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新帖

[文章分享] xfreex翻譯:缩小的代课教师

[复制链接]

58

主题

237

帖子

808

积分
 用户组:实习版主
UID:11152

积分信息:
浮云:5334
金钱:486
精华:0
贡献:0
精华贴:0篇
阅读权限:100
注册时间: 2017-10-13

在线时间: 15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9-10-14

联系方式:

发表在  2019-10-6 18: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资源详情
1、以下发布的作品,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主题版权归属发布者Macarophilia Fan共同所有,转载本主题请给出发布者名字和站点名称及链接!
2、以下付费为对发布者搬运发布劳动价值的支付,并非购买本作品!

【漫画名称】:缩小的代课教师

【漫画页数】:0 页
【图片分辨率】:0
【文件大小】:0MB
【MD5】:0
【漫画属性】:巨大 缩小 巨大娘 巨大男 
【绘画画师】:huz
【故事脚本】:huz
巨大爱好者温馨提示 1、购买前去请先检查自己积分是否足够,链接是否有效!
2、付费后请及时购买下载,妥善保管文件,论坛每个季度将会清理付费信息
3、为保证您的问题能够及时解决,若有任何疑问,请直接发送消息至暗影之心或者入群MacroPhilia Fan讨论群反映 ,切勿在此帖回复或者单独发布主题提问。
4、暗影之心2016年6月前发布主题内没有解压密码的请去论坛公告查看
缩小的代课教师
byHuz

考特妮站在六年级教室的前方,盯着排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们.她是一位年轻的代课老师,身高平常,金发碧眼,身材匀实.她的牛仔裙,若是以学校里的穿着标准来看,恐怕是有些太短了,不过倒也没人追究过这码事。

此时,她正在拼命深呼吸,好让自己镇定下来。毕竟她还是一名代课教师,不管是什么样的班级,最开始他还是有些怯场的,今天也不例外。

“大家注意,我留意到你们的老师在教学计划中指出,你们应该刚刚学习了关于内战的知识。”“对吗?”考特妮友好地问着。

有几个学生嘟嘟囔囔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不过大多数学生没有吭声。还有几个学生自顾自地谈笑起来。

“咱们上着课呢,不要随意讲话。”考特妮说着。

这样的场面,让她有一点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进音乐专业,结果,除了代课教师之外,她几乎没有什么工作能做得来。这种悔意,来得容易,去得到也快当。毕竟,她才不过19岁,她还有大把时间来丰富自己的简历,她很明白这一点。而且,得住于在高中阶段修到的学分,她用一年时间就在大学里拿到了副学士学位。她很清楚,没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她又慢慢地深呼吸了几次,把自己的悔意和怯场压了下去。

她感觉自己又有自信控制场面了,便向那群12、3岁的孩子走近了几步,手指插在臀部的口袋里。

“大家安静。”她指示着。“根据你们的老师给我的说明,我们应该开始一起从历史书的65页开始学习。”“现在把书翻到那一页吧。”

她的话和书本拍在桌上,翻页的声音回荡在教室里,学生们开始听她的话了。

考特妮骄傲地微笑着,转过身去想要找一根粉笔。

.......

那天晚些时候,在学生们吃完午饭回到教室之后,考特妮静静地走在教室的过道里,将学生的数学考试试卷发回给他们。她在学生午休的时候,就将这些卷子都批阅出来了,她为自己这么努力工作感到骄傲,不过学生们考得很差,这有让她对学生们有点失望之情。

当她转身回教室前边的时候,学生的抱怨声从她背后传来。

“这不太对啊!”

“我以为我能考个更高的分呢!”

“这考试也太难了吧。”

“同学们,同学们,”她用平抚的声音说着。“我没有故意给你们打低分。”“这个分数是你们自己考出来的呀。”

“但是你干嘛要把卷子都批了呢?”一个亮蓝色眼睛的姑娘抱怨着,她的金发中有些棕色的发丝。“这个卷子本来是要罗威老师回来之后才批的”

“罗威老师跟我讲要我批阅你们的卷子的。”考特妮尽量不让回应那个女孩儿时,语气里带有厌烦的感觉。“现在,我们来上理科……”

“我为什么只得了F!”一个男孩儿喊着。“我爹妈会弄死我的!”

