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爱人被夺的翔子

[复制链接]

45

主题

70

帖子

64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11

积分信息:
浮云:1043
金钱:15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14-8-19

在线时间: 33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3

联系方式:

发表在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ufeng 于 2019-10-7 23:49 编辑

第十四話 爱人被夺的翔子

联谊,这是男女青年互相交友的活动,当然,并非所有的参与者都会有美好的邂逅。尤其是当参与者中大多数都是男性的情况下,无疑对男性一方是个严峻的挑战。最终能够胜出的都是实力派人物,其他的路人甲乙丙丁们在缴纳了高额的活动费用后,要么被女交际花们玩弄于股掌间,要么远远眺望几个桃花男对着一群MM高谈阔论。直白的说,投入和产出完全不成正比。没办法,毕竟在联谊活动中女性是受到优待的。

“喂澄香,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心上人?”翔子问道。两人依然躲在厕所中说着悄悄话。这种场合,男性通常会将自身以外的其他同性都视为对手,而女性们则常常结伴来共同进退。

“嗯……似乎没有能让我一见钟情的男子呢。”澄香露出稍有不满的表情。

“唉,是你要求太高啦。说起来本村君绝对夺目!啊,眼中只有他一人了。”翔子两眼直放光。

“确实不错,这个人感觉上不错的样子。”

“就是就是,澄香啊,说好了这是我的猎物,你不可以随便出手噢”

“知道啦”澄香并不在意。

联谊活动进入高潮,终于到了告白时刻。告白是由男性发起的,而女性只能从对其告白的男性中做出选择。当然,对于那些本来就是抱着玩玩心态参加的交际花们来说,这也是个玩弄倾倒在自己石榴裙下得可怜男人们的绝佳机会。

翔子心情极为激动,因为接下来要告白的是本村。目前为止告白的成功率约为2成。有两个男子向澄香告白,但都被拒绝了,而翔子到现在都没被人表白过。

本村无疑是这场联谊中最受瞩目的人物之一,很多女性都在关注着他。本村走向了自己心仪的对象。“我希望和你交往”出乎意料的,他选择了澄香。

“啊”澄香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为了翔子她还特地对本村摆出了不屑一顾的态度,没想到本村还是盯着自己。

她能感受到从翔子那边射来的冷冷的视线,同时还有其他盯着本村的女性的饱含敌意的目光。

“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孤高冷艳的女性”

放在平时澄香一定想也不想就拒绝掉了,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家公认的好男人对自己做了表白,还是让她感到有些飘飘然了。

“可以,只是做普通朋友噢”澄香只是想稍微享受下这种万众瞩目的优越感而已。

“澄香,你过分了!”远远的就能听到翔子的怒吼。告白时刻刚结束,翔子就把澄香拉到无人的走廊间。“不是说好了本村是我的猎物吗,你怎么还勾引他呢”

“我没有勾引他啊,看到他我就摆出一幅冷冰冰的面孔。但他还是喜欢我有什么办法呢。说起来翔子自己不好,干吗在他面前说这么多色情话题呢。”

“真过分,澄香,不要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了不起了,自大一点就是臭!”

“我没有……”

“那你什么意思,是说我没有魅力咯?也对,你看,没有一个人对我表白呢。”翔子已经失去理智了,这时候的女人最麻烦了。“说起来,为什么只能由男性来告白呢,女性只能站在一边接受挑选,这太奇怪了。绝对的女性歧视!”

“但是翔子,如果被拒绝的话……”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我觉得比起单纯等待男性的挑选,还不如自己勇敢表白呢!”

“嗯……”虽说翔子的话也有一定道理,但是万一被拒绝的话真的很难堪呢。不少女性本来就是来玩的,如果一定要女性表白的话,她们也要认真地考虑选择的对象了,这样一来,就会有很多男性也抱着玩玩的心态来参加,其实跟现行的联谊活动也差不了多少。

“像澄香本来就是来玩玩得,而且还被不少男子告白,你当然觉得没什么了。但是像我这样真心来挑选好男人,却没有被人看上,这种寂寞潦倒的感觉,澄香你是不会理解的!”可怜的翔子,没有被任何人告白。得到众星拱月般待遇的澄香,当然不会明白败犬女的心情了。

“抱歉啊,翔子。其实我觉得是否被选中并不取决于你个人自身的素质,只是男人们主观的情感和偏好而已……”

“澄香,你这是在可怜我吗?”翔子昂首冷冷看着澄香。澄香还是第一次看到翔子这个表情,不由得手足无措。“这个,多少有一点吧……”

“那么,你会帮我吗?”

“当然啦,为了翔子我都回去做的。”

“真的?”

“不骗你!”

“好,把光线枪借我!”翔子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和刚才不同,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

“咦,这个,你要干嘛?”

“当然是去夺回我的本村君了。反正你对那个男人不感兴趣,而我作为你的好友有义务帮你解决困难,那我就吃亏点替你去应付这个男人好了。”翔子终于又恢复了原状,屡败屡战也算是她的一个优点,只是嬗变的速度令澄香常常感到吃不消。

“就算这样,为什么要用光线枪呢?”

