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冥巫手记

[复制链接]

45

主题

71

帖子

65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11

积分信息:
浮云:1089
金钱:36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14-8-19

在线时间: 33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5

联系方式:

发表在  2019-10-8 15: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ufeng 于 2019-10-8 15:15 编辑

冥巫手记 壹

先自我介绍壹下,本人德里克·查尔斯,拜德伦大陆魔族人士。查尔斯家族是魔族的魔法世家,历代出过不少有名的黑暗魔法师,成就最高的几位获得了进入冥界侍奉冥王的荣誉。因爲需要随时听候魔皇的调遣,所以敝宅坐落于魔族皇城索莱。
    而我,是查尔斯家族第三十六代子嗣中年龄最小但是最有魔法天分的壹个,组长认爲像我这样的天才在家族历史上还是第壹次出现,我极有可能在今年打开通向冥界的大门,成爲家族中第壹个20岁便成爲冥巫的人。
    成爲冥巫的仪式在我20岁生日后三天,由于冥王从不喜欢打扰,所以这天早上我独自来到城郊的戈壁,等到画完了复杂的魔法阵后,我稍作休息,便开始了仪式。要侍奉冥王,首先要成爲冥巫,冥巫是没有形体的存在,壹切物质都无法限制他们的行动,但是他们也有弱点,就是除了视觉与听觉外,其他壹切感觉都必须依靠有形的物体。有时候冥巫附身在人身上导致人行爲的失常,就被人成爲“鬼上身”。
    我站在法阵的中央,烦琐的咒语从口中流利地倾泻,每念壹个音节,法阵上就有壹个符文亮起来,最后,当整个法阵亮起,我的身体从双脚开始变得透明,同时,我双手在虚空中画圆,壹扇圆形的门在虚空中打开,门里是无边的黑暗,“妳好,孩子。”和我预想的不同,里面穿出的声音的主人不是我想象中的苍老而严厉的长者,更像壹个和我年纪相仿的人的声音,被这样的声音称爲孩子,我十分不自在,不过仔细想来,有谁真正见过冥王大人而继续留在人间的呢。
    “您好,尊贵的冥王大人。”我恭敬地回答,“查尔斯第三十六代子嗣,德里克,请求获得侍奉冥王大人左右的殊荣。”“呵呵,好久没看到年轻人了,上壹个人来冥界的已经是壹百多年前的事了,而且还是个老头子,不说这些,我问妳,妳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准备?”我疑惑。“是的,准备,壹旦进入冥界,就再也无法回到人间,而像妳这样的年轻人,似乎还未曾好好见识过这个世界,妳确定能抛下壹切跟随我吗?”“我确定。”我坚定地回答,但心里已经有些动摇了,我脑中不自觉地闪过和家人在壹起时的温馨,在导师那里学习的快乐,以及我那个16岁的活泼可爱美丽的小师妹莫莫——魔武双修的她,魔法已经有了魔道士的水平,武技也已经有高阶刺客的水准了吧,唉,爲什麽这关键的时候会想到这些。“妳骗不了我的,年轻人,妳的眼睛告诉我妳对生命的热爱以及对这个世界的留恋,反正我并不急于多出妳这麽壹个冥巫,而妳已经不会再受到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我允许妳以冥巫的身份停留在这个世界,等到妳无欲无求的时候,再来找我吧,我更愿意看到壹个心无杂念的仆人,那麽,再会了。”话音落,冥界之门也渐渐消散,法阵寂灭。。