“我要罗威老师重新批我的卷子”,那个亮蓝色的女孩儿又开腔了。

“我也是”

“对,我也是”

“我也……”

“好了!”考特妮不禁吼起来。“分数不是我打给你们的,是你们自己做出来的。现在别闹了,下次好好考才是真的。”

她转过身,准备在黑板上写下板书。

突然她感到一阵眩晕。她的粉笔从手里滑落,她一阵头晕,靠在黑板的粉笔槽上才没有倒下去。她的毛衣和短裙好像蓬了起来,堆在她的身体上。她的鞋子也一下变大了,她抬起脚,鞋子就掉了下来,她的袜子也一起滑落下来,它们已经太大了。考特妮几乎立刻意识到,她开始缩小了,也就是说,她有缩小基因。

“不要啊!”她嘘喊起来。长久以来压在她心中对这种变异的恐惧立刻将她笼罩住了。

“哇哦!”

“她缩小了!”

“快要看不到她了!”

考特妮的衣服脱落下来,埋住了她的头。

她用了好一阵子才终于设法从衣服堆里爬了出来。她全身赤裸,站在薄薄的地毯上,桌椅的腿和学生的腿充满了她的眼,她用一只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胸,另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胯下。她清楚地知道他现在只有15厘米高了,实际上可能还会更矮一点。

“哦天呐!”她喃语着。"我变成小人族了。"

学生们为了看清楚她,一下子拥过来,桌椅把地板弄得吱嘎作响。在她的眼里,那些浮现在她上空的巨大面庞,像看着一只珍兽一样。

她不由得战栗起来。

“求求你们谁去给前台打个电话吧!”她朝学生们喊着。

“她好小喔。”

“因为她缩小了呀。”

“对嘛,所以就是小人族喽。”

“代课老师是个小人族?”

“快去啊!”考特妮向他们嚷着,但是她的声音轻易地被学生的议论声淹没了。

一双穿着运动鞋的脚轰然踏在地板上,向她一路踏过来。考特妮惊恐地退了一步,抬起头,她的视线扫过一双白皙修理的腿,一路看到那个学生的脸,就是那个与她顶嘴的,金发中夹杂着棕发的蓝眼睛女孩儿。金发女孩儿把她的两只脚跺在考特妮的两边,吓得考特妮不禁东涛西窜,她惊恐的目光投向了那高高在上的面庞。

女孩儿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考特妮惊叫起来。

她打算逃走,但是还没逃出几步,就被女孩儿一把从地板上捉起,五指紧握,一把将她举向空中。

“住手!“放我下来!”考特妮踢蹬哭喊起来,那个女孩儿把她举到自己的面前。

“咱们还是好好玩玩吧,你这个卑鄙的小代课老师。”她可爱的天使面庞上浮现出一幅扭曲的笑意。

“住手!“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考特妮叫嚷着。“快去给办公室打电话啊!”

“我看,你连我的名字都记不得吧?”“说起来,你可是批了我的卷子呢。”那个女孩儿发问了。

“我……我……我……”考特妮惊恐地结巴着,她的自信早已粉碎殆尽了。“你们的老师给我的卷子上,只有你们的座位号码……”

“我的名字是加布里奈尔”,女孩恶狠狠地说着.“还有,你现在是我们大伙的玩具了。”

加布里奈尔转过身,将手里的考特妮朝向了班里的其他同学。

“我们今天要和我们的代课老师好好玩玩喽。”加布里奈尔兴奋地说道。

这群学生爆发出了一篇掌声和欢呼声。

“帅呆了!”

“对,让她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我就从来没喜欢过实习教师!”

“她可是给我打了个F呢!”

“我也是!”“咱们给这个代课教师上一课!”

学生们从他们的座位上涌出来,挤在加布里奈尔身边在加布里奈尔掌中的考特妮,被这么多小孩子包围着,早已经说不出话来,只剩下尖叫。他们巨大的身体移动得异乎寻常地快,他们潮热的呼吸吹在她的身上和头上,充斥着酸气的呼吸从他们的肺里冲出,填满了考特妮的鼻子。

“我认为 我们必须要 给他好好上一课,” 加布里奈尔说。. “就是说,我们也给她出一次试题,看看她到底有多聪明。”

“对,好主意。”

“就这么办了。”

“来来,做吧!”