“因为没法让他屈服嘛,只好用光线枪把他变小,然后带到旅馆扔在床上,再然后把他恢复原样,最后生米煮成熟饭……”

“喂喂,这好像犯了强奸罪吧。”澄香慌忙劝止翔子。

“胡说,只要女性是自愿的,就不构成强奸罪了。还是说,你不肯把他让给我?”

“当然不是,只是这光线枪原本是用来防身的,现在被用来劫色,感觉怪怪的……”

“你一说我就来气。他完全无视我的殷勤,伤害了我的感情。为了维护我幼小的受创的心灵,把他变小也算是种小小的惩戒而已。”

“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怎么,你还有怨言?践踏女性的情感,这是很重的罪孽噢。还是说,你不了解我受的伤害有多深?”

“我完全了解你的痛苦啦。但是我有条件的,等完事了一定要把他恢复原状噢,而且,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光线枪的秘密。”

“放心,交给我了。”

当然不可能放心的交给翔子,但这次实在觉得她够可怜,澄香也只好跟随翔子开始了行动。

两人躲在树木阴影下,等待本村从联谊会场出来。等他走到无人的地方然后从远处狙击,将他变小,然后趁他晕眩的时候藏起来,这就是作战计划的全部内容。这样一来,本村就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变小了。

“可别出什么差错噢”澄香小声提醒着,这次出手的是翔子。

“放心啦,自己的男人,就要自己亲手夺回才行。”

翔子完全无视了澄香的担心,但澄香也没有办法,只好乖乖的看着翔子的行动。

正当此时,本村从和其他同伴一起走了出来。

“喂本村,就这么回去了吗”一个同伴问道。

“嗯,不但问到了对方的电话,也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了。”

“真羡慕啊,我这次又来了个漂亮的鸭蛋,唉,付了这么高额的活动费用呢。”

“别垂头丧气的,你等着,下一次分个女人给你就是了。”

“真的吗?原来你小子,对那个女的不是真心的啊。”

“别说傻话了,我最喜欢征服那些看似高傲的女人,跟她们上床后再甩了她们。让她们知道不是只有她们能够玩弄男人,女人最终是给男人玩的才对。所以上过床后当然就是结束啦。”本村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今天就到这里吧,拜拜。”本村和同伴们告别,一个人留在会场出口处。

本村一出现,翔子和澄香就盯住了他,此时他的周围空无一人,真是天赐良机。

“就是现在!”不用澄香开口,翔子就扣动了扳机。一阵白光过后,本村被缩小到百分之一大小,而他本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呆立在当场。

“成功了!”翔子和澄香露出了笑容,然后慢慢朝会场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女性走出了会场。

“本村君~”一听就是故意发嗲的声音。这位女性也是关注本村的其中一人,穿着非常豪华的晚礼服,说是来参加联谊活动,穿着却是如同结婚新娘一样奢华的打扮。女子走出会场,就向四周打探本村的踪影。

“奇怪啊,他究竟到哪里去了?”她又向前迈出一步。就是这小小的一步,直接落到了本村的身上。女子脚上穿着红色的高跟鞋,细长的高跟鞋鞋跟有8cm高。可怜的本村还在那里发呆,下一瞬间就被踩在了这支高跟鞋底下。

弱小的躯体和这位女子的体重相比,完全是千万倍的差距,加上女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地上的本村,这一脚下去,全体重都落到了本村的身上。瞬间就化为了一滩血肉。

“啊!”翔子发出了惨叫。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在自己眼前被踩死,她几乎要疯了。

“吵死了,不知礼数的女人。”女子蔑视的看着翔子。“对了,你知不知道本村君的下落啊?”完全不知情的女子向翔子询问着,她并不知道本村已经死在了她的高跟鞋下。虽然那一瞬间她能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但以为是什么垃圾之类的,根本就没有兴趣去确认。当然她完全不可能想到那会是她的本村君。

翔子虽然很想恶意的刺激她一下,但为了保守光线枪的秘密当然不能告诉她真相,无奈只得默默地注视着对方脚下发呆。

“看来你也不知道呢。你好像也一直关注着本村君吧,真是可怜哪。”她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对待默不作声的翔子,踩着本村的脚跟一个旋转,做了一个自认为华丽的转身,又走回了会场。

地上只留下本村的残骸,不只是被踩扁,而是化为了一滩肉泥,几乎辨别不出人样来了。

“本村君……”翔子蹲下身,呆呆得看着自己曾经的心上人。用光线枪将他变小,正幻想着接下来的美好时光,就在此时被突然出现的女人踩成肉泥,对她造成的冲击应该很大吧。

“翔子,你没事吧?”澄香担心地问道。翔子的背影似乎微微的在颤抖着。

“澄香……”翔子慢慢地站起身。

“眼看我就能抓到他,眼看我就能跟他上床了,居然就这么死了。太可恶了!”背对着澄香,翔子忽然抬脚狠狠地践踏起地上的遗骸。

“我说澄香”又一脚踩住本村的遗骸,翔子回过头来:“那个女人,我能不能把她变小然后踩死?”翔子的目光闪烁着凶狠的光芒。

“不行啊翔子,那个女人也很可怜。就这么放过她吧。”