    “该死,被拒绝了麽。”感到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咒骂着,但是仔细思考死神的话,觉得他讲得很有道理,拥有无穷生命的我,何必急着去壹个没有快乐的世界。出身门阀的我,对这个世界可以说是壹无所知,反正家人并不知道我是否去了冥界,我何不好好地把这个世界周游壹遍。这样想着,之前的沮丧壹扫而光。正准备飞起,突然觉得身子壹阵虚弱。看来使用这个巨大的法阵消耗了我太多的精力,我需要休息壹下。于是将自己的灵魂(我已经没有身体了)附着在壹粒不起眼的沙砾上,进入了冥想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壹阵摇晃打断了冥想,睁开眼睛,发现周围漆黑壹片,“天黑了麽?”但是有发觉不对,周围是那麽的黑,大地有节奏地不停地震动,而且这淡淡的香味,暖暖的温度以及来自头顶的重压是怎麽回事?还没想明白,震动突然停止了,接着是头上的压力消失,然后光线重新回到我的眼睛,上方有壹个圆形的洞,透过洞,我看到壹张熟悉的脸——这不是我的小师妹麽,她怎麽会在这里,没来得及想,突然感觉天旋地转,上方的洞口突然到了下方,我跌出了洞口。
    等到落到地上,我才看明白刚才发生了什麽,附身在沙砾上的我应该是在莫莫经过的时候,渗进她的鞋子了。“真是倒霉,连妳这颗小小的沙子都欺负我,都怪我,没赶上德里克大哥的仪式,完了完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了。”莫莫自责着蹲坐下来,眼泪涌出,“啪啪”地打在地上,声音清脆。原来她是去找我的啊,是来道别吗?如果只是道别的话,怎麽至于这麽伤心……我揣测着,并从现在的视角仰望着莫莫相对与我巨大的身躯,突然,我的心中涌起壹种奇怪的感觉,我发觉此时的莫莫是这麽迷人,这种感觉不同于以往我们兄妹相待,朋友相处时的感觉,这是什麽?知道后来我才知道喜欢壹个人原来可以来得这麽突然。
    莫莫哭了许久,终于擦擦眼泪站了起来,我能看到她起身后双眼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灵光,她把她的感情都化做眼泪滴在这里了麽,难道她早就对我有感觉?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动起来,于是决定给她壹个惊喜。莫莫掉头往城里的方向走去,我回想起刚才在莫莫鞋子中短暂而奇妙的经历,决定再次进入她的鞋子,但是不能再做壹颗让她难受的沙子了,于是,我将灵魂附着于她的鞋垫上。
    方壹附身,就感觉上方压力倍增,不同于壹颗沙子,身爲鞋垫的我现在要承受她全部的体重,她的双脚由于奔跑还很温热,并且袜子已经被脚汗浸湿,在我的脸颊上不停摩挲着,鞋子狭小的空间里充满了她香甜的脚汗和体味,我发现被自己喜欢的人践踏着,也是很惬意的事。