“思路不错。”

“如果她没有办法答对,那么就要打她的屁股”加布里奈尔继续说着。

四周轰响起来的欢呼声淹没了考特妮,她不禁捂住了耳朵。

“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考特妮高喊起来,她的手不再捂着耳朵,而是拼命地打算从加布里奈尔的手中逃脱出来。

“你现在是小人组,因此,我们可以这样对待你。”加布里奈尔得意地说着。

考特妮被粗暴地甩向另一个棕色头发的雀斑女孩儿手里,她的胃都抽搐起来了

“凯拉,把她用透明胶贴到黑板上去。”加布里奈尔下了命令。

“好呀,”凯拉兴奋极了。

“住手!住手!凯拉的手指围拢过来,从加布里奈尔手中将考特妮抓走,而考特妮只能无助地哭喊。”  

这个巨大的少女把考特妮捉到教师的办公桌上。她拉开抽屉,轻易地找到了一卷透明胶条。她把胶条拿出来,关上抽屉,就把考特妮带到黑板前。

“脸朝黑板”加布里奈尔下令。

“住手!”考特妮哭叫。

凯拉的手把她重重地按在黑板上,她的四肢被强行大角度地分开。然后,她听到胶带被撕成小条的声音。没过多久,她就眼睁睁地看着几条教条粘在了她的腰、手肘、手腕、脚踝和膝盖上。凯拉松开了手,她被胶条粘在黑板上。

“放开我!”“我是你们的老师!”考特妮别过头朝着那群巨人学生狂呼。她的心脏因为恐惧而狂跳。

“本来你也不过是个代课教师,”凯拉轻蔑地回应。“更不要说现在你就是个小人。”

突然,她感觉到一根油乎乎的手指在她裸露的臀部上摸索,她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她的屁股还挺好看的,是吧?”一个羞怯但是又好奇的男孩儿这么说道。

“布雷南,把你的爪子拿一边去。”加布里奈尔不耐烦地呵斥他。“我们要考考她。”

“对不起”男孩儿诺诺地道歉。考特妮感觉手指松开了。

加布里奈儿的脸从考特妮的左边闯进了她的视野。小女人把他的脸传过来,紧盯着那张巨大的脸,那张显露着卑劣的欢乐的脸孔。

“求你了,别这样对待我!”考特妮祈求着。

加布里奈儿只是笑了笑。

“那么我们给她出什么题目呢?”有一个男孩子问道。

“凯拉你说,”加布里奈尔说。

“我来搞定。”凯拉果断地回应。

考特妮从另一边扭过头,看到那个黑发女孩儿开始在教师的办公桌上搜索起来。这一次,她取出了一个夹着不少试卷的文件夹。她打开文件夹,抽出一页,扫了一眼。

“这是张理科考卷,”凯拉跟其他学生说。

交头接耳的低语声立刻在黑板周围挤着的那群六年级学生中轰鸣起来。

“挺完美的嘛,我们不是刚好要开始上理科嘛,”加布里奈尔说。“对吧小老师?”她朝考特妮阴暗地微笑了一下。

而考特妮还在拼命地想从透明胶带里挣扎出来。“我是你们的老师!”“我是人!不是玩具啊!”“你们放开我!”

“凯拉,出题吧”加布里奈尔说。

“好咧!”凯拉跃跃欲试。考特妮气得发抖,也怕得要命,她发觉那个女孩儿开始扫视那张试卷了“第一个问题是……”

“嘟哒哒哒哒哒哒~!”一个男孩儿高声唱起,学生们哄笑起来。

“植物学是研究什么的?”凯拉开始发问。她的眼神带着俏皮和期待,落在考特妮身上。

“那么,答案呢,小老师?”加布里奈尔跟上一句。

“我不会回答!”“我才不会跟着你们一起搞这种无聊游戏。”

“我看,你需要一些激励啊。”加布里奈尔说。“奥利佛,用尺子教训她一下。”

“嘿嘿!”一个小子阴笑一声。。

考特妮看见一个雀斑脸男孩把粉笔槽里的尺子拿起来,绕过加布里奈尔身边,快步走到吊在黑板上的考特妮身边。

“你拿着那玩意要干嘛?”考特妮惊恐地说。但是,恐怕她自己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那小子消失在她背后,这下她没法看到他了。转眼间,她就感到她的屁股上被尺子重重地抽了一记,发出了清脆响亮的声音。

“嗷!住手!”考特妮尖叫起来,她的身体因为疼痛抽动着。

“那就回答问题吧,小老师”加布里奈尔“鼓励”着她。

“我才不哟……”

奥利佛又一次把尺子重重地抽在她的屁股上。

“嗷哟!”考特妮哭号起来,眼泪几乎快要鼓出眼眶了。“求求你们了,停手啊!”

“我们等着呢,”加布里奈尔用斥责的语气回应。

考特妮拼命呼吸,她的心中充满了耻辱和愤怒,随着她的声音迸发出来,“是关于植物的研究[4]!”