“澄香你能够忍受这种痛苦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被活活踩死。可怜的本村君,还没跟我上床就被那个坏女人踩死了,最可怜的当然是我本人了。”

“翔子你冷静一点。”澄香从翔子手上夺回光线枪。“是我的话当然也会觉得不甘心,但是那个女人也不是故意要踩下去的,所以就算了吧。好男人还多的是,继续找就是了。”

“嗯……也有道理,那就算了。”翔子马上就抛掉了那幅沉痛的面孔,说变就变真是她的绝招。

“那决定了,下个礼拜澄香你继续和我去联谊吧,在下个礼拜也是。除非我找到了好男人,不然你要一直陪我找下去。”

“啊,怎么能这样啊”

“这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我要进行联谊活动前的特训,磨练更加精致的化妆手艺,现在我们去药妆店,买化妆品吧!”翔子拉着澄香快步离去。

地上只有连遭两位女性踩踏过的本村君的遗骸。作为花丛老手,刚刚捕获了自己的新目标,还没开始行动,就突遭飞来横祸悲惨的死去了。他自己恐怕都想不到自己的人生居然是以这种形式终结的吧。

小小的遗骸随后在走出联谊会场的人们的踢踏中四散而去,这些人中,也包括一些刚刚认识自己心仪男性的女子们。于是这次联谊活动中,既有看到幸福门槛的人,也有因此而失去姓名的人,令人感叹世态无常的一天。
“唉,真后悔之前没有去把犯人给抓出来”翔子感到非常遗憾。
只是,犯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只不过这件事只有澄香一人知道而已。

1/100縮小光線銃の話 第十五話 歧视与预防犯罪

前言:译作中的[外国人],作者原文使用了[○○人]来表述,似乎有特定的人种倾向,为了不引发争议,在此统一用[外国人]来代替,反正是小说,大家凑活着看看就行,不要过于深究了。

进入21世纪,由于外国人的犯罪率急速上升,要求保护本国人的呼声日渐高涨。在此背景下,政府和铁道公司制定了相应的政策,由此导致了本国人专用车厢的诞生。投入使用后,受到了超过预期的好评,采访乘坐专用车厢的乘客,很多人都这样回答:“视线里没有外国人出现,感觉很安心。”“非常担心乘坐普通车厢的人们,会不会受到外国人的袭击呢。”“外国人的犯罪可能性很高,所以希望推广专用车厢的适用范围。”等等的肯定回答。另一面,并没有积极去听取外国人的意见和态度。“外国人的犯罪太多了,应该采取这种区别对待来防范犯罪的发生。”“外国人都不是好东西,所以不用听取他们的意见。”之类的评论也非常得多。

当然,也不是没有反对意见。最初投入使用时,“这是明显的歧视行为!”人权保护主义者们如此主张。“既然要设立本国人专用车厢,那么相对的也应该设置外国人专用车厢才对。而现在的做法无疑是歧视外国人的行为。”“这样做根本无益于解决问题。有错的犯罪行为本身,而不应该归咎于外国人。政府要做的应该是强化安全防范才是正理”“大家都出了同样的车钱,居然还要因为人种别而被迫分座不同的车辆,这太奇怪了。如果一定要强行区分的话,那么应该发行其他的乘车券才公平。”也有这样的种种意见。

可是,这些反对意见最终被人为无视了,各大媒体电视台罕见的一起打出支持这种差别对待的口号,社会评论家们也异常默契的站在支持的立场上,而街头的采访清一色都是支持言论,不知不觉间就营造出了一幅没有反对意见的和谐气氛来。

虽然专用车厢投入使用已经有段时间了,可是对于澄香来说,这还是第一次乘坐。虽然报纸上看到了相关信息,由于平时不走这条线路,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乘坐。她是去帮助好友翔子打工,现在工作结束了,和翔子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是翔子每周打工必经的路线,所以相对的翔子非常有经验。经过车辆情报的电子板时,澄香注意到上面写着“1号车厢是本国人专用车厢”的字样。“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本国人专用车厢啊。”澄香的好奇心被激发了“我说,翔子,机会难得,我们坐坐看这个专用车厢吧”澄香拽着翔子就要上1号车厢,但是翔子一幅不情愿的样子“讨厌,我不想坐,因为这样就碰不到犯罪了。这世间,要碰到一次犯罪是很难得的,我们要珍惜每一个机会啊。”“……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你碰上的拉。我对这个新鲜事物很好奇,就陪我一次吧”就这样澄香硬把翔子拉上了1号车。

“哎,还以为专用车厢有什么特别之处呢,原来和普通车一摸一样啊。”澄香不由得觉得扫兴。“所以我才跟你说不用特地来坐啊,其实就是普通的车厢啊。”“但是,明显这节车厢很空呢,有位子坐不是很好么?”“其实其他车厢也很空啦,算了,那么澄香,借我一个肩膀把”“啊,不要……”澄香的抗议直接被翔子无视,倒头就靠在她肩上睡着了。

