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转载文章] 各自的夙愿

[复制链接]

45

主题

70

帖子

64

积分

 用户组:森林侏儒
UID:11

积分信息:
浮云:1043
金钱:15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20
注册时间: 2014-8-19

在线时间: 33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3

联系方式:

发表在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ufeng 于 2019-10-7 23:48 编辑

第八話 各自的夙愿

嗯,系列文中罕见的吞食,臀压属性登场了~
第7话?
等我有空会补完的~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请饶了我吧,我保证再也不敢了,请相信我!”被光线枪缩小到百分之一大小的中年男性拼命谢罪着,虽然声音轻到几乎让人无法听见。

“胆敢模我的屁股,你还早十年呢!”澄香不理睬他的哀求,直接将他踏在脚下。对于这种程度大小的人来说,澄香脚上穿着的黑色皮靴就像是巨大的杀人凶器,一瞬间就被踩扁,化为一摊肉泥。

“终于解气了。”澄香完全没有踩死一条生命的罪恶感,反而对能够亲手制裁性骚扰犯罪者而感到满足。

“说起来,澄香好像和变态者很有缘呢”翔子看上去有点恼火。她是澄香的好友,也为唯一知道光线枪秘密的人。“看我,从进大学到现在,一次性骚扰都没碰到过。”(你果然有够变态-_-)

这也难怪。翔子的打扮比较俗气,染发,浓妆艳抹,穿着颜色出挑的短裙和厚底长靴。给人一种感觉:如果跟她扯上关系的话,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甩得掉的。

反过来看澄香,黑色的披肩长发,一层若有若无的淡妆,外表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点。这样一个纯真少女穿着皮短裙和长靴,看上去就像是个明明还不成熟却硬要装大人的高中生一般。

“可是老是被人骚扰也很困扰呢,我反倒是很羡慕翔子呢。”

“澄香你的穿着有问题啦。像我一样,穿得更有震撼力一点试试看呢”

“那不就是向那些坏男人屈服了嘛。明明是那些性骚扰犯不好,而我还要为了迁就他们而被剥夺打扮自己的自由,这太过分了!”

“这个嘛,也有道理……”

两人从热烈的对话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几个男人围住了。

“抱歉打搅了二位谈话”其中一人对澄香开口说道。“这位小姐,刚才似乎在踩着什么吧?”

“咦?嗯……”澄香下意识的点头。

“太好了!我们终于等来了梦想中的女神!”这些人忽然欢呼了起来。

“实际上,我们几个都是crash的狂热爱好者。尤其对于像您这样柔美的女子用脚踩烂各种各样的东西非常有兴趣。”

“啊,我知道。以前男友的朋友的朋友也有同样的爱好。”翔子在旁附和。交游广泛到她这种程度,实在是名副其实的游手好闲阿。

“能够理解我们的趣好的话那就好办多了。请允许我们拍摄一些你们crash的照片,然后回答几个问题就可以了。”

“没问题,这点小事只是小case而已”面前的男人彬彬有礼,翔子一下就活跃了起来。但是刚刚才收到性骚扰的澄香并没有放弃警惕。

“等一下,翔子,不要这么简简单单就答应下来啊,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呢。”

“请不用担心”刚才的男子试图消除澄香的不安。

“我们并没有要冒犯你们二位的意思。最多我们也只是想碰触下两位小姐的靴底而已,所以请你们放心。如果这样还不能让你们安心的话,我们可以到人多的地方去拍摄。”

“没关系,我信得过你们。随你们喜欢吧,拍照也好,谈话也好。”没等澄香答话翔子就抢先回答了。

“非常感谢。”

于是,带着一肚子的问号,澄香莫名其妙地和这些秘之爱好者一起开起了座谈会。

“那我们就开始提问了。”

一共有四个男人,似乎都是crash爱好者。其中一个为代表向澄香和翔子提问。

“虽然有些失礼,但请问刚才这位小姐踩踏的是什么呢?”

“这个……”澄香踌躇着。这时翔子代替她做了回答。

“是变小的人哟。踩踏小人可是很令人愉快的事情噢。”

“等一下翔子!”等澄香醒悟过来想阻止也来不及了。但是这些人非但没有指责她们,反而更加的兴奋起来。

“踩踏小人吗?真是越来越精彩了。但是把人变小,这可能吗?”

“太简单了。怎么样,你们要不要也来试试看呢?比起眼睁睁看着东西被压碎,不如自己亲身来体验一下更加有意义呢”

“真的可以吗?”翔子的话让他们迅速兴奋起来。

“实际上,我们一直认为变小后死在女性的脚下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事情了。我们四个都有着同样的梦想。拜托了!请用你们那双美丽的脚,漂亮的靴子踩踏我们吧!”
四个人都恳切地请求这。

“既然这样,那么澄香就拜托你咯”听到翔子的话,澄香已是呆若木鸡。

“等等,不要这么随便决定啊。为什么我非得要听他们的话行动呢?”

“有什么不好的呢。就这么放他们走得话,我们的秘密就要曝光啦。为此,无论如何也只有把他们变小踩烂这一条路好走了。而且,偶尔还能够帮他们这样的人圆梦,也算是合理利用光线枪啦。”

“翔子真是得……”澄香不满的小声埋怨着翔子,拿出了光线枪,将在场的死人都缩小到百分之一大小。

“就这里了”手里托着四个小人来到无人出没的公园深处后,翔子对澄香说“总共四人,所以一人两个咯”

“关于这件事”小人们开口了“实际上虽说同为crash爱好者,我们每个人的偏好还是不同的。比如说,有人喜欢被脚踩踏的,也有人喜欢被手捏碎的。请按照我们各自的喜好选择方式可以吗?”

“嗯,没问题”

“非常感谢!”