    走了很久,大概是到家了吧,她脱下了鞋袜,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我也离开了附着物,尾随她进入自己的房间。
    坐在床上,莫莫壹声不吭,我知道她还在爲我的离开而难过,于是等到她屏退了侍女,我便显现出灵魂般幽绿的身影。“莫莫,还在难过吗,看看我是谁啊。”她每次伤心的时候,我都习惯这麽安慰她。只见她蓦然擡头,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如我预料般的吓了壹跳,但是马上平静下来,紧接着是欣喜:“德里克大哥,是妳吗,妳不是去冥界了吗,怎麽会出现在这里。”“哥哥舍不得妳啊,所以向冥王大人请假来看妳啊。”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根本没有去冥界,所以撒了个谎。“那假期有多长啊?”“看我高兴喽。”我手画符文,壹小团空气开始凝固,最后变成壹枚戒指落在莫莫的手心,戒指是用我的壹部分灵魂做成的,通体幽绿透明,轻盈无比,细看就是壹团戒指形的气体在缓缓游动。“想要见到我的时候,就吻这枚戒指吧,另外,今天妳看到的壹切都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我就得离开妳了,明白吗?”“明白了,只要大哥陪着我,我就满意了。”
    见到莫莫不再伤心,我也把身子变成透明,在她看来,我从下到上消失,就好象我回冥界了壹样。其实,我正像空气壹样游离在她周围。这时候,有侍女叫莫莫用午餐了。我已经成爲冥巫,不能进食,但又贪恋人间的壹切,当下附身在莫莫的舌头上。
    全新的视角,我想我是唯壹壹个这样享用美食的人吧。食物在莫莫口中被咀嚼、磨碎,而我不但能尝到食物的美味,还能大口地喝莫莫的唾液——虽然不能说是美味,但是比接吻要直接爽快多了。吃过午饭,我还美美地洗了个红酒浴,当然,还是在莫莫嘴里。
    当我从莫莫嘴里飞出,她家墙上的魔法水晶突然亮了起来,接着显示她家大门口的情况,原来是导师来了,导师是个有趣的老头,鹤发童顔,双目炯炯有神,说话幽默,深得学生的爱戴。莫莫出门把老师迎了进去。
    习惯性地聊了几句,导师切入了正题。“莫莫啊,除了德里克那小子,妳就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了,如今魔皇陛下派给我壹个重要任务,需要我带壹名弟子,德里克已经去了冥界,爲师就剩妳还信得过,妳愿意跟爲师壹起去吗,不过,这次任务万壹失败的话,危险性比较大,妳有选择的权利。”
    “只要跟着老师,我什麽都不怕。”莫莫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倒让导师有些意外,他不知道,其实是我的出现让莫莫无所顾忌的。“老师大人。快告诉我任务的内容吧。”
    “好吧。”导师舔了舔干裂的嘴,端起桌上的红酒壹饮而进,同时,壹道隔绝光线与声音的魔法屏障展开,将导师,莫莫和我罩在里面。“是这样的,魔皇陛下连同议院起草了最新的十年计划,其中总结了上次攻打修斯帝国失利的原因,决定派人去修斯帝国学习他们的兵法、魔法、武技、科技等壹切有用的知识,这样才好富国强兵,此次,我们的任务就是潜入修斯帝国学习,同时摸清他们的底细。如此这般……”
    导师离开后,莫莫吻了壹下我给她的戒指,我马上出现在她面前。“德里克大哥,这次我去修斯帝国,妳会陪着我的吧。”“当然,小傻瓜,我不是说了麽,只要妳愿意,我随时都会出现,何况我才舍不得让妳陷入危险呢。”
    ……
   