离发车还有不少时间,两人就这么相互靠着休息。不知不觉间,原本空荡荡的车厢里也开始坐满乘客了。“终于要发车了吗?看来没有外国人大家都很安心呢。”澄香打了个哈欠,看着周围人们的神态暗想着。

一个外国男子来到了车站前。作为外国人,他当然不会对这种歧视的车厢有什么好感,但也没有公开质疑这种政策的勇气,所以一直都循规蹈矩的遵守着乘车规定,从不坐本国人专用车厢。正当他通过改札口时,响起了即将发车的铃声。虽然这并非最后一班列车,但是男子的家住得很远,为了能赶上换乘站的最后一班车,他必须要赶上这趟车才行。于是男子大步奔向列车。

“请注意,列车即将关门”就在关门的最终提醒响起时,他终于赶到站台上,可是眼前的车厢是本国人专用车。原本他不想上去的,可是没时间了,无奈之下他
只好横下心来跳上了一号车厢。

“啊,还好赶上了。”男子作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开始朝后面的车厢走去。

“啊,那个人,不是外国人吗?”看到他身影,周围的女性乘客开始窃窃私语。“真的呢,他怎么可以坐这节车厢呢。”“他肯定是个罪犯!”……

听到乘客们的话语,澄香才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下意识的,澄香对于这个男人抱有强烈的敌意。既然是本国人专用车厢,那么外国人就不应该乘坐才对,而强行违反规则的人,显然是抱着犯罪目的的吧。这种坏人,应该受到严惩。某无脑女就下了这么武断的决定。

“翔子,快起来”澄香用力摇着翔子的头。“别吵我,不是才刚发车吗?”翔子非常不爽。“你看那家伙,该怎么办?”澄香指了指那个外国人。顺着她的手指,翔子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不用由于了,动手吧。四周的人也对那家伙有敌意吧,那要封住她们口很简单。”“明白了”澄香拿出了光线枪,向目标射去。

车厢内闪过一阵白光。乘客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而议论纷纷。只有站在澄香身前的五个OL打扮得女性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成功了”翔子喜滋滋的朝缩小的男子那边走去。“你们两个,刚才好像做了什么吧?”注意到男子失踪了,几个OL表现出了非常有兴趣的表情。从外貌看,这五人都比澄香两人年长,大概20多岁的上班族的样子。“你们能为我们保守秘密吗?”澄香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她们。“这个……”五人互相看了看没有作声。“接下来我们要惩罚刚才那个外国人了,你们能保守秘密不说出去吗?”“……嗯,可以。”在澄香的追问下,她们终于同意了。

“请看这里”翔子点了点自己的脚边。“骗人!”五位女性都惊呆了。刚才那个男子现在变得连2cm都不到了,大家都怀疑地擦擦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花。“这个外国人坐上专用车厢,一定是别有用心,为了预防犯罪发生,所以把他变小了。”澄香向她们解释。“好了,接下来就是如何惩罚他了,你们记得千万不要说出去噢”翔子不忘叮嘱一句。

“嗯,那么,该怎么处置呢?”澄香歪着头看着脚边的小人盘算着。对她们来说只是带有戏虐性质的游戏而已,而对另一方来说,可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了。明明什么都没做,就被人冤枉为罪犯,还被变得这么小,更糟糕的是接下来面前的女性们好像要打算惩罚自己。看着自己面前耸立着的巨大靴子,他禁不住瑟瑟发抖。

“那先让他舔我们的靴子吧,怎么样?”翔子提议。要说玩弄小人的花样,还是翔子比较擅长。“好主意。喂,快点舔我的靴子吧。”澄香将脚伸到小人面前,命令到。对小人来说,将近20多米长,宽数米,高达数十米高的巨型靴子从空中落下的场景相当的震撼。要舔这么巨大的靴子么。小人感到非常无力,陷入了进退维谷间。“要是不舔的话,马上踩死你噢。”翔子的脚伸到小人上方,威吓道。巨大的靴底覆盖了小人头顶的天空,巨大的压迫里让小人心惊胆颤,在这样下去一定会被踩到,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还不想死呢。”无奈之下小人只好向前开始努力的舔着澄香的靴尖。在外奔波了一天,靴子的表面都覆盖着尘土和不知名的污物,直到舌尖碰触到靴子的那一瞬间为止他还是颇为踌躇的,但要活下去的的信念使他很快就抛掉了杂念,旁若无人的卖力舔着。

“嗨,看上去很有意思呢,能不能让我们也参加呢?”兴致勃勃旁观的OL五人组中的一人开口道。“欢迎欢迎。”翔子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但从保守秘密的角度考虑,她都没有拒绝的理由,毕竟当事人比起旁观者要来的可靠。只要她们也加入了惩罚小人的行列中来,那么应该不会随便把我们的秘密泄露出去吧,翔子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但是如果要让他把我们挨个都舔个遍的话,时间肯定不够呢。不如让他亲吻我们的脚吧。”看着小人似乎发自真心的努力舔着澄香的靴子,翔子也开始烦恼了,毕竟时间有限,看来需要作出一定的妥协了。