他们非常恭敬的对两人行礼。曾经以为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如今终于到了可以圆梦的时候了。只要能够圆了自己的梦想,这些人对这个世界已再无眷恋。

“那就从你开始吧。”翔子拿起一直代表他们说话的那个人。

“我的梦想是能够被放到您的靴子里,然后被你光脚踩住。在热气腾腾的靴子里面,一边闻着您的脚味一遍被踩烂,这就是我理想中最完美的死法。”

“好,好,明白了,我帮你实现愿望”翔子脱下了右脚的靴子,把他放了进去。

靴垫上留有翔子脚型大小的黑色污垢。因为长时间的穿着靴子,脚上分泌出的污物在靴子里蒸发,加上细菌的繁殖,又混合上皮革的气味,所以散发出的臭味让人无法相信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臭味。但对这个小人来说,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时刻。他拼命的吸着这股气味,并对立刻要到来的命运有了觉悟。

“那我开始咯”翔子说完,就穿上了皮靴。从处于靴子中的小人的视角上看,一只穿着丝袜的巨大女性的脚从天而降,并没有因为他的存在而有丝毫的滞缓,和平常一样很顺畅的就踩到了靴子底部。这一瞬间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成为了翔子脚底的一部分。他的身躯被踩烂,手脚和内脏还有鲜血四散在狭长的靴子内部。

“真讨厌啊,在鞋子里面踩烂感觉很恶心噢”翔子微笑的表情出卖了她,看上去第一次光脚踩踏给她的感觉相当开心。

“接下来换澄香来”

澄香从剩下的小人里挑了一个。“接下来该你了”被选中的小人露出欣喜的表情。

“我想被您压在臀部下面,你可以把我当成坐垫。啊,并不是说要你光着屁股,穿着衣服也没关系的。但希望是能勾画出臀部完美曲线的服装就好。”

现在澄香穿着的黑色皮制的短裙,并不是很符合他的要求。

“但是我也很喜欢短裙的说,就这样也没关系啦。请把我放在地上,然后坐在我身上吧。”

“啊?”澄香有些不知所措了。“虽然这条裙子也不算很短,但弄脏了也很讨厌啊”

“没办法啊,这是人家最后的愿望,你帮他实现吧”翔子一幅身不管己的样子。

“但是……”澄香还是露出厌恶的表情。就在这时澄香想到了办法。

“对了,铺一张塑料纸然后坐上去就没问题了。多加一层塑料纸而已,你不会有意见吧。”

既然澄香这么说了,小人也不好反对。虽然他本意还是希望直接得在澄香的臀下幸福的逝去,澄香表达了自己的厌恶也没有颁发了。像澄香这样打扮清爽的女孩子,要是裙子上沾着血污这么走在大街上确实也不太好看。其实他还有个主意,就是澄香撩起裙子,直接用穿着内裤的臀部直接坐下,只是他也实在不好意思开这个口。痛苦的抉择过后,他还是做出了让步。

“那就这样吧,拜托您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澄香把他放在了公园的凳子上,然后在他身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透明塑料纸。

“你准备好了吗,我坐下来咯”澄香对着塑料纸下的小人坐了下去。

塑料纸下的小人看着巨大的臀部以极快的速度落了下来,在和塑料纸接触的瞬间,小人发出了悲鸣,随后被巨大的重量压碎在了塑料纸和凳子间。他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死在了女性的臀下。

“真讨厌,真是奇怪的感觉”澄香马上起身,不由得伸手掸了掸自己的裙子。

“放心,没有弄脏啦,你看,那家伙还被夹在塑料纸下呢。”看着小人的遗骸,翔子宽慰着澄香。

“接下来就是你了”翔子拿起了第三个小人。“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我希望能被您吃掉。慢慢得在您得胃里被消化,成为您身体的一部分。”他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和其他三人稍有不同,喜欢被牙齿嚼碎,然后被吞咽。被吃下去的话就不会曝尸于地了,大概同时也有这样的考虑吧。

“咦?!”对于一心想满足自己踩踏欲的翔子来说,显然是个意料之外的答案。

“怎么样啊翔子,就这么吃下去的话搞不好会吃坏肚子噢”

一直被翔子捉弄的澄香终于找了一个可以吐槽的好机会。

“没关系,就如你所愿!”翔子出乎意料的干劲满满。“我会实现你的愿望。只要把你吞下去就好了吧,没关系,我的消化系统一向很好”

翔子抓起小人就放进了嘴里,而且,没有咀嚼就直接的吞咽了下去。

“怪怪的感觉~”翔子感觉到小人顺着自己的喉咙滑了下去。从食道滑落的时候,小人尽最后的努力撑住两边的内壁想多支持一会,可惜没有效果。很快他就掉进了胃里,在一片漆黑又有强酸性的胃里连皮带骨都被融化掉了。

“算了,反正人也没有毒”翔子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然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只剩最后一个人了。但他开始犹豫了。大家都还活着的时候似乎什么都不在意,可是现在只剩他一个了,他开始迷惑了,就这么死去了真的好吗?同时,被压死在塑料纸下的小人的遗骸也给了他极大的冲击。只是被坐了一下,结果被压得完全不成人形了。这样推算的话,如果是被全体重踩踏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越想越觉得恐怖。

“你是最后一个啦,你的愿望呢?”就在这个时候澄香转向了他。预感到被踩死会有多恐怖的他,不假思索的转变了自己的愿望。

“我想被放在女性的下部,像精子一样到里面去冒险,最后死在里面。”

“不要!”澄香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哈哈哈,不是挺好的吗,澄香终于要体验第一次了”翔子很快就找到了反报复的机会。

“绝对不行!澄香严正的拒绝了。

“早就告诉过你了,不管什么情况下,男人的脑子里都会有做爱的念头的”

“没有的事情。他们这些人想被踩烂也好压碎也好吞食也好,虽然有点奇怪,但至少还是绅士的行为。并没有袭击女性的意思啊”

“所以啊,你就帮人家实现愿望吧。这是人家死前最后的愿望了。再说刚才我也强忍着把那个小人吃下去了。”

“不行,还是讨厌。像这种好色男的愿望,才不要接受!”澄香抬脚把小人踩在了脚下。没有实现愿望的小人发出了最后的悲鸣,和坚硬的靴底相比他就像完全不存在一般。靴底结结实实的落到了地面,小人被踩扁,血肉四散。

因为提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奢望,他终究没有达成自己的夙愿,而是以他认为的最悲惨的死法而死去。

“果然小人还是用踩得最好,也不会弄脏什么,鞋底得话走两步就会变干净了。”澄香看上去如释重负。对于和小人们约定帮他们实现愿望这件事,似乎早就忘记了。

“啊,这样一来澄香你就成了全国男人的敌人咯”翔子笑着说。

“无所谓。我就是我,只想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只为迎合男人而改变自己的看法,那就不是我了。”

“就会在那里逞强。所以说澄香交不到男朋友啊”

“啊,翔子你还真敢说啊”

“哈哈哈,我先闪了”

翔子和澄香,把那四个小人的事忘在脑后,嬉闹着跑远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了。1/100縮小光線銃の話 第十話 巨大化的澄香

系列中唯一的巨大女文章
嘛阿,其实巨大女也好缩小男也好,都改不了作品的残酷度和踩踏属性了...
我本人是和平主义者,残酷系不是我的错...阿门...