“非常好,”凯拉说,她的手里还拿着卷纸,不过这没有影响到她嘲弄地给考特妮鼓了鼓掌。

好几个学生都咯咯地笑起来。

“下一个问题,”凯拉继续着…

考特妮因为耻辱闭上了眼睛。她无法相信在她身上会发生这种事情

“……还是假”凯拉的声音传来,“沙罗曼蛇[5]是一种温血动物?”

“假,”考特妮喊叫着回答,由于臀部的刺痛,她开始不由自主地取悦这些巨型学生,而对这种取悦行为的痛恨矛盾地压在她的心里。

“又对了。”凯拉宣布。

“好了吧,你们玩得够开心了吧,”考特妮说。“你们总不能……”

“在生物学中研究真菌的领域被称作什么?”凯拉打断她的话,继续发问。

“什……什么?”考特妮被问住了,她意识到她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她的喉咙一下子开始发紧了。

“她说的是”,加布里奈而用缓慢的声音傲慢地回应道,“在生物学中研究真菌的领域被称作什么?”

“我…不太……不太清楚真菌是什么,”考特妮结结巴巴地说。

“没办法了……”加布里奈儿笑着打了一个手势

剩余的那群乌合之众们也开始哄笑起来。考特妮都能听到他们拥簇着凑近的脚步声。她的心脏从来没有跳得这么快过。

“我……我……我不知道!”

学生们终于大声地笑起来。还有人在欢呼。

“所以高高在上的老师大小姐也会在考试中出错,对吧?”加布里奈儿开始嘲弄她。“就算是她自己出的题也一样。”

“我……”考特妮不知道说什么好。

“奥利佛,”加布里奈儿朝他点了一下头。

“等下,不要!”考特妮哭叫着

嗖啪!尺子重重地抽打在她的小屁股上。

“每个问题是多少分?”加布里奈儿问凯拉。

凯拉看了看那张卷子。“三分,”她咧嘴笑起来。

“奥列佛,听到了没?“小老师刚刚丢掉了3分,不是1分”加布里奈尔说。

“了解!”奥利佛开心地说。

嗖啪!嗖啪!

“不要!”考特妮喊破了声音。虽然只是被尺子打中臀部,但是对缩小的考特妮来说,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个壮汉全力一击一样痛苦。她感到她的屁股开始着火一样疼起来。

“凯拉,继续出题。”加布里奈儿说。

考特妮又成功地答对了接下来的10题,每次答题都伴随着恐惧,害怕再被尺子击打,她感到了深深的羞耻。更不幸且讽刺的是,这种恐惧的情绪导致她没法集中精神,结果在第11题上犯了错。

“错啦!”凯拉说。

“住手!等下!我不是那个意思!”考特妮祈求着。

嗖啪!

“住手!

嗖啪!

“快停下!”

嗖啪!

“饶命啊!”

考特妮开始抽泣了,她的身体因为剧痛而颤抖战栗起来。

“啊,可怜的小代课老师吃了太多苦头了,”人群中的一个男孩嘲弄着。

“不过还好,刚才是最后一题了,”凯拉说到。

考特妮透过泪花,瞥见凯拉将考卷放回桌子上。

“我能不能再摸摸她的小屁股?”一个熟悉的声音问。

“好啦随便啦,布雷南。”加布里奈尔说。

巨大的手指又再一次划到了考特妮的屁股蛋儿上。不过这次,由于之前被那个小子用尺子重重地抽打,阵阵刺痛传来。

“住手!很疼啊!停下!快停下!”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布雷南真的停手了。

“怎么了?”布雷南疑惑地问。

“嘁,她的屁股还疼着呢呗。”人群里的一个姑娘说。“看看她的屁股。整个都红了。”

“嗯。你不想让我们再摸你的屁股了啊?”加布里奈尔把脸凑近考特妮,她的呼吸都喷到考特妮的身上了。

“是的,求求你们了!”考特妮哭喊着。

“好吧~”考特妮用甜的发腻的声音说。考特妮知道大事不妙了。她的预感是正确的。“好啊。因为我想要好好地和你的胸部玩一玩呢。”

“什么?不要!不可以!”考特妮震惊地尖啸。

“布雷南,把她翻过来。”加布里奈尔发令。

“OK。”一只汗哒哒的手把她压在黑板上,另一只手把胶条撕去了。没了胶条的支撑,考特妮的身体落入了布雷南的掌中。她翻过身看着他。第一次注意到他的眼睛和头发黑得如此彻底,同时他的面庞在同龄人中也显得惊人地帅气。布雷南把她转过来,又一次贴在黑板上。把胶条又贴了回去。