“喂,停一下。”翔子打断了正在努力工作中的小人。茫然间抬头看着翔子,以为下一刻头上的巨大靴子就会落下呢,彷徨中的他立刻选择了继续努力的为澄香舔着靴子。“好了,不用舔了啦。”又好气又好笑的澄香也发话了,小人终于停了下了,惴惴不安的看着两人。

“现在开始亲吻我们所有人的鞋子,两只脚都要哦。”小人彻底无语了。所有人,除了澄香和翔子外,还有围在周围的五个OL,每个人间虽然只相邻着几十cm,对他来说就是几十米的距离了,光是绕着所有人跑一圈,对他来说也不是马上就能做到的事情。“现在开始,要是磨磨蹭蹭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噢。”翔子又一次抬脚压在他的头顶上空。感受到威胁的他,马上亲吻了面前刚舔过的靴子,然后快速向澄香另一只脚跑去。“速度太慢了,再不快点我就踩下来啦。”翔子摆动着自己的脚,作势威胁着奔跑中的小人。可怜的小人全速奔向眼前的靴子,毫不犹豫的一口亲吻下去,随后继续发狂般的向另一个女性跑去。为了能够活下去,他确实拼尽全力了。
五个OL穿着各式各样的鞋子,包头鞋,凉鞋,休闲鞋,高跟鞋,还有靴子。但小人无暇细看,一个劲的跑动,亲吻,继续跑动,重复着这两个动作。终于只剩下翔子了。一直全力奔跑的他已经气喘吁吁了,但还是努力的跑向翔子,亲吻了她的双足。

“哈,哈……”完成了任务的他摊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放在平时其实没有这么累,但在惊慌失措中的人更容易感觉疲劳。腹部剧痛,心脏急速的跳动着,口干舌燥,嘴刚才为澄香舔靴子时的污物还残留在嘴中,有种发苦的味道。但是他的心底却很放松,因为自己完成了少女对自己的惩罚,应该不会被踩死了吧。怀着这种期待他恭敬的看着遥远上空中的女性们。

“好厉害,居然完成了。”翔子发出赞叹的声音。“本来我还以为你没法在我们下车前完成呢。没想到你们外国人处了犯罪外还挺能干的嘛”澄香也表示赞同。“怎么办,我们到站了呢。”翔子问澄香。把小人折磨成这样,估计以后再也不敢做专用车厢了吧。“不是早就决定了么,这么办就对了。”澄香用实际行动回答翔子,抬起右脚,脚掌轻轻落在小人身上,然后用力碾了碾。

“啪唧”澄香脚底传来一声微小的声响,小人瞬间化为一滩肉泥。就在这时,正好到站的列车打开了车门。“那么我们就先下了,请切记不要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澄香和翔子向五人行礼后就下了列车。

“我们该怎么办呢?”其中一人有些手足无措。“反正是这家伙不好,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再说我们也被卷入进去了,一旦泄露出去也会有麻烦的,还是无视掉比较好。”五人很快达成了一致,要替澄香她们保守这个秘密。“既然决定了,那么必须毁灭证据才行。”其中一个女性抬脚将遗骸朝敞开的车门方向踢飞过去,从车门和站台间的缝隙里掉落到了铁轨内。而残留在地上的一点残骸和血迹也在她们脚底的擦拭下形迹全无了。“这下可以安心了,我们一定要永远保守这个秘密。”五位女性互相发了誓言。

列车车门缓缓关闭,朝着下一站开去。事件的参与者们渐渐从车厢内离去,消失在了人群中,这个外国人的行踪也永远的成为了一个谜。1/100縮小光線銃の話 第十六话 网友们的游戏

呃,这篇因为带有比较强烈的病气属性,所以不喜者千万不要乱入

关键字:
boot fetish
crush
Masochism



“我说翔子啊,还没到目的地吗?”澄香走得脚都发麻了,半带埋怨口气的问着翔子。“就快到了,看,那座公寓看上去就是拉。”翔子指着前方的一座陈旧的公寓楼回答。“谢天谢地终于要到了。我说,为什么今天一定要穿靴子来呢,热死人了啦。”“这个嘛,等你到了就明白了。”翔子卖了个关子,朝那座公寓楼走去。也难怪澄香会不满,时下天气还比较炎热,未到靴子真正流行的季节呢。

房门打开了,一个看上去营养不良的矮小男子露了出来,看来他就是今天约翔子她们前来的屋主了。“HI,我到咯,没有迟到吧。”“等你很久了,欢迎欢迎,请进吧。”男子热情地招呼翔子和澄香入内。

这次澄香受翔子的邀请陪她去网友的家中拜访,以澄香的眼光看,这栋楼房的建筑年龄肯定超过了30年。眼前的男子大约30来岁,至今独身,是某公司的职员,和翔子相识于一个交友网站,而且双方交谈的非常愉快的样子。顺便说一下,翔子这是第三次和对方见面了,澄香则是第一次被拉来作陪。就这么被拉到了陌生男人的家中,对于澄香来说也是头一遭,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下对方的屋内情况。