---------------------------我是不够华丽的分割线-------------------------------------------
“OK,搞定了,现在翔子也可以使用这把光线枪了。”

“非常感谢你,麻纪小姐。”翔子彬彬有礼的向对方表示感谢。

“虽然有点啰嗦,还是想提醒你们不要乱用噢……” 麻纪不厌其烦的给翔子详解了光线枪的注意事项。

这一天澄香带着翔子拜访了澄香的表姐麻纪。麻纪比澄香大十岁,三十岁不到就已经成为了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员.,属于和澄香完全不同的成熟型女强人类型。光线枪就是麻纪一手开发的产物。这种令人惊叹的智商和才华,也不是某个就读平成女大这种默默无名大学的女生所能媲美的。

澄香从小就习惯于依赖自己的这位姐姐,麻纪也对澄香爱护有加,婴儿时代的澄香的尿布都是麻纪帮忙更换的。只是麻纪眼中澄香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子,这让澄香有点不满。

“没想到澄香的表姐居然这么厉害”回家的路上翔子不禁对澄香赞叹道。

“是吗,我可没感觉到”从小就跟这么优秀的表姐呆在一起,时间长了就会觉得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了。

“不是一般的利害。我家里可没这么能干的亲戚,真是羡慕啊”

“被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很有面子呢”澄香也有点飘飘然了。

“对了,把光线枪借我一用”翔子忽然就转换了话题。

“怎么这么突然?”

“没什么,只是想试试看光线枪的用法而已啦”

“可不要让人看到噢,不然会引起大麻烦的。”澄香也拿翔子没办法了,把光线枪交给她。

“放心啦,刚才麻纪小姐都交待过我了……咦,这个按钮时干吗的?”翔子注意到一个按钮,但是按了也没什么反应。

“什么嘛,怎么没用呢”翔子嘟哝着,把枪瞄准了澄香“总之先作个实验把,试射下看看”

“啊,不要!”澄香可不想被变小,和翔子争抢起了光线枪。不知道谁扣到了扳机,可怜的澄香被一阵耀眼的光线所包围。

“呀~~~~~~~~~~”澄香发出了一阵尖叫。

“啊,怎么回事”当光线消失后,澄香睁开了双眼,本以为自己铁定被缩小了,没想到眼前的景象却正好相反。

车站前的高楼,居然只到自己的膝盖处。普通的公寓楼看上去只有30cm左右高。脚边疾驰而过的车辆小得可以托在手掌心上,自己的视线内找不到和自己一样高大的事物了。

看到这澄香才确定,自己没有变小,反而是变大了100倍。急忙低头寻找,在自己的脚边找到了翔子的踪影,蹲下身向她伸出了手。

“啊,真的假的!”翔子显然也被这意料之外的异变吓住了。被光线枪射中的澄香本该被缩小的,现在反而变得这么高大了。也许刚才按到的那个按钮把缩小模式切换成了变大模式把。翔子这才想起,刚才麻纪好像有这么提到过,可惜自己没认真的听进去。

翔子的面前巨大的黑色皮靴耸立着,大约有数十米高,光滑的表面散发着黑色的光泽,那种压迫力甚至给人一种神也无法匹敌的错觉。这时候翔子才终于有点理解过往被缩小的小人们的心情了。

翔子抬起头望向高空,只能看到澄香的脸。这时澄香弯下腰来,只是稍不注意臀部撞上了后面的大楼,大楼立刻折断成了两截,上半部分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坠向地面。澄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小小的碰擦,也难怪,她现在的心神都放在了翔子身上了。小心翼翼的把翔子放到掌心上,然后举到自己眼前。

“你又调皮了,还不快点把我变回来!”澄香真的生气了,语气和音量都不知不觉地放大了,近在咫尺的翔子可没法抵御这惊人的气势,澄香口中喷出的气流把她吹上半空,差点从澄香的手上坠落。

“啊,抱歉抱歉”澄香稳住手掌,慌忙道歉。

“冷静点澄香,光线枪在我手上,马上可以让你恢复原样。要是我现在摔下去的话,你可真的没法恢复了。”

“嗯,我明白。”澄香降低了嗓音,轻轻说道。“快点把我恢复原状啦”

“等一下。难得变得这么大,再多玩一会嘛”

“去,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要是引发了大骚乱怎么办”

“这个,已经是大骚乱了吧。如果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变回原型的话,一定会被下面的围观群众给骂死的,你可别给我惹麻烦啊,看看自己的脚下。”

掌心上的翔子指了指地面。澄香顺势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脚下有无数的小人正抬头呆呆得看着她。

“HOHO,大家都在看你的裙底的小内裤噢,要是现在变回原样的话你可要出丑了。”

“啊,不可饶恕!”单纯的澄香一下就中了翔子的挑拨。“盯着女孩子的裙底看,这跟变态男有什么分别!”失去理智的澄香抬脚就对着周围的地面一阵狂踩。

无辜的人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遭受了无妄之灾。直到刚才都是一个很平静的傍晚,车站前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然后一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女性,无法得知她从哪里来的。据推测这位巨大女性身长约160多米,体重超过5万吨。(很好奇怎么推测的,难道根据咸蛋超人的数据对比的?XDD)几乎是普通人的100倍大小。

事出突然,底下的人们都吓得一动不动,在原地呆呆得看着这个巨大女性。很快她蹲下身来,将一个普通的女性放在手上举到空中。这期间她的臀部撞倒了一栋大楼,造成了数十人的死伤,而她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事情。

人们抬头呆呆得盯着巨大女性。对普通人来说她实在在太巨大了,眼前巨大的靴子就有20多米长50多米高,光看到膝盖处就很让人吃力了。与其说是盯着她看,倒不如说是盯着她巨大靴子看比较恰当。再往上看因为裙子遮挡的关系,别说是脸,上半身都没法看到,底下的人们虽然能够清楚地看到裙下的风光,但恐惧感和敬畏感远远的压倒了性欲。