“别把我贴回去啊!停手吧!”考特妮高呼。

她试图反抗,但是毫无作用。她的手臂被强行压在身体两侧,腿又被分开,没多久她就又被四肢敞开地贴在黑板上,不过这次她面对着全班学生。

当她终于直面这些巨大而又孩子气的脸孔的时候,她抽下一口凉气,她看到有些面庞上浮现着好奇,有些看起来开心,有些写满了淫欲,这些表情交织在一起。

“别碰我,谁也别碰我!”她尖叫着。“我是你们的老师!”“我是成年人!”

“要我看你是个没有穿衣服的小人族而已。”加布里奈尔的手滑向考特妮悬在黑板上的身体。

班里的女同学们都格格笑了起来,而几个男生的笑声中更是带着些别样的意味。

“住手!不要摸我的……别!”考特妮哀号着。

加布里奈尔的食指和中指按着考特妮的胸部,揉搓起来。这个年轻女孩儿的巨脸占满了考特妮的视线,她紧盯着考特妮的胸部,眼神里充满了兴奋和好奇。

考特妮向下望望,她仍然没有办法接受这种一阵阵涌来的感受,是由一个巨大女孩儿的两根手指带来的,而这个女孩不到一个钟头以前还不过是受她监管的一个学生。考特妮无助又不情愿地地看着加布里奈尔用指尖不停把她的胸部揉来弹去。

她的视线又转回加布里奈尔的面上。“求你了!不要再这么对我了!不要继续摸弄我的胸部了!”

加布里奈尔的脸上渗出一丝笑容,一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凯拉的面孔出现在加布里奈尔旁边。她也靠近了考特妮的胸部。她的右手抬了起来,指尖戳向考特妮的胸部。

“我希望哪一天我的胸部也能这么大,”凯拉深吸一口气。

“我都是,”加布里奈尔附和着。

凯拉的手指逐渐将加布里奈尔的手指顶了出去,没过多久,就换成凯拉站在考特妮被粘着的小身躯前,摸弄着小老师的胸部了。她把她的一对胸捏在一起,又弹出去。

“你的胸部真是好玩啊”,凯拉咯咯笑着。

“住手!”考特妮尖叫。

“真的?也让我玩玩!”布雷南说。

他又把凯拉推开了。他一脸期待,一把捏住考特妮的右胸,重重地搓弄起来。

“哇!真的是好玩极了啊!”不消看也知道他兴奋极了。

其他的学生们也兴奋地讨论起来,他们的手指也开始不老实了。尤其是女孩儿们,凑成小堆儿窃窃私语。不过无论男女,这些小孩儿们都用期待和复杂的眼神看着考特妮。

“差不多了吧,也给其他人一点时间吧,”有一个男孩说。

“对啊,轮流嘛!”另一个男孩儿附和着。

“住手!不!”考特妮哭叫起来,她的背部重重地靠在黑板上,拼命想要从胶带里挣脱出来。

但是她的努力毫无作用。这些学生在班里吵翻了天,不过很快地,他们拍成了一排,从考特妮面前,一直排到教室后边。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每个学生都把无助的考特妮的胸部玩弄了一番。他们都因此非常兴奋。很多男孩在开始的时候有点畏缩,因为他们之前还没有摸过女人的胸部,就算是这么小的也不例外。而女孩儿们大多为考特妮的胸部着迷,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拥有这样的胸部。考特妮朝着他们不停地尖叫怒吼,直到她的声音开始嘶哑,但是学生们完全没有在意。

直到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队伍中的最后一个学生心满意足地住了手,加布里奈尔才走上前来,撕下了考特妮身上的胶条。

考特妮的身体又落到了她的掌中。她把这个缩小女举到面前,诡异地微笑着。

“刚才开心吧?”她嘲讽地说。

考特妮轻声抽泣着,她已经因为刚才的嘶吼而说不出话来。她只能带着愤怒与屈辱移开了视线。加布里奈尔大声笑着,勾了勾她的下巴。

...........