    三天后,两人四马从索莱城出发,奔向斯特鲁要塞。
    今天,我算是找到了好的附着物,壹开始,我附着在马鞍上,整个视野局限在莫莫春光无限的裙子中,她跨在马鞍上,就是跨在我的脸上,由于马匹奔跑时的颠簸,她的胯部有节奏地挤压着,我无数次地亲吻她粉红色的小内裤,而她还浑然不觉。后来,我干脆附身她的内裤,里面又是别样的景色,微弱的光线透过粉红的布料,把里面映得昏暗而暧昧,莫莫那丛新生的黑亮的阴毛不停地摩擦着我,还不时有几根坚硬的阴毛刺穿我的身体,由于这里气流不畅,莫莫的胯部出了许多汗,带着这个年龄的小女生特有的令人心醉的淡淡的体味,汗水是咸的,有点香,有点骚。另外,由于那个世界没有卫生巾的概念,所以有钱女生爲了举止得体,都会穿附魔的内裤,尤其像现在,骑马的时候,周围又都是无可遮拦的平原,最需要壹个便携而隐蔽的厕所。内裤上加持的通常是转换或者空间魔法,转换魔法是指把物体转换成其他形态,而空间魔法则是把物体传送到其他的地方。我根据内裤上的花纹判断,上面加持的应该是转换魔法,果然,不久后莫莫憋不住了,温热的甘霖自上而下,浇在我身上,我顿时觉得如同在温暖的浴缸中泡澡,而莫莫的尿,我以前想都没想过,但现在尝到了,是说不出的美味啊。转换魔法开始起作用了,本来被淋的湿乎乎的内裤突然变得干燥清爽,那些尿液已经变成蒸汽,同时,我的脸上留下了壹团盐渍。
    晚上,我们壹行在靠近界林的莱尔镇落脚,找了家旅店,导师帮莫莫安排好房间后就回自己房间去了。晚上,莫莫再次召唤我出来。
    “妳的脸怎麽这麽红,不舒服麽?”我小心问道。
    “不,我,我很好,大哥,妳知道麽,明天我们就要进入修斯帝国了,未来真的很难预测,所以,我……我想……”
    “想什麽呢?”我追问
    “我想知道,大哥,妳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妳知道吗,我壹生中只会爱两个女人,壹个是我母亲,另壹个就是妳啊。”见她终于勇敢向我表白心迹,我也不再隐瞒。
    “那妳愿意接受我吗?”她继续问。“愿意,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形体的我不禁爲难。
    “不用担心,爲了这壹天,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说着,她居然从自己的包中取出壹根按摩棒,这个世界中的按摩棒是用巨型蜘蛛的丝融化再塑成棒状,至于爲什麽用蜘蛛丝,因爲这种蛛丝吸水会膨胀,而且有弹性和韧性。与其它按摩棒不同,莫莫拿出的按摩棒小很多,大概只有小拇指大,而且上面有许多连我都看不懂的符文。
    “我查阅了很多书籍,了解了有关冥巫的很多事,并且找到了这样壹句话‘当灵魂融入生命的起源,生命将得以延续’,我揣摩这句话,大概是说,即使没有形体,妳也壹样可以与我结合,所以,请妳受下我的礼物吧。”
    我点点头,按莫莫说的,附身在按摩棒上,然后,看着莫莫缓缓脱下所有的衣服,第壹次看到莫莫的胴体,我不禁心神壹荡,不过我没能看多久,因爲下壹刻,我已经被莫莫抓起,头埋进了那丛乌黑的灌木中。莫莫的阴毛并不茂密,所以她只是轻轻用手把它们拨开,然后小腹微收,提壹口气,掰开两瓣粉嫩的花瓣,将我塞了进去。