再然后灾难突然降临到了他们头上。巨大的靴子抬到半空,然后带着呼啸声向他们头上压过来。由于太过巨大,不单是底下的人群,连带着路旁的街灯和广告牌一起都被压碎,深深的埋入了地底。靴子的跟部刺穿了水泥路面,整个陷入了地下。

没有被踩到的幸运儿们进一步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但这只是他们噩梦的开始。瞬间夺取无数人性命的靴子立刻抬起,接着又向另一群人头上落去。

车站前的人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中,叫喊声,怒骂声,哭泣声,每个活着的人都想尽快离开逃的越远越好。但是巨大女性毫不留情的继续袭击着逃跑的人群。普通人在巨大靴子面前毫无反抗之力。跑得再快也逃不出靴子落下的范围,短短几十秒内四周就再没有一个活人了。

曾经热闹的车站变为一片废墟,地上只留下无数澄香的脚印,支离破碎的地表到处是鲜血和四散的人体残肢。

“澄香你做得过火啦”翔子的话语让澄香冷静下来,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

“无论如何,只不过看到了你的裙底,也不用把所有人都杀了吧。澄香你就是太过认真了。”

“抱歉。”

“我个人倒是无所谓。你知道我本来就是以踩小人为乐的,但是这会引起大麻烦的。”

“怎么办,等我变回原样会面临什么样的审判呢,我还年轻不想死啊。”想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澄香吓得脸都绿了。

“哈哈,你刚才踩死那么多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死刑这档子事呢?不过没关系,还好你是未成年,不可能被判死刑的。”翔子一如既往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又说这种风凉话了。说起来都怪你说大家都在看我底裤我才会暴走的,而且把我变得这么大才是主要责任吧。”

“抱歉,抱歉。我想到解决得好办法了,所以别生气啦。”

“真的吗?”澄香一脸的期待。

“现在立刻逃跑吧。拜你暴走所赐,所谓的现场目击者都已经挂了。现在天已经很暗了视线不佳,就算逃跑途中被人看到,这么远的地方肯定也看不清你的脸啦”

“然后呢?”

“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就可以恢复原状了。然后再混入人群里,完美的计划!绝对不会被人发现的!”

“你确定吗?”澄香对于翔子的计划有所怀疑。


“不相信就算了,你现在就变小好了,然后等着被警察逮捕吧”翔子一幅无所谓的样子。被逼到绝境的澄香不管有点担忧,但也只好赌一把了。

“明白了,就照你说的做。”

“很好,目标是那座公园的山丘。有很多树木,很适合做隐藏地”

“嗯,出发”澄香刚迈出一步,马上停住了。通往山丘的直路上,到处是行人和车辆。

“不好办啊,脚下到处是人,没法前进啊。”澄香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

“别犹豫了,看到你的出现还在你面前磨磨蹭蹭不让开路,是他们的错啊。不用管他们的死活,就这么冲过去。”

“可是……”

“别可是了。你知道你刚才踩死了多少人吗?再多一两个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些你不认识的人的性命,和你自己的性命,你觉得哪个更重要?”听了翔子的话澄香终于下了决心。

“明白了,出发!”

不顾马路上陷入混乱的人群,澄香大步向自己的目的地跑去。一路上又增加了几十个无辜的牺牲者和踩坏了不少汽车,但澄香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咚,咚……

随着堪比地震的震动澄香大步推进着,每一步落下都会夺去数人的生命。地上的人们拼死的逃跑着,但总有不走运的家伙被澄香踩中,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化为肉泥。

澄香当然不会注意自己脚下人们的死活。似乎伴随着巨大化,她也变得全身无敌,无论踩到什么东西都不会伤到靴子表面,甚至是踩到了一辆油罐车引发了大爆炸,澄香的脚既没有灼热感也没有受伤,靴子的表面还是光滑如新。

无论是人,还是车辆,或者是路边的街灯还有树木,被她踩踏过后,都和地表融为一体了。无论什么事物,承受了5万吨的重量都会瞬间化为一摊平面。一个一个巨大的脚印,都是无辜生命被剥夺的真实记录。

澄香停下了脚步。眼前是一片住宅区,曲折狭窄的小路甚至容不下澄香的脚。

“怎么办,路太狭窄了,会踩坏居民房屋的。”澄香犹豫了。虽然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数百人死在她脚下了,但是自己好歹是沿着大路走来的。你会觉得自己走路时踩到了虫子是自己的错吗?不会,当然是挡子路上的虫子的错。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澄香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而是那些挡在她路上的人们自作自受。你有空怪罪我把人踩死很残酷,还不如乖乖的像虫蚁一般早点逃出我落脚范围不就好了。虽然非常的强词夺理,但至少澄香还能给自己的行为找到一点正当理由。

但是住宅区就不同了,因为明明没有路了,还硬要踩过去,就像面前是一片农田你还要硬走过去,显然就是要破坏作物一样的道理,澄香心里还是有点踌躇的。

“我们要尽快撤离啊,所以没办法了。如果正巧踩到了哪家,也只能怪自己运气不佳了。反正怎么走都会毁坏人家的住宅,就选直线前进吧,还能降低点损失。”翔子这样开导澄香。

“有道理,我明白了。”都到了这一步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再多点毁坏和牺牲也差不了多少。这么想着澄香对着目的地笔直的前进。

第一步就直接踩倒了一户人家的住宅。对于巨大化的澄香来说,住宅楼就跟个小纸箱差不多,毫无抵抗的被踩成一块平面。

接着一步,脚升上了天空,被踩过得地面上留下了鞋底的印迹,支离破碎的砖瓦间还隐约可见鲜血和肉块,成为了房屋主人曾经存在过的最后的见证。

接下来的一步,又直接踩到了另外一栋住宅楼……

因为行动迅速,在人们反映过来前,澄香就到达了公园的山丘上。这时候公园里还没什么人,只有一对情侣在树林里亲密接触,被正好路过的澄香踩过……

澄香转身看去,住宅区内自己的脚印成一直线向这里延伸,被踩中的建筑毫无悬念的都化为了平地。比起这个澄香显然更关心自己的安危,把手放到了地面。“我们终于到了,快点把我变回原样吧。”

“知道啦”翔子到达地面后,用光线枪对准了澄香。“我说,万一光线枪坏了你没法复原了,该怎么办呢?”翔子还不忘记对澄香恶作剧一番。

“别开玩笑了,小心我踩你!”受到澄香的威胁,翔子只是耸了耸肩。“算了不戏弄你了,早点变小是正经。”翔子把光线枪调整到缩小模式,对澄香射去。

“呼,终于变回原样了”澄香终于放下心来。

“现在还不能松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很快就会有人找到这里来的,我们快点逃吧。”

