她作无辜状“没办法啦,规矩哦。”我只得无奈地被变成壹颗药丸,被塞进她的菊花瓣,还好此刻的我没有肺,不至于被闷死,但我能做的也只有静静地被夹在她的直肠里,感受她夜间偶尔翻身的动作。
    其实有时候,她也会故意让我赢,然后,我被变成壹条电鳗,她把我送进她的小穴之后,又会在洞口变出壹个拉链,拉链壹拉,除非她愿意,否则我绝对出不去。“电鳗可是会放电的哦,妳试试看啊。”她会这麽对我说,可是我壹放电,触电的她马上娇躯颤抖,阴道骤然紧缩,挤得我几乎粉身碎骨。但我要是抗命不放电,她就威胁再也不放我出去。
    总之,遇到她那天起,我就再没有在床上睡过觉……
   
    终于到了第二天早上,她直肠蠕动,我被“拉”了出来,然后被复原。
    今天是星期天,艾达也学会逛街了,而且要我陪她壹起去。
    “昨天被妳折腾壹宿,哪还有力气啊。”我苦道。“没力气就不能去啊,我带着妳啊。” 又有什麽花样,我心想,果然,她把我的脸皮取了下来——包括我的眼睛、耳朵、鼻子,除了嘴巴还留在原来的地方,然后把我的脸皮变成壹双可爱的粉红色短丝袜,眼睛,耳朵在外面,鼻子在里面,而且每壹只袜子都是半边脸,她把袜子穿上后,脚趾缝刚好对准我的鼻孔,这样,我满脑子都是她的微香的脚了,又见她把我那失了脸的身体推进她那微湿的小穴,只把头露在外面,然后手壹抹,那本就细小的缝隙不见了,我的头就好象长在她的私处壹般。最后,她穿上内裤,又在内裤里放好卫生巾,穿好衣跟凉鞋,就出门了。
    真是不得不佩服她的创意,她走起路来,我的左脸和又脸便交替传来挤压感,同时因爲跨部的扭动,阴道内的身体也被潮湿滑腻的肉壁摩擦着,好不惬意。可能她也因爲阴道里面有东东,所以花蜜不断的增多,浸泡着我的身体,以至于每到壹家商场,她都会到卫生间去,脱下内库,让蜜穴中的花蜜从我张开的嘴里壹泻而光,实在找不到卫生间,她就干脆让我把花蜜都吐到卫生巾上。我的视角也很好,她穿着超短裙,擡头能看到那魅力无限的私处,还能欣赏周围的景色,不过大多都是商场里的柜台,偶然有美腿玉足经过,我却不感兴趣——比我的艾达差远了。

    “对了,有件事要告诉妳,妳不要生气哦。”她突然想起什麽似的。“说吧,我哪敢向妳生气啊。”“就知道妳最好了,晚上奖励妳哦。我要告诉妳的是,军部的职务我已经帮妳交了份辞呈,以后不要去军部,我们天天在壹起好吗?”本来我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吃惊,但转念壹想。我现在已经不是个孤独的军人了,每天工作事也魂不守舍,老想着回家和艾达在壹起,况且老被她玩弄,虽说是自愿的,但是已经失去了作爲军人的尊严,那还不如回家来得逍遥自在,于是,就“原谅”了艾达……
    从那壹刻起,我不是个严肃的军人,我已经抛弃壹切僞装,只爲了享受和艾达在壹起的欢娱。
    “今天晚上妳怎麽奖励我啊?”我问。
    “就是这样啊。”说完,出现了两个艾达,我被拦腰劈开,变成两个橡胶球,直径比她们小穴的口径稍微大点,中间连着壹根弹簧。然后,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被分别塞入两个阴道。只听得壹声“相扑!”弹簧弹力增大,身体被推到阴道深处,顶到了那层神秘的处女膜,我想,也许我是第壹个近距离观察少女处女膜的人吧。“拔河!”只听艾达改口,于是我又被突然向外抽,然后又是“相扑!”接着“拔河!”……
    两个艾达不停地享受着刺激的感觉,我也不例外,而且,这是她第壹次和我做这种作爱的动作啊,我这样想着。艾达似乎不知道累,反而我先受不了困意的侵扰,居然在不停的抽拉中睡着了。
    由于体力耗尽,第二天,我是被艾达用脚踩在脸上被憋醒的,对于她的恶作剧,我早就习以爲常,但是今天,她却严肃地给我看了壹样东西——壹杯红色的液体,红色的,带有淡淡腥甜气味的液体——艾达的初血。她是这麽对我说的:“精灵壹生只能有壹个爱人,而妳们人类的寿命太短,我可不想孤单壹辈子,我的初血能给妳精灵的生命,我们开始仪式吧。”