    第壹次进入女生的体内,还是以这种方式,我当然不会错过大饱眼福、口福的机会,按摩棒不断深入,我的眼睛在黑暗中也能看清周围可爱的肉壁,虽然按摩棒很小,但是莫莫的阴道更紧,我和她之间没有半点空隙。莫莫的手指送我到了最深的地方,然后撤离战线,蛛丝已经开始膨胀,而按摩棒上的符文突然像有了生命,活动起来,同时,整个按摩棒也像壹条充满活力的鳗鱼开始扭动起来,顿时,整个阴道也活跃起来,莫莫的爱液不停地滴下,按摩棒越涨越大,不久后,按摩棒已经膨胀到极限,变得有些硬邦邦的,而莫莫的阴道则被撑得满满的,这时候,按摩棒上的符文汇聚到按摩棒的顶端,居然变成了实体,那是壹个钻头般尖锐的东西,轻易便突破了莫莫的处女膜,我能听到莫莫因爲疼痛而发出的呻吟,不过,胜利就在眼前了。
    当莫莫的初血沾上按摩棒,阴道中突然光芒大盛,而发光的正是那些符文,莫莫的血不停地流向这些符文,然后变成符文的壹部分,当莫莫最终不再流血时,我发现整个按摩棒已经融化了,而我的灵魂正附着在这几个由莫莫初血凝成的符文上,符文向里飘,最后,烙在莫莫的子宫上,同时,我也觉得自己像是掉进壹个黑洞,身体好象要被抽干似的,只见本来冒着红色血光的符文渐渐暗淡下来,最终,变成了肉壁上的几道疤痕。
    “成功了,成功了!”莫莫开心的声音显得有些虚弱无力,我的灵魂飞出她的身体,发现自己的心脏不见了。“已经成功融合了,妳的心已经化爲我的血液,我们永远属于对方了,按书上的说法,因爲有了妳血液的力量,我会壹直保持现在的模样,而我可以随时让妳到我的身边,准确地说,我的子宫就是妳在人间的本源,妳可以随时回到这里,而且里面阴气很盛,最适合妳修炼黑暗魔法。不过最终要的是,妳的心在我这里,我就什麽也不怕了,就算妳会碰别的女孩,妳对我的爱都始终不会变。
    “妳真傻,就算不用这个仪式,我对妳的爱也永远都不会变,恩,不过,妳刚才说的前壹句我倒是可以考虑。”
    “哪壹句啊?”莫莫不解地问。
    “就是‘就算妳会碰别的女孩’那句啊。”
    “要死了妳,这麽快就见异思迁啊。”
    “哈哈,不敢不敢,我开玩笑的。”
    “玩笑哪有这麽开的,今天晚上惩罚妳。”
    “怎麽罚啊。”我边说边做个害怕的表情。
    “这个嘛……今晚妳要睡我指定的地方,怎麽样!”
    “好,我认罚”只见莫莫拿出壹颗纺锤形的药丸,上面连着壹根细线,细线的另壹端有个拉环,她对我说:“这个药丸上有缚魂阵,效果会持续到明天早上,现在妳给我进去。”
    我照办,刚刚附身,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但是想飞出去是不可能的,缚魂阵的效果显着,在法阵失效前,我都只能是壹颗药丸。
    接着,莫莫捏起我,再次把我送到她的胯下,对于她的蜜穴,我是不会拒绝的,但是我猜错了,她这次的目标更靠后面壹些。莫莫弯下身子,将屁股高高翘起,两臀自然打开,露出了中间的张开的菊花瓣,最后,我当然是被塞了进去,莫莫菊花壹紧,露在外面的就只剩半截绳子,挂着的拉环在胯间晃晃悠悠。
    壹天中第二次进入莫莫的体内,居然是被强迫的,直肠上因爲沈积着脂肪,所以我很容易便滑到了深处,然后栽进了壹堆软而温热的东西,我当然知道这是什麽,因爲那种浓厚的粪便味让人头晕,成爲法师以来的第壹次,我昏过去,睡着了。拜德伦逸事——冥巫手记 二