趁着夜色两人携手逃离了公园,当然没有人发现她们的形迹。

街区的受到了极大的灾害,比起搜索犯人,救死扶伤被放在了第一位,所以没有人上前盘查澄香两人。另外澄香巨大化的目击证人都被踩死了,而且傍晚时分远处的目击者无法看清巨大女性的真面目,这件事情最终成为了一个无人可解的迷题。1/100縮小光線銃の話 第十二話 怨念(上篇)

第十一话是番外篇,人物访谈录,这里略过了
这两话和第十话是连动的,所以先放上来
好像还有第九话没有翻译,嘛阿,以后补吧

---------------------------------------------------------------------------------------
“连续女性袭击事件,被害者增至十人”新闻栏的报纸头条硕大的文字非常醒目。昨天晚上连续袭击事件又上演了,夜行中的单身女子被手持利刃的男子袭击,而行凶者朝被害者的脚踝处猛刺。由于连续发生类似的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新闻和焦点访谈节目连日来也不停的讨论着这个话题。
所幸尚未有出现死者,但犯人也一直都没有落网。

“说起来一系列的连续事件都发生在了我们大学周围呢,一定要多加小心啊”正站在平成女大图书馆入口处的新闻栏浏览着报刊杂志的風祭澄香同学不由得感慨着。

“咦,是澄香啊,在这里发什么呆呢?”和图书馆周围肃静的环境极为不和谐的开朗声音响起,好友翔子向她走来。

“我来图书馆收集论文的材料呢。倒是你怎么回来图书馆呢,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只是来复印的,其他复印点都人满为患了,我猜这里的会比较空一点。随便找本书复印下,然后回去抄一下就可以收工了”

“啊,翔子你真过分啊”

“别这么说,我会连你那份一起抄完的”

“啊,太感谢了”两人朝图书馆馆内的复印处走去。

“说起来,澄香,真是走运啊”翔子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

“嗯?什么意思?”不明所以的澄香也跟着压低了嗓音。

“那个连续女性袭击事件啊。因为发生了这个,你化身为巨人袭击街道的事就渐渐被淡化掉了呢。毕竟比起已经陷入谜潭的巨大女性事件来,连续女性袭击事件的罪犯应该比较容易抓到,也更容易转移公众视线啊。”

“确实,最近的新闻报道和综艺节目里已经看不到巨大女性袭击的话题了。就算知道自己的秘密不可能被曝光的,但电视里连篇累牍的播放着这个话题,老实说我一直都很紧张呢。”

“澄香你果然还是太嫩了,这点小事都值得紧张”

“我和翔子你的成长道路是不一样的!”想起翔子早在高中时代就有和警察亲密接触的纪录,澄香可不情愿和她相提并论。

“好了不开玩笑了。说起连续袭击事件,案情到目前为止还是在云里雾里呢,我们学校好像也有人遭受袭击了呢,虽然还没有公开宣布。”

“真的吗,讨厌,好害怕”(大姐你还会害怕…)

“所以说我们要把那个犯人找出来然后替天行道才行。这是惩治恶人,你没有意见吧?”

“啊?不可以。上次的骚乱后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不能再随便使用光线枪了,至少最近这段敏感时期不要再用了阿”

“但是这段时间内受害者可能还会增加噢,就这样袖手旁观吗?”

“但是警察已经介入调查啦,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澄香试图说服翔子。刚刚发生了那起不幸事件,至少未来一段时间内澄香并不想再动用那把神奇的光线枪了。

“说的也是,警察也在行动了,再说我们也没这么容易发现犯人的拉”很意外的翔子居然被劝服了。果然那起事件对她的影响也很大。

“但是澄香你一定要小心。知道吗,昨天晚上被袭击的女性好像穿着靴子呢”

“啊,我知道,今天的新闻里也说了。据报道说因为受害者穿着靴子,所以虽然脚踝被刺,但是伤情并不严重的样子。”

“但是整起事件上看,明显犯人是以穿靴女性为袭击目标的呢。而且,受害者好像都穿黑色的皮靴呢。这个情报也暂时没有对外宣布,但是事件发生前后路过同一地点的其他女性都安然无恙啊。”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嗯,只有穿黑色皮靴的女性路过时才遭到了犯人的袭击。澄香你也一直穿着黑色长靴呢,所以要认真做好防范啊。”

“嗯,明白了”虽然不知道翔子情报的来源,但是从过去的经验看,她的情报一向都很准的。


“该死的!”男子表情有些狰狞。“谁能理解我内心的痛苦!”

男子将匕首藏在衣服内插袋中,站在小巷中眺望着外面大陆上川流不息的人群。

一直以来男子都过着安慰的日子。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幸福的家庭,美丽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就在不久前刚刚积攒了足够的积蓄买下了属于自己的公寓。幸福的生活眼看就要开始了,没料到那一天灾难降临到了他头上。

那一天,和平常一样留在公司加班,和上司们一起开会的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得知灾难的发生。等待工作晚餐时间,回到自己座位上发现周围的同事们陷入了骚动中。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向同事询问道,一个脸色发青的同僚回答他。“迷之巨大物体出现了,就在你家附近。”

“不会吧!”惊慌失措的他慌忙挤入休息室的电视机前,画面上正在直播受到破坏的街道画面。由于夜色正浓,具体的受损程度无法看清,但是可以肯定受到了极大的破坏。

“到目前为止,已有死者53人,伤者37人,由于失踪者众多,具体死伤人数估计还会继续上升。”直播主持人用一如既往的平淡语气播报着新闻。“接下来播放附近目击者用摄像机拍摄到的景象”画面随即切换。

傍晚时分平静的街道。突然巨大的黑色长靴状物体出现在了镜头内,先是践踏四散逃跑的人群和车辆,然后普通的住宅楼也未能幸免,最后消失在了夜色中。由于画面昏暗无法看清具体的物体,但是外形看上去很像是一个巨大的女性。

“糟糕”看到镜头里的街道景象,男子不由得大声呼喊。这条街道他很熟悉,因为他家就在那片住宅区里。

男子立刻拎起了电话。“喂喂,喂喂,有人吗”他不停拨打着自家的电话号码,但是电话那头总是传来“很抱歉现在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的电子语音。