“哎呀,好脏噢”明知道说得这么直白是很件失礼的事情,澄香还是忍不住嘟哝了句。既然是单身男子独居的小屋,那么脏乱差一点也是无可厚非的,但眼前的这间屋子显然超过了一般人的认知程度了。狭小的屋内小到生活垃圾大到桌椅电器,都毫无规律的四处堆放着,几乎没有立足之地,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屋内散发的恶臭味,并不是男人身上的汗臭味,而是一种混合着腐烂物发酵气味的恶臭。总之,生活在这样的小屋内真让人担心会不会得病呢。

“真抱歉,屋子里确实很脏。”男子向两人致歉。“真是的,这样的话,一定会弄脏袜子的”澄香叹了口气,这时男子说“啊,既然如此请不用脱鞋了,就这么入内吧。”“咦,可是……”对于这样盛情的邀请澄香反倒踌躇了。按她的本意,是肯定毫不犹豫的接受邀请直接穿鞋入内的,但是对陌生男人的提议这么直接答应下来这是她的自尊心所不能接受的。“没关系啦,人家都这么邀请了,你就不要在意啦。”翔子说的理所当然。“那好吧”既然是翔子开口劝说的,那么就不欠男子什么了,澄香这么想着,不脱靴子就直接走入了屋内。

穿鞋进别人家里应该是件很失礼的事,可是现在澄香一点抵触感都没有。担心鞋底会弄脏他人房间?哦不,这房间比自己的鞋底都要脏吧,真庆幸这样就不会弄脏自己的脚了,这就是澄香现在的心情写照。再说,现在天气还很炎热,穿靴子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澄香的双足早已蒸出了一脚的脚汗。要是脱掉靴子的话真担心自己的脚味会四处飘散开来,这也是澄香不愿意脱鞋的理由之一。

屋内还坐有另外三个男子,翔子的交友还真是广泛。事实上他们四人都是踩踏和碾碎这类行为的爱好者,他们和翔子在网上聊得非常开心,进而发展到了私下的交友。今天的聚会是因为和翔子约好要为他们表演穿靴踩踏秀的,可怜的澄香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被自己的好友给卖了。

相互间简单的互相介绍后,马上就进入了踩踏表演。“今天我们为翔子小姐和澄香小姐准备了很多踩踏用的材料,请尽情的表演吧。”房间中央的地上铺着一层塑料纸,上面放着早已准备好的各种物品。从粘土制品到各类食物,应有尽有。顺应民意翔子第一个站了出来。

“那么,我开始咯”翔子首先抬脚踩住一片切片面包,她今天穿者一双及膝的茶色长统皮靴,靴底部约厚5cm,而靴跟则是长10cm直径1cm左右的细高跟。“能被我踩在脚下玩弄,也是这面包的荣幸噢”翔子厚厚的靴底踩住了整片面包,微一用力,瞬间面包就被压扁,变成了薄薄的一片。翔子慢慢的抬起了脚,薄片面包的表面上还清晰的刻印着翔子靴底的纹路。

“大家看到了吗,很漂亮的印记吧”翔子得意地问着,四位男子不约而同的低头仔细观察,随后围观群众纷纷点头表示赞赏。“嗯今天心情好,再来点特别服务!”
翔子再次踩住面包片,这次是富有激情的连续技表演,反复得用尽全力践踏着面包,直到面包被踩成碎渣,和塑料纸几乎融为了一体为止。“OK,有谁想要品尝一下这美味的面包吗?”“请务必让给我。”面包的主人立刻举手,想必他等待这一刻很久了吧。他恭敬的将面包从塑料纸上剥离,小心翼翼的放入嘴中,吃得津津有味。“非常感谢。翔子小姐踩过的面包真是无比美味啊。”面包主人激动地泪流满面。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澄香的内心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厌恶感。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吃下翔子踩踏过的东西?而且,还是在外行走多日,污浊不堪的靴底,这个男人还感觉非常愉快,吃下后还用美味来形容?

从通常的思考角度出发,应该对这种踩踏食物的不人道行为进行批判;可是澄香并不这么想,她只是单纯对喜欢吃别人踩踏过的东西的人所带有的变态行为感到极端的厌恶,也许这种厌恶感之强烈远甚于对浪费食物的反感,而将后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吧。总之,澄香对于和这些有着变态嗜好的人聚到一起而感到了后悔。

“澄香啊,发什么呆呢”翔子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我知道你会有些吃惊,多来几次也就见怪不怪啦。他们虽然有着和常人不同的特殊嗜好,但也不是什么坏人,再说,只不过是喜欢看踩踏而已,那就表演给他们看咯,这也算是助人为乐啦,澄香你说呢。”

“呃,这么说也算有道理啦。。。”虽然很想说服自己理解他们,但这种异于常人的癖好果然不是这么简单说说就能接受的。“澄香也来试试看,感觉很舒服的哦”翔子很不厚道的从背后推了自己的好友一把,澄香只好踌躇的来到塑料纸前。