已经是三天以后了,当晚莫莫跟我耍了个小小的把戏,我附身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药丸,而是一块魔法水晶!当然,法阵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失效的,所以我到现在还是一颗小石头,至于莫莫,则丝毫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她骑马的时候,我一般被放在她的内裤中,马背颠簸,我不知不觉就会滑进她的前后庭院,饱受“水深火热”之煎熬(或许是享受)。步行的时候,她也不会忘记把我放在袜子中,由于脚底和鞋子之间是容不下这么大的石头的,所以我基本被夹在她的脚趾之间,她的脚趾还不安分,常常要晃动,结果就是我翻跟头,基本把四面八方都亲吻过了。
    直到最后几天,已经深入修斯帝国,我是作为项鍊挂在她的胸前,也是我第一次在她的双峰间摆动,莫莫算不上巨乳,我也不喜欢大乳房,因为显得不协调,只有这样标准的双峰才能挺拔,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从莫莫不算保守的服装中放射而出,不断地引发着交通事故。
    最后,我们在圣西索购置了房产——是导师老人家亲自挑选的,这里是富人圈,又靠近圣西索学院,同时周围有许多中心建筑,比如皇宫、皇家图书馆、皇家骑士团总部、魔法师工会等。
    入夜。
     “明天就是圣西索学院报导的日子了,需要帮忙吗?”我问莫莫,而后者正半躺在新居卧室中的豪华大床上,嘴里塞满了各种点心——这些点心的原料不是魔族那贫瘠的土地可以产出的,而且那边的人也没有这么好的手艺,只有贵族的食品还稍微过得去。到了这里,终于安顿下来,莫莫自然会大吃特吃,而我,当然附身在她柔软的舌头上享受了,不过刚刚想起了正事而已。
     “唔?唔用额,偶凹既几然饿”莫莫由于嘴里塞满东西,话都说不清楚了,不过还好我能听懂,她要凭自己的力量,通过入学考试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今天晚上我们做点什么好呢?”我有所希冀地问。莫莫把东西咽了下去说:“今天不要,明天我要考试,我要保留体力的,反正圣西索这么大,你出去逛一圈也不会无聊的。”说完,她起身去刷牙,我受不了牙膏的味道,只好离开她温软的舌头。
    离开家,我边飞边寻思着该去什么地方,突然发现已经到了学院的上空。 “不如去这里摸摸情况吧,反正也算是任务的一部分。”我降下身形。
    校园里并不是空无一人,看来高年级的人应该已经提前回来了。教室和图书馆零星地亮着灯,大概是用功的学生在学习魔法、古文之类的吧,公园里还有成对的情侣在幽会,吃完消夜的人从食堂走出来……不知不觉,我竟然晃到了女浴室。据说女生进入圣西索学院是要经过严格选美的,里面风景一定不错吧。美女的引力超过了地心引力,“反正我爱的只有莫莫一个人,好色应该不是什么大罪吧,英雄本‘色’嘛。”我毫不忧郁地飞进了浴室。
    春光无限啊! ! !这是我的第一映像,更衣室中不断有赤裸的美女进出,我开始盘算怎样享受这些美女了。
    首先,从脚开始,每一双玉足都那么让人垂涎,我附身到更衣室门口的地毯上,开始慢慢品位。一双双赤足踩过毛茸茸的地毯,也踩在我的脸上,几十公斤的体重对我来说就像按摩一样,谁让我现在是地毯呢,换做普通人,可能会吃不消吧。一双双玉足中,不乏精巧到及至的,有的脚上还带有微香酸甜的脚汗,是刚脱下衣服进来洗澡女生,而洗完澡离开的女生,脚上的水还未干,带着沐浴露和体味的芬芳浸入我的身体。在触觉和味觉的享受中,我的视觉也同时经历着考验,因为这个角度,女生们私密的地方我一览无余,她们大多刚刚发育,稀疏的阴毛下,两片粉嫩的小花瓣若阴若现。要是我有鼻子,恐怕少女们的脚底就要沾上我的鲜血了。
    过了一会,我稍微有些厌倦,就离开了地毯,找了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女生,附身在她的右手中指上,此刻,她正把沐浴露涂上自己的手,然后,她的手指开始游遍她的全身,甚至还在股沟中多停留了一会,大概她很爱干净,不愿留下一点污垢吧。不过说实话,这里的女生的身体还真比不上莫莫的——不论皮肤还是身材。不过谁让我的莫莫今晚要休息呢,我姑且屈尊来陪你们。
    过了许久,这个女生终于洗完了澡,我刚想离开她的身体,不过一想也不知道去哪里,干脆跟她回寝室看看。