“该死的!”男子愤怒的挂断了电话。“不行,不知道我的家人是否平安,今天要早点回去了。”

就在这时,他的上司出现了。“会议马上要开始了,跟我到会议室去。”

上司显然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板着脸命令着自己的下属。

“抱歉,巨大的不明物体就落在我家附近,我联系不上自己的家人所以很担心,所以今天想早点回去了。”

“愚蠢,事关公司命运的重大会议,和家庭相比哪边更加重要?再说,你的家人又未必真的死了!……”上司开始了猛烈的说教。结果,他还是不得不留下来继续开会。

“呼,呼,又是开得这么晚”男子大步奔跑着,已经11点了。虽然铁路仍在运行,但是到站后却看到了通路封锁的告示。由于站前广场被完全破坏了,他平常上下班的那个站台被封锁了。无奈之下他只能从另一侧较远的站台出场,绕远路回自己家中。

在这种时候最可靠的还是自己的双脚,虽然各条大路都被警察封锁设立了检查,但他通过走小道成功的绕开了临时安检。

转过到达自家宅地的最后一个弯角,眼前忽然一片开阔,正确来说,是前方毫无遮挡,能够看到远处的灯火栅栏。这附近原来都是密集的住宅区,照道理是不可能看到远处灯火的,但现在他确确实实看到了。

“哇”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他不由自主地向前迈出一步,没想到一脚踏空,他跌进了1米多深的大坑中。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建筑物都消失了。他现在正身处在一个巨大的脚印之中。

所有的物事都被压碎了。房屋,树木,车辆,还有人。显然是大得惊人的重量,原本坚硬的物品都被压得扁扁的嵌入了地中,原本柔软的东西更是变得如同一张纸片一样摊开着。

借着昏暗的星光他小心的前进着。脚下的地形真实还原了谜之巨大女性的鞋底的纹路痕迹,被鞋底凸起部分踩到的区域无一不被完全碾平,而被凹陷部分踩到的区域反而显得有所上升,比起其他地方来要高出了几十公分的样子。他小心的避开凹下的区域慢慢前进着。

终于到到了自家宅地前。很不幸,他的住宅被巨大女性的鞋底直接击中,不仅是房屋,车辆和围墙也一同消失了,当然,还有他的家人们……

“喂,有人吗”他大声的呼喊着,但是没有回应,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他发疯一般的挖掘着自家的地面。但是没有任何工具,很快双手就被磨破,流出了鲜血。在这样漆黑的环境里,一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渺小的。

低头啜泣的他,忽然被一阵强光照射到。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是在附近巡逻的警察。

“请问,有没有关于我家人的讯息?我是这家的主人,如果有任何消息的话请通知我。”他向巡警求助,但是巡警对他摇了摇头,“救助死伤的情况要询问救援队了。你在这么黑暗的境况下挖掘容易出事,还是立刻离开现场,到避难所去休息吧”

巡警半强迫地把他带到了避难所。

他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救援行动再次展开,他又回到了自家宅地前。

“啊,是你,怎么现在才来?”邻家的妇人向他走来,眼圈红红的。

“你知道我家人的情况吗?”他飞奔到妇人身边,紧紧抓住对方的手。

“是这样的……”妇人边哭泣边向他讲述当时的情况。

他的家宅受到了巨大女性的直击。他的两个孩子待在屋内玩耍,目下生死不知。而他的妻子此时正在庭院中,虽然也被踩到,但所幸正处于靴底下的凹陷部分,而被夹持在了倒塌房屋中间。

而身陷其中无法动弹的妻子,被邻家的妇人给发现了,她立刻前去向救援队求助。但是,救援队一进入这片区域,四周立刻涌上来众多的幸存者。“请救救我的家人吧!”救援队被围困在中间,又无法无视广大受灾群众们的恳求,本着先近后远的原则,只能优先去救援其他人,而对他妻子的救助则被放到了后面。

然后天很快就黑了。因为有房屋再倒塌的危险,所以救援队在他到达前不久的时候决定停止行动。

“你要是能够再早一点回来,恳求救援队抢救一下你的妻子的话……”妇人哽咽得说不出话了。

他看到了妻子的遗体。在狭小的空间中拼命挣扎着想要脱身,露在外面的双手和身体表面伤痕累累,脸上还凝固着痛苦和恐怖的表情。

“是我的错!如果我能早一点回来的话……”他哭倒在地,陷入了无尽的自责中。

这一天他没有去上班,而是在避难所里等待他两个孩子的消息。虽然知道已是凶多吉少,但既然还没发现尸体,那就还保留有一分希望。但是由于倒塌的房屋已经完全埋入了地下,对两个孩子的搜救工作陷入了困境,当天无果而终。

第三天,他打电话给公司希望能够得到休假。但是上司无情的回绝了他。“愚蠢!在这么繁忙的情况下还请假?别开玩笑了,现在是决定公司命运的关键时刻,你怎么这么不知轻重!”

“很抱歉,但是我说过了,妻子不幸身故,两个孩子到现在还行踪不明。而且葬礼的筹备工作还没……”他尽力解释着,但上司根本不听他的。

“够了住嘴!你是不是觉得进了一家大公司后就可以放松了?你去开家私人商店试试,如果随随便便就停业的话,可是会破产的!”

“至少我还有选择停业的权力呢”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还是忍住没有说。

“算了,公司不需要你这种处事随便的家伙!你昨天无故缺勤,招致了客户的不满,导致公司的信誉受损,现在宣布你被解雇了!”随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就这样,失去了亲人的同时,他失业了。

打击还远远没有结束。3天后,他的孩子的遗体被发现了,看着那不成人形的躯体,他的精神崩溃了。

他买了地震保险和火灾保险,但是被巨大女性踩踏而倒塌的事件,不属于上述承保范围,于是他不但失去了家产,连一分钱的保险都拿不到。保险,说白了一点都不保险。

虽然他的账户上还有点积蓄,但是身份证明和账号都消失在了倒塌的房屋里,他没法取出钱来支度。其实就算能够找到自己的身份证明,需要还的住房贷款额度要远远高于他的存款,即使把自家那块土地卖掉也不够还贷的。失去了工作,还要为亲人举行葬礼,他陷入了名副其实的破产境地。

政府援助是他最后的希望。然而他所在的地方政府为了重建本地的财政,刚刚宣布中止对低收入和无收入人群的保护措施。每个人应该对自己的生活负责。自己的收入少或者没有工作的,应该自己想办法解决;生活的贫困,应该自己想办法解决。那些拼命工作的人们的税金,为什么要用在保障那些自己没有尽到责任的人身上呢?