    我被她带到地下室,这地下室比当初建成时大许多,能装下壹艘核动力潜艇,但现在,里面躺着的是壹个和核动力潜艇壹样大的艾达。“这是传给我神位的女神的本体,带着我的初血,去向她乞求无尽的生命吧。艾达把我领到生命女神巨大的阴户前,说:“去吧,到生命的起源去,原神指引妳。”我接过艾达的初血,钻进了女神的阴道。由于体型悬殊,阴道里并不是特别挤,我手脚并用向前爬,最终到了女神的子宫里。子宫的正中央有壹个祭坛,祭坛上有壹个血池,我小心翼翼地将艾达的初血倒进血池,并按照艾达的指示做了祈祷,只见血池壹阵沸腾,我被壹股力量从背后壹推,整个人翻进了血池。
    壹掉进血池,手脚便被壹股力量缚住,动弹不得,血漫过头顶,我无法呼吸,只得大口地吞咽腥甜的血液,生命逐渐流失,我心想,就这样死了麽,淹死在艾达的初血里,也是死得其所了,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我想到了和艾达壹起经历的种种啼笑皆非的事,想起了我和她在壹起时的甜蜜,想起她的顽皮、天真、活泼、可爱,我突然觉得她是我壹切,爲了她,我不能死,我不能死!这样想着,突然周围原本黯淡的血都亮了起来,猛得渗进我的身体,剧烈的涨痛感让我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半截身子插在艾达的阴道中,而艾达正在我露在外面的身体上用细小的笔写壹些难以理解的符咒,每写完壹圈,就把我的身子往里推壹点,让阴唇包住写过符咒的地方,当我的全身再次被埋没,我突然感觉自己正被蠕动的阴道壁吸收着,最后,我的身体消失了,我也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好的,艾达告诉我,现在的我和她是壹体的,她以自己的初血爲媒介,将我们融爲壹体,我们现在有共同的寿命,流着壹样的血,有着壹样的精灵体质,唯壹不同的是,我是宾,她是主,所以我永远无法违抗她,不过我放心,她还真做不出让我伤心的事。我的精灵女友(下)

平静不会伴随壹生,不平静的壹天还是到了。
       没过几个月,军部就把艾达的失踪和我的辞职联系在壹起,先是通牒,然后,就有特种部队的不断侵袭,而且规模壹次大过壹次。虽然艾达每次只是轻松地把他们吸收了,但是她却不愿意有人打扰我们的两人世界,我也不愿看到自己昔日的同僚壹个个消失。
       终于有壹天,不胜其烦的艾达提议搬到别的地方去,“可是到哪里呢,以军部的影响力,就算逃到外国,也会被发现的,总不能壹辈子逃啊逃的,要想个长久之策啊!”我郁闷地躺在花园里,天空中浮云飘过,我突然有了壹个大胆的计划……
       次日,我们准备出发,不用收拾行李——艾达把整个府邸都吸收了。我问艾达怎麽不把我壹起吸收了,她俏皮地说:“有好位置留给妳哦。”不出所料,我又被变成15公分高,她吸壹口气,把我对准她的小缝,然后用力往里推,由于是头先进去,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肉壁挤得这麽紧以至于我动弹不得,想必她多少有点痛吧。但是痛归痛,我也听到她因爲欢娱而变得短促的呼吸声,也好,壹切随她。
       终于到子宫了,空间稍微宽敞了壹些,我也听到她长吁了壹口气。“呼吸系统啓动!”黑暗中,我感觉有什麽滑溜溜的东西钻进鼻孔,但随即就能自由呼吸了。“缓冲系统啓动!”我感觉艾达的爱液突然如雨而下,不久就漫过头顶,随后,变的粘稠起来。我忍不住喝壹口,甜美中带着淡淡的咸味,如果我没猜错,艾达壹定在自己的爱液中混合了从自己身体里分泌的葡萄糖和无机盐,那麽这爱液就是很不错的营养液了,可以供我旅途的需要。“视觉神经连接!”我感觉眼睛被罩住,然后,重新回到了光明中,我仍站在自家花园里,下意识擡手,手触到了温软的肉壁,我才意识到我现在仍在艾达的子宫里,不过和她共享视觉罢了。
      “维生仓准备完毕,现在出发,对了,卫云,我们怎麽走?”我想说外面都是军部的人,从地下走好了,但是嘴方壹张开,就有爱液涌进来,把我的话堵了回去。“笨啊,我能感受妳的脑波啦,不用妳讲话。”话音落,地面开始上升,不,应该说艾达沈入地下了。