    女生寝室反而没有浴室那么多风景,女生们都穿着睡衣,简单地聊天后就各自入睡了。我觉得无趣,刚想离开,却发现这个女生有了动作,我附身的手指慢慢移动,最后停在了她的胯间,然后,我的脸贴上了她的内裤,随着她手指的移动在毛绒的内裤上摩擦着。 “原来是手淫啊,我就留下来好了。”我这样想着,透过内裤,可以看到她的两片阴唇开始蠕动,继而一张一合,好像要吞下一切似的。
    不久,她那粉红的门口变得湿润,爱液开始流出,沾湿了我面前的布料,随后,大量的爱液涌出,随后在内裤附着的魔法作用下化为氤氲的蒸汽。最后的一幕上演了,女生左手撩开内裤,而右手中指长驱直入,我顿时被温暖的肉壁包围了,黑暗中,我依然能看清周围可爱的粉红色,而爱液的味道是那么浓厚,就像陈年的红酒一样香醇。手指不断地抽拉,两个人的心情都愉快到极点。对于她这样的女生,小穴尚紧,手指虽然纤细了些,但效果还是不错的。
    不知过了多久,女生似乎累了,动作迟缓下来,我也觉得似乎该干些正事了,于是脱身而出。
    凭着记忆,我很快就找到了学校的图书馆,学院里有各种学生,那么作为学生课外学习的地方,这里应该有不少有用的书籍,甚至可能有我没见过的魔法。想到这里,我加速飞向图书馆的大门,然而就在到达大门的瞬间,强烈的魔法波动将我弹了回来。 “居然还有防御,看来里面是真有好东西了。”
    随着魔法波动趋于平静,图书馆大门打开,里面出来两个守卫模样的人,
     “咦?见鬼了,什么人也没有,魔法墙怎么会有波动?”
     “别瞎想了,大半夜哪来的人,多半是哪个笨鸟撞上来了,走,回去吧。”
    看来这里的魔法防御很强大,我有把握破除这里的防御,但是不可能不惊动里面的人,思索一下,我直接飞向后面那个守卫。也许走在前面的守卫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同伴身体微微震了一下。
    利用这个守卫的身体,我顺利地进入了图书馆,以我的能力,控制一个凡人的意识还是能做到不为人知的。离开守卫的身体,还听到他在嘀咕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图书馆里只有少部分的魔法灯还亮着,但丝毫不影响我的视力。图书馆非常大,单是第一层就有数百排书架,而且种类齐全,我粗略地浏览一下,大部分书都是关于语言学、历史学、文学、兵法的,这些书只有以后慢慢来吸收,或者干脆让莫莫来看吧。
    到二楼,内容与一楼差不多,到了三楼,才发现有一些低级的魔法出现。再往上,发现到四楼的门是锁着的,而且同样有魔法防御,看来暂时是进不去了。至少也要等到明天有人能进到四楼以上我才有机会。正准备原路返回,却发现刚才的两个守卫竟然上楼来了,
     “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保险起见,还是检查一下好了。”
     “你这个人就是多疑,不过另一方面讲,你还是满敬业的。”
      ……
    他们的对话不是重点,而重点是他们把门打开了!真是雪中送炭啊,我跟随他们往上爬,果然,从四楼开始都是中段以上的魔法与斗气的训练方法,但是我没有时间细看,因为这里每往上一层都有一扇门,而且这两个守卫都是随手关门的。
    一直跟随他们到了第六层,这里已经是最高层了,这里的书籍甚至都闪着魔法的光芒,映射着我贪婪的眼神。守卫检查完后离开了,这里就剩我一个,于是我开始寻找需要的书籍。这里的书籍不乏有禁咒,而且黑暗魔法的书籍也不少,但很可惜,大部分黑暗魔法我早在魔域就已经学会,而其他的魔法于我来说并无太大益处,失望之见,忽然瞥见角落里一本不起眼的书,上面落满了灰尘,但是我仍然感应到上面有微弱的黑暗魔法气息。怀着无所谓的心理,我打算看看这本书上写了什么。
    由于灰尘太厚,看不见封面,我只能用灵魂来感受书中的内容。
    原来,这是一种古老的,已经失传的黑暗魔法,主要是讲如何能以黑暗之力巧妙地侵蚀人的身体,这种侵蚀不是局部的,而是整体的,黑暗之力由内而外地侵蚀人的身体和意志,而且由于是同步地侵蚀,人体内的各个器官同时被腐蚀掉,或者剩下一副皮囊,或者身体因为侵蚀而变小。这种魔法曾用来制作傀儡,但是等到更便捷的精神系法术出现,就日渐势微了。 “也许能派上点用场。”这样想着,我开始钻研起来……
    直到墙上的魔法灯熄灭,我才感觉到外面的阳光已经射入水晶窗——天亮了。我一边寻找着出路,一边想着昨晚新学到的知识,正巧门开,一个法师模样的人进来,刚好为我的离开提供了便利。
    外面,学院的大操场上已经站满了人,看来招生考试已经开始了。

   




上一篇:缩小魔法
下一篇:孤岛战争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