机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均等的。就算暂时失业了,只要鼓起干劲重头做起,未必没有成功的机会。

但是,他的精神非常脆弱。幸福的生活,家庭,金钱,事业,人际关系等等一次性都毁灭了。他不相信自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放弃了重新开始的勇气,过起了自暴自弃的生活。

这一日,他依然彷徨无措的坐在路边发呆,这时有几个穿着长靴的年轻女子从他身边路过。

一只虫子飞过来,撞上了其中一人的靴子上,然后就围绕着她们的脚边飞来飞去。

“啊,真讨厌,哪里来的飞虫”“真恶心,别靠近我们”女孩子们口中抱怨着,想离虫子远一点,但是虫子好像迷恋上了她们的靴子一般,不依不饶的继续盯着她们。

“真烦人,踩死它算了”一个女孩子看着对她们紧追不舍的虫子,有点着恼了。

“啊,这是个好办法”女孩们停下了脚步,用蔑视的眼神看着自己脚下的虫子。离虫最近的那个女孩举起了脚,等虫子正好飞过的时候一脚把它踩在了脚下。

咔嚓,一声物体粉碎的声音传来,虫子被踩碎在女孩的脚底下,飞溅的体液溅射到了女孩另一只脚上,弄脏了靴子的表面。

“啊,真是的,弄脏了我的靴子!”女孩明显很不高兴,把不满发泄在了已死的虫子上,继续反复得践踏着它的躯体。

“你该庆幸穿着靴子呢”旁边的女孩劝慰着她。“要不然你的脚就会沾上恶心的体液啦,搞不好还有毒呢”

“这是废话,要不是穿着靴子我才不会踩下去呢……”

女孩子们边咒骂着可恶的虫子边快步离去了。那个踩死虫子的女孩子,靴底的凹槽内还镶嵌着虫子的翅膀和肉块。在一旁把全过程都看在眼里的他,不知不觉中,把踩踏虫子的靴子,和那个毁坏自己家庭和幸福的巨大女性的靴子重合了起来。“要不是穿着靴子我才不会踩下去呢……”这番话反复在他脑海里回荡。

如果,那个谜一样的巨大物体真是一个女性的话……如果她没穿靴子的话……“要不是穿着靴子我才不会踩下去呢……”那我的家人就不会死去,我的幸福生活就不会毁灭了!

他的内心突然充满了对靴子的厌恶。要是这个世界上没有靴子就好了,我也不会受到这样的伤害。无处发泄的仇恨,一下子找到了报复的对象。带有偏见的他视线扫过街道,发现行人中很多女性都穿着靴子。

“就因为她们穿着靴子,所以才会随意的踩杀生物。为了从此以后不再出现新的牺牲者,有必要减少穿靴子的人的数量……”

怀着这样的信念,他开始了行动。

这天夜里,他从避难所里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一把匕首……1/100縮小光線銃の話 第十三話 怨念(下篇)

寂静的夜晚,年轻女子独自走在无人小道上。突然背后转出一个男子,手持锋利的匕首,猛地朝她双足砍去。

“呀啊~~~~~~~~~~~”受到突然袭击的女子发出了惊叫,扑倒在地,随后昏了过去,穿着黑色长靴的双脚脚踝处被割开了一大道口子,鲜血从里面涌出。幸好男子并没有杀人的打算,不然划在喉咙等要害处的话,现在地上已经是具尸体了。

男子冷冷得看着昏厥在地的女子,拉紧了竖起的风衣领子,随后消失在了黑夜中。

突如其来的巨大女性袭击事件,使得男子失去了家庭和全部财产,随后连工作和人脉也一并葬送了,此时的他已是一无所有,有的只是心中无尽的仇恨。

但是男子并没有找到肇事人。到目前为止人们对于那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谜一般的巨大女性没有任何线索和情报,只有一段事发当天附近的路人拍下的视频,视频中只见一双巨大的长靴如摧枯拉朽般横扫整个街区,房屋,车辆,甚至活生生的人接连消失在巨大的靴底下的惨状,深深的印入了他的心底。

那一天,他在路边目睹了路过的年轻女子用长靴踩碎虫子的经过,事后女子还若无其事的说了一句:“要不是穿着靴子我才不会踩下去呢”
只是一句无心之言,却瞬间点燃了他无处发泄的仇恨。他的内心开始相信,如果那天女巨人没有穿着靴子的话,自己的家人也就不会死了,自己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潜移默化下他的复仇目标移向了穿靴的女性身上。

长靴才是罪恶之源!怀着这样的想法,他从避难所里窃取了一把匕首,开始了自己的复仇计划。袭击穿靴的女性,砍伤她们的脚,给世人造成只要穿靴就会遭受伤害的印象,这样一来女性一定会放弃穿长靴了。一个他自认为完美的计划。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大街上还是布满了穿靴的女性。袭击事件目前为止发生了10多起,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新闻报纸都在连篇累牍得报道。明知道穿长靴出门可能会受到袭击,也不肯放弃吗?男子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对此一筹莫展。

男子的想法过于单纯了。长靴不但能提供女性防寒防冻的功能,而且在公众场合很容易引起其他男性的注目,更能保护女性的脚部不受污染,女性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合多种功能于一体的长靴了,当然这些男子都是无法理解的。

一看到街道上穿靴的女性走过面前,他的脑海里就回荡起巨大的靴子从天而降大肆破坏街道和自己家宅的情景。饱受恐怖和痛苦的妻子和孩子的脸孔时不时地闪过心底,仿佛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令他越发地感到痛苦不堪。

这一天,他终于来到了这条命运的小道上。

他躲在路边的树丛阴影内侧,看着过往的行人。

“哼,下次别让我碰到你们落单”两个长靴少女有说有笑的从他面前通过,看着她们的背影,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日复一日的煎熬,使他一看到长靴在面前出现,内心就如同被鞭笞一样的痛苦。

“谁都无法了解我内心到底有多痛苦!”男子将匕首藏在风衣底下,目送两人离去。虽然很有种冲出去的冲动,可惜对方有两人,很难一下得手。如果碰到落单的女性,他一定不会放过。