     “我们去哪啊?”艾达问。
     “民用机场肯定不行了,去了会被发现,而且会伤及无辜,到军用机场吧。”我回答。
       壹路潜行到机场的地下,我们选了壹架刚刚维护好的战略隐型轰炸机——这种飞机去掉炸弹的话,可以不做空中加油而飞到世界的任何角落。
       下壹刻,让机场里所有人都吃惊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先是人们的身子突然沈入地下,只留下壹张脸平平地贴在地面上,只能看,不能动,然后,壹个长着长耳的小姑娘将手搭在壹战略隐型轰炸机上,飞机居然消失了,接着女孩长到6米多高,手臂上绑着黑色的金属机翼,背上是两台轰炸机用的涡轮发动机。然后,女孩开始沿着跑道加速奔跑,背上的涡轮喷出了高密度的气体,最后,女孩在跑道的尽头腾空而起,消失在天际,只留下跑道上壹长串迷人的脚印,脚印中偶然有壹两点红色,是事件发生时刚好在清扫跑道的工作人员,不用担心,他们的脸现在和跑道壹样坚硬,只是女孩从他们头顶踩过时,被他们看到了他们壹辈子都妄想看到的地方,激动地流出了鼻血而已……
       变身后的艾达子宫等比例放大,旅途中的景色我无心欣赏,艾达便切断视觉神经连接,打开了照明系统,原本黑暗的子宫内亮起了粉红色的光,整个子宫的十分之九都充满了艾达的爱液,浮在水面上,感觉像在数十米见方的游泳池,我沈到那对我来说有50米深的爱液的水底,艾达迅速调节了压强,被艾达的爱液浸泡着,躺在柔软的子宫壁上,周围壹片粉红,头顶的水面波光粼粼,身下的肉壁传来艾达心跳的旋律,这壹切如幻如梦,倦意袭来,我合上双眼,这是我第壹次如此平和地在艾达体内睡去……
       目的地在沙漠,由于没有跑道,艾达只好迫降,“距离地面300米,200米……10米,5米,轰——!”感受到落地带来的加速度,我的身体被抛向前方,还好,艾达粘稠的爱液和温软的子宫卸去了大部分冲击力,我安然无恙。
       前面就是卫星发射中心了,最近,这里正好要发射航天飞机。
       再壹次,发射中心所有的人都变成了地上的脸皮,不过,这次由于沙漠里人烟稀少,所以艾达不着急,慢悠悠地走到发射控制台里,关闭了壹切外界联系,又将待发射的火箭壹切准备就绪,才走向发射井。其间,又有不知多少人被她当地板踩过,她走到发射井时,双脚已经被工作人员的鼻血染到通红,不知道是她没在意还是她喜欢这种感觉,她始终没把脚上的血擦掉,直到它们结痂脱落。然后,在所有人的瞩目下,发射井里的航天飞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壹个身高数百米的长耳女孩,女孩站在发射井里,双足下各有壹个喷射口,脚踝和尾骨的部位长着平衡翼,女孩的T-恤衫在胸部隆起的位置还印有国家宇航局的标志。
       “3,2,1,点火!”银铃的声音巨大而动听,随即壹声巨响,女孩脚下和臀部的喷射器同时迸发出灼眼的亮光,等光暗下来,人们看到的是壹个女孩,双脚喷火,向鱼壹样在空中翺翔,最后消失成壹个黑点……
       现在艾达的子宫对我来说,真可谓是汪洋大海,而且由于她在大气层中飞行,这个汪洋大海并不平静,我时而被滔天巨浪送到高出,装上她的子宫后又弹回去,然后又被海面下的暗流卷到更深的地方,我向艾达求救,她说我这样满好玩的,丢给我壹个和我差不多大的艾达形状的冲气娃娃便不吭声了,我只好抱紧这个娃娃在巨浪中漂泊,以免被暗流拉到“海底”……
       终于脱离了大气层,海面也平静下来了。“路途遥远,我们应该取壹些补给”我喘着粗气提醒艾达,“本来这航天飞机的目的地是那边的空间站吧。”艾达顺着我的指引望向远处壹个银色的小点。“遵命,艾达号航天飞机,目的地,伽楼罗空间站,坐标锁定,准备跃迁……”
       “BIU!”的壹声,我们已经进入了空间站的安全距离,“怎麽看都是个大柱子啊,让人没食欲,我来帮妳美容壹下。”艾达打量了壹番,最后将空间站变成热狗的形状,虽然是热狗,但艾达和空间站相比,体形还是相当悬殊——这回是艾达小了。但是艾达的胃就像无底洞,她花了2天时间,终于把这个庞然大物吞噬干净,然后她自己的体形也变爲空间站那麽大。