下一样物品是鸡蛋,澄香抬脚轻轻的放到鸡蛋上。澄香一如既往的穿着黑色的长统皮靴,薄底,靴跟也是比较适中的5cm,这似乎是她的最爱了。

澄香犹豫了下,然后脚稍微用力往下一踩。

咔嚓。脚下传来蛋壳破碎的声音,只轻轻一下鸡蛋就被踩碎了。当然,和1/100大小的小人相比,这鸡蛋还算比较耐踩得。很快蛋黄和蛋白从靴底流淌了出来。“讨厌,脏兮兮的,弄脏了啦。”澄香不满的对翔子叫道。“啊哈哈,没关系啦。地上铺着塑料纸呢。”翔子安慰道。“去死,我说的是我的靴子被弄脏啦。等下走起路来黏糊糊的感觉,好恶心。”“什么嘛,这事还不简单。多走几步马上就干净了呀。如果你还是觉得不舒服,那就让我们的朋友们帮你舔干净好了,没问题的!”

翔子把澄香按在了椅子上。“OK,靴底沾满了蛋黄蛋白呢,很美味噢,有要吃的举手噢”翔子视线扫过去,马上有一个男人站了出来。他静静的跪在澄香面前,捧起那只踩破鸡蛋的靴子,恭敬的舔了起来。这期间,其他男子则分享了塑料纸上的蛋黄蛋白。

澄香看着眼前的情景,陷入了思考中。脚底虽然被舔着,但隔着靴底没有任何感觉。而底下那个男人努力转动着舌头的声音,让澄香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因为穿了很长时间可以说是相当的脏,而且今天也走过了一些路况不佳的小道,好几次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唔,虽然没有确认是些什么,也不想去确认。即使这样,脚下的男人也毫不在意的卖力舔着,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澄香试着让自己站到对方的角度来想象一下,然后马上就放弃了。换成是自己的话,绝对不可能去舔别人的鞋底,也不会接受被人踩过的食物的。

是眼前这群人脑子有问题吗,还是说自己脚上的靴子真如此高贵而神圣吗……陷入思考的澄香,观感渐渐的发生着变化。

有些时候人的适应能力会强的令人觉得恐怖,比如现在的澄香。刚开始对吃别人践踏过的食物这种行为感到非常厌恶,可是不知不觉间她渐渐地接受了。将食物踩烂,喂给这些男人吃,进一步的让他们把自己的鞋底舔干净,她也开始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和这些变态男相比,自己是个正常人;而正常人当然要比变态男高贵;因此,被高贵的自己踩踏过的食物喂给这些低贱的变态吃,似乎也无可厚非的呢,澄香如此完成了自己的推论。至此澄香彻底斩断了自己内心最后一丝犹豫,和翔子一起无所顾忌的继续着表演活动。

终于,踩踏表演告一段落。塑料纸上沾满了各种食物的残渣,飞溅的水果汁,已经其他看不出原型的物品。在场的围观群众们的情绪也达到了高潮,仿佛陷入了各自的精神幻想中,两眼空虚的看着不存在的远方。相对的,澄香却冷静的令人感到发冷。自己远比那些卑贱的变态要高贵,这股优越感让澄香感到满足。即使踩烂那些卑贱的家伙们的东西是天经地义的,就算是他们的生命也……

这样的想法,其实也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围,进入了另一种异常的精神状态中了,当然澄香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喂,我说翔子,趁着这次机会,也让他们见识见识踩死小人怎么样啊?”翔子做梦也没有想到,这种提案会从澄香口中说出,当然,翔子的回答是不会出人意料的。

“啊,听上去很有趣噢。这样吧,我们玩惩罚游戏,输的人就被踩死怎么样?”

翔子立刻就对群众们宣布了进行游戏,并宣布规则。规则很简单,玩游戏输的人要接受惩罚。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惩罚并没有告诉他们。

于是游戏开始了。没想到,第一轮输的人居然是澄香。

“呀,讨厌,让女孩子接受惩罚什么的最差劲了!”澄香扮天真的叫屈起来。然后,某个内心正义感过剩的傻瓜鼓足了勇气,怯生生地开口了。“那个,如果可以的话,就有我来代替澄香小姐接受惩罚好了。”

“那么决定了,你来替澄香接受惩罚噢。澄香同意吗?”

“OK噢”澄香当然没意见。

“那么,我来宣布惩罚的内容咯。很刺激的哦,澄香用光纤枪把输的人变小,然后被我们踩踏,就像刚才那些被我们踩烂得东西一样,你们能够亲身体验到噢,怎么样,开心吧!”