“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们,让她们知道穿靴的可怕结果”放弃攻击的男子回到阴暗处,口中依旧念念有词。“下一个通过这里的女人,我一定要让她尝尝厉害。”男子握紧了手中的刀柄。

这时远处传来了高跟鞋的脚步声。

喀,喀,喀……

“哎呀,居然忙到这么晚了”澄香边走边自言自语着。“翔子也是的,说要去打工就把我一个人扔在了那里。”就这样两人都走到了这条命运小道上。

“喀擦”路边的树丛中突然发出了声响,接着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了澄香的面前。戴着很大的帽子,遮住了大半边脸,而另一半则隐没在了高竖的风衣领内,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

“呀~啊”澄香立刻握住了光线枪。

“不许穿长靴!都是靴子的错……”男子手持匕首,目光中散发着一种近乎癫狂的光芒。“我要让知道穿靴子的严重后果。”男子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向澄香砍去,正确地说,是她的双脚。

“觉悟吧!”千钧一发之际,男子被一阵光芒所覆盖。澄香使用了手中的光线枪。

“阿,好可怕”澄香拍拍自己的胸脯,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心还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要是没有这把光线枪的话,我现在肯定就遇害了。”慢慢的她终于平静了下来。

“太可恶了,绝对不能原谅!”澄香恼怒的看着脚下的小人。

从强光照射的晕眩感中回过神来的男子,发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两根巨大的散发黑色光芒的巨柱。很快他就认识到,这是一双巨大的靴子。

他震惊了。眼前的景象,和那段视频中毁灭街区的巨大靴子简直是一摸一样啊。他终于意识到,原来传说中的谜之巨大女性,很可能就是眼前的这个能自由变换人体大小的少女。

男子眼中的巨大少女澄香蹲下身来。“就是你吧,目前为止袭击十多人的罪犯”

“没错,是我干的。”男子大声回答。他承认了自己所犯的罪行,同时也想让澄香认错谢罪。这样一来,他就能化解自己对长靴的无尽怨念了。“但是,我这样做也是有我的理由的……”

可惜,受到袭击的澄香已经完全失去了冷静,她完全没有兴趣去听这个袭击自己的犯人的辩解。

“不能原谅!”澄香抬起了右脚对准了男人。“不想听你的狡辩,反正你只是想欺负弱小的女性以次为乐而已。最恨你这种对女性出手的男人了!”

“啊,等一下,听我说。之前化身为巨人破坏街道的就是你吧!”

“咦,你怎么知道的?”听到意料之外的话语,澄香不由得收回了准备踩下去的脚。

“果然是你。看你把我变小后我才想到的。能够把人体变小,反过来说,把人变大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没错,那又怎么样。虽然被你知道了,可惜马上就要死在我的脚下,这件事情永远不会被人发现了。”澄香冷冷得说道。

“喂喂,你就不知悔改吗。那天化身为巨人毁坏了大片的街道,你知道你做了多过分的事情吗?你有没有为受害者考虑过?!”

“不要提那天的事,真讨厌,一想起就生气。我并不是故意要去踩死谁谁谁的,没办法啊。比起我来,你这个躲在暗处袭击女性的罪犯才是更加过分,性质更加恶劣!”

“不是这样的,我并没有杀人,这是我的复仇。我只是在为被你靴子踩死的生灵们复仇……”

“够了,闭嘴吧!”澄香愤怒的打断了男子。“伤害女性的男人,不管有什么理由,都应该判处死刑。你就乖乖的接受我的制裁吧!”

“死刑我也认了。但是死前我还有话要说。还有,请不要踩死我,绞刑也好枪决也好都没关系,但就是不想死在靴子之下阿”

“不要。你没有认识到自己犯的罪孽有多深重,你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

“要比罪孽,你犯下的罪孽比我更多不是吗!”男子激烈的反驳。自己还没有辩解清楚所作所为的理由,这样会死不瞑目的。

“唉,显然你完全的没有反省呢。那天发生的事情,并非出于我自己的意愿。再说,在我变巨大化时,还挡在我路上不知逃避,那些人完全是咎由自取。而你,完全是有计划有预谋的伤害女性,从受伤害的女性的感受来考虑,显然是你的罪孽深重了。你就不要再狡辩了,也别说什么不想被踩死这种任性的话来了。”

澄香冷漠的态度终于让他绝望了,完全蛮横无理,再怎么解释也没有用。没想到自己的家人居然死在了这种女人的脚下,男子不由得落下了眼泪。失去一切的受害者的心情,显然施暴者是不会理解的。

“终于认罪了吗。”澄香的靴子缓缓降临到了小人头顶上。小人的上空被巨大的靴底所覆盖,他终于感受到了临死的恐怖。只是这短短的一瞬间,自己就感受到了如此可怕,想到自己的妻子死前几个小时都身处夹缝中,那段时间里究竟有多痛苦呢。

男子依然满怀的愤懑,但他无能为力。原本指望死前至少可以解除自己的怨念,可惜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梦想罢了。

巨大的靴底毫无怜悯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啪唧!

一瞬间他的身体被踩烂,血和内脏四散纷飞。

“绝对无法原谅”澄香感觉还不够解气,继续对着小人的遗骸践踏,并用脚底反复碾压。最终小人的遗骸化为一摊薄片,和路面紧紧贴在了一起。一部分残骸则化为靴底的一部分,镶嵌在了靴底的凹槽间。

“终于安心了。敢对女人出手,这种男人就该这么处死。”对于男子的过去一无所知的澄香,给男子下了个武断的结论,就这样脚底带着他遗骸的一部分快步离去了。刚才男子站立的地方,只残留下一小块血迹和肉片。

失去了一切的男子,最终连自己的性命也失去了。在他落难时如果有人对他伸出援手的话,他也不会在后来对靴子产生如此大的怨念,也不会这么惨死在澄香的脚下了。自由竞争的社会制度下的优胜劣汰的残酷性,由此可见一斑。

数日后。

“说起来,连续女性伤害事件,好像平息了呢。”翔子看上去很不甘心。

“好像是呢”澄香一幅满不在乎的表情。

要是告诉翔子已经处死犯人的话,翔子一定会怪罪自己的。“啊呀,这么好玩的事情居然不通知我”所以澄香决定把它最为自己内心的一个小秘密。





上一篇:缩小光线(第五到七话)
下一篇:爱人被夺的翔子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