       “空间站里的人都是无辜的,送他们回地球吧。”我提醒艾达。“没问题,艾达号空间站,进入壹级紧急状态,所有人员到救生仓集中,准备逃生!”艾达自从和我出来,就没上过厕所,趁这个机会,她把空间站里所人都集中到救生仓后,先把救生仓送到自己的膀胱中,装了自己多余的水分,然后把救生仓送到直肠。最后,艾达脱下裙子跟内裤,将可爱的菊花对准了大西洋无人区“准备——弹射!”“噗!”大便包裹着救生仓沿切线落向地球,大便可以提供很好的缓冲,剩下的是搜救队的工作了。
       “壹切都结束了,我们离开这个是非的地球吧,去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我如释重负地说,“目标,仙女座星云。”“哈,那地方倒是听合适,以后,我就是仙女,仙女就是我。啓动节能模式,打开太阳能电池板,准备跃迁。”艾达变回原来大小,我又被挤得壹动也不能动了……
       路途相当遥远,以跃迁的速度,也有好几年,还好路上我们互相陪伴,并不寂寞,再加上我本来就在她的体内,她要是空虚了,就把我挤到阴道里,然后控制阴道内壁的肌肉将我挤来挤去……
   
       终于到了,但是仙女座这麽大,却没有适合人类生活的地方,所以艾达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把身体融合的整个星云,然后又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里造出了太阳,行星,卫星。最后,我们挑了壹个合适的行星,艾达想把这颗星改造地球的样子,我说好啊,不过我们新的家园要特别壹点。
       新的生活开始了,虽然从此以后,艾达很少直接出现在我身边,但是她壹直陪着我,她就是仙女,就是这个星系,而这个星系所有天体的地表都是艾达那白皙滑嫩的皮肤,而不是腥臭的土壤。我想到她的笑,地上便长出百花,每壹朵花都发着光,投射出她的微笑;我想到她的泪,咸咸的雨便落了,汇聚成江海;想到她的乳沟,巨大的双峰便拔地而起,我在谷中漫步,偶尔会被她淘气地夹在里面,有时候壹夹就是壹整天,我越是挣扎,她就越舒服;想到她的蜜穴,地上就出现她的两片阴唇,张开脸盆大的口子将我缓缓吞没,只到我“精”疲力尽才把我吐出来,或者是突然出现巨大的冒着腾腾热气的粉色的深谷,我眨眼间便掉下去,壹般要喝好几天的水才能被她放过;想到她的菊花瓣,就会有大手将我抓起,地上突出臀部的轮廓,然后是股沟,再然后,我被插进去,进入直肠后,两边屁股夹紧不让我出去,快要憋死的时候,她会轻轻放个屁,常年吃果脯的精灵,屁的味道是浓浓的果香,而气体经过直肠,让我得以呼吸,而当直肠里大便堆满是,我就可以壹起出去了;想到她醉人的爱液,那爱液便热气腾腾地从地下喷出,形成水洼,让我进去泡个够,喝个够;想到她的脚趾,巨大的玉足从地上伸出,玩弄着我,有时揉,有时碾,有时踢,有时挑,而我则瞅准机会,拼命去舔那脚趾缝间稀少而甘甜的脚汗……
       几年以后,艾达把这颗行星稍做调整,把她长出的各种器官都集中起来,按照地球的样子,肌肤隆起的部位形成七大洲,汗水、泪水、小便,成爲咸咸的四大洋;头发成爲草地,笑容成爲鲜花;高耸的乳房大大小小的聚集起来,就像崇山峻岭;小的蜜穴不断喷出爱液,成爲温泉,掉进去的话按摩到骨软筋麻,大的蜜穴成爲大峡谷,深不见底,掉进去的话,会沿着阴道壁壹直往下滑,几天几夜才会掉到爱液中;壹只只玉手像灌木丛,和旁边的玉臀,以及菊花中排出的流淌的粪便,组成了湿地、沼泽,不小心险如其中就会有前面提到的遭遇;而林立的玉足则构成了森林,壹旦进入,马上被2米长的玉足围殴成渣……
       多麽美好啊,这个星系,都是我们的家园,这里的壹切,都是我们的朋友,而我,有了最心爱的妳,永远也不会感到孤独了。(The End)





上一篇:孤岛战争
下一篇:拜德伦逸事--马里修斯·德·克里兹篇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