听了翔子的话,几个男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般人怎么可能会想到人可以被变小呢。

“澄香,开始吧。”听到翔子的话澄香马上拔出光线枪向那个挺身而出的男人射去。一瞬间房间内闪过一阵强烈的光芒,那个男人被缩小成原来百分之一大小了。

小人呆呆得站在原地。在他看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周围的事物都变大了,因为他无法相信自己会变得这么小。但是无论如何,在两位女巨人的脚下自己能坚持多久?看着眼前巨大的靴子,小人心里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其他男人也和小人一样,心里有着非常不祥的预感。“请等一下,被变得这么小,怎么可能受得了你们的踩踏,一不小心就会出人命的”“啊哈哈,确实,搞不好会死呢。但只能怪自己不好,谁让他那么弱不经风呢,我们只是轻轻的踩上去而已啊。”翔子一碰到踩踏小人的机会就绝对不会放弃的。“无论如何,就这么被踩死得话不是太可怜了吗,”“说什么傻话,你们几个,到目前为止你们几个,让我和澄香踩烂了不知多少东西呢。只是让你们体验下和那些物品相同的经历而已,既然你们觉得自己可怜,难道就不觉得之前那些因为你们的欲望而被踩烂的东西很可怜吗?还是说,其他的东西都是粪土,自己的生命最宝贵?别说这样的傻话了。”比起尖牙利嘴的翔子,男人们当然不是对手。

“既然是规则,就一定要遵守噢。所以澄香,动脚吧,真期待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明白了”澄香抬脚压在了小人身上,小人的眼中,整个天空都被巨大的靴底所覆盖,凹凸的纹路清晰可见。有点讽刺意味的是,刚才很认真的把这只靴底舔干净的人正是他自己。没有丝毫的犹豫,澄香用力的踩了下去。

扑哧。

脚底传来一下轻微的响声,女巨人的体重显然不是小人能够承受的,就这么全身被踩成烂泥。今天所有被踩在脚下的东西里最脆弱的一个呢,现在的澄香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么个一念头。

“好了,让我们开始第二回合的较量吧。”翔子兴高采烈的准备第二轮比赛。

“等一下!”一个男子站了出来。“这不是惩罚游戏,而是死亡游戏吧。做这么过分的事不怕天打雷劈吗。”

“既然不想死那么只要想办法赢不就好了。”

“但是就算我们赢了,你们也一定会说“女孩子不能受惩罚”,最后死的还是我们不是吗!”

“没有的事。那么说好了,下次如果我们输了,也一样会变小。这样一来,无论谁都逃脱不了了,这样满意了吧?”

“这样才公平。”

就这样第二回合开始了。这次输的就是刚才向翔子发难的男子。

“骗人!我怎么会输呢,我还不想死啊!”男子双手抱头痛哭不已。

“好了好了,勇敢点嘛。不过规则一定要遵守的,所以澄香~”

“交给我”澄香不由分说地用光线枪将这个男子也变成百分之一大小。

“能死在我的靴子底下,也是你的荣幸噢”翔子的作风一向简单明了,直接一脚踩死。完了后翔子也不由得感叹小人的弱不经风。

只剩下两男两女,但是游戏还没有结束。

“来,继续第三回合吧。有谁不想参加的话直接处以死刑。”

“怎么这样!”听到翔子的话,剩下的两个男子都觉得难以置信。

“好啦好啦,这是最后一回合了,大家都要玩得尽兴噢”

两个男子还有能什么选择呢?

第三回合房间的主人输了,他看来对自己的命运已经有所觉悟了,垂头丧气的等待着被处置。

“澄香,我们先帮帮这个可怜的人吧,把另外一个缩小。”翔子突然语出惊人。本来以为自己大难不死的另一男子立刻大声抗议“等一下,是我获胜了,输的人是他啊,所以该死的是他才对。” “他说得没错,我们不能随便更改规则啊。”澄香也对此持反对意见。“澄香,你还是太年轻了。3人无辜失踪,警察不会不管不问得。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背黑锅的人,而这家的主人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这三人最后出现的地方是这里呀”背过两个男子的目光,翔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澄香。

“原来如此,也为了保守光线枪的秘密呢”澄香认同了翔子的看法。虽然男子大声的抗议,但在这些卑贱的人的声音完全可以无视。于是澄香将另外一个男子变小,然后跨前一步将他弱小的身躯踩在了脚下。

最后“获胜”的是这间房屋的主人。“那么我们先告辞了,接下来扫除的工作就交给你了。阿对了,那三个人的随身物品记得清理干净啊。”翔子颐指气使般的对家主发布了命令,但家主完全不在意翔子的口吻,拣回一命的他当然不会计较这些小事。“光线枪的秘密也请保密噢”澄香说完就这么走出了房间。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有脱下自己的靴子。

两人飘然而去,留下大难不死的家主一人做着辛苦的清理工作。

几天后,家主也告失踪。警方认为他是三人失踪案中的关键人物而进行追踪,但就在警方开展调查前忽然失踪了。因此他被警方认定为失踪案的犯人,因畏罪而潜逃了。

但事情的真相是,澄香和翔子将他约了出来,然后在无人知晓的地方,他被缩小,然后死在了两人的脚下,理由是为了守住光线枪的秘密。

所以无论警方如何搜查,都无法找到嫌犯,最终这起事件也成为了一桩谜案。





上一篇:各自的夙愿
下一篇:缩小魔法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