“你缩小了!你变成小人族了!天咧,吓坏了吧是不是?”这是校长在讲话。

考特妮对校长并不熟悉,她只是代课老师,并不是学校里的正式教员。米基校长是个三十多岁的美人,长长的棕发,肤色闪亮,体态修长有力。她戴着眼镜,穿着一身职业装。

米基校长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考特妮感到随着她的脚步,身下的桌子也在震动着。考特妮还在尽可能地适应她的新尺寸,周遭的一切不但看起来都巨大无比,还移动得飞快,这不仅让她恐惧,还让她感到一阵阵晕眩。

“我的父母何时能来接我呢?”考特妮问道。她不想提及学生们对她的虐待,因此她并没有和米基提起这件事。她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所学校。

“接你?”米基回应着,语气里却充满了疑惑。“亲爱的,你没有关注最近的时事么?”

“没……”考特妮不由得又缩禁了身体,双臂抱紧了胸部。“你的意思是……?”

米基转过身来,慢慢地朝着考特妮站着的桌子走过来。她每走一步,都会通过桌子向考特妮传来一波振颤。

“本州的立法机构去年通过了一项法律,撤销了小人族的所有人权。”校长说。

考特妮的眼神迷离了一下,咬紧了嘴唇。她感觉自己听错了。“啊?”

米基已经非常靠近了,考特妮需要用力地把头抬起到一个很不舒服的角度,才能保持和她的视线接触。

“就是简单而言,”校长解释到。“你现在被视为异种,而不是人类。你可以被合法拥有,或被作为宠物出售。我倒是觉得那些立法的人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考特妮在恐惧中喘息着。“住手!你不会是认真的!如果你是个小孩儿,你这样骗我还好说,但是你可是一个成年人!”

米基朝着考特妮靠过来,礼貌地微笑着。

“一个人缩小到什么程度的时候就不算是人类了,我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她说着。“不管怎么说,你在上课的时候缩小了是挺令人惊讶的,但是也有其好处。我们的六年级老师们在今天下午要给学生们上一堂关于青春期的课程。这个课程总是有那么点尴尬。不过要是能有一个可视教具的话,那可就方便多了。”

“什……什么?”恐惧感让考特妮开始结巴了。“你不是说我吧?”

米基朝缩小女伸出手。

“住手!别碰我!”考特妮啸叫着。

巨大的手指将她捉起,举到米基漂亮的脸庞前。

“其实我觉得,如果我们的老师们能分开安排这个课程的课时,那么你可以一直作为这堂课程的教具。”校长一边考虑一边说着。“嗯,这样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要!”考特妮哭了起来,在这个女人的掌中拼命挣扎,想要推开握在她腰身上的手指,在这一瞬她都忘记了自己裸露的胸部。

“而且,在课程结束之后,你可以成为某个班级的吉祥物。”米基高兴地微笑着。“我看,我们还可以举行一个比赛,看看你会成为哪个班级的班宠!”

“我不是宠物!你不能像对待一个……你要干什么?不要!停下!”

米基把一个空的纸板箱拿过来,把考特妮丢了进去。年轻的缩小女在盒子里滚到了一旁。她一下跳起来,又因为米基拿起了盒子,撞向了盒子的一角。

“我先带你去埃里森老师的班里,”校长说。“她应该可以用你发挥最好的教学效果的。”

“住手!放我出去!”考特妮绝望地尖叫着,她的狂跳不止。不要这样!不要!不要...”

..........

“....不要啊!”

考特妮的最后一声尖叫被埃里森老师牢牢贴在她嘴巴上的胶带闷住了,那个黑色短发的漂亮女人,看起来比考特妮大不了多少。

“成了,这样就好了”,埃里森说着。

考特妮能感觉到埃里森的手指正在试着另外几条胶带有没有贴紧,她又一次被张开四肢,贴在了桌面上。考特妮也试着挣扎了一下,希望能够挣脱,但是胶带太紧了。

她看到年轻的老师转过头,面对着班里的同学

“大家听好。记住,一个一个上来体验,然后返回你的座位,写下你的观察结果。然后在我们看完视频之后,会再进行一轮。”

考特妮的嘴巴被粘住了,她只能低吼,并拼命摇头表示反抗。埃里森老师的头消失在他的视野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小子。他朝考特妮咧嘴笑着,他的手朝着她赤裸的小身体飞来。

他开始从容地抚摸起她的胸部时,她无言的尖啸几乎完全被贴着她嘴巴的胶带盖掉了。




~完~




[1]在美国,有少量的学生可以在高中时参加所在州的高级课程计划,在高三那年开始同时修大一课程并拿到学分,这样的话可以在进入大学的第一年开始上大二,省学费又省时间,听起来是不错的计划不过真的能跟下来的学生很少,是个非常具有难度的教学制度。

[2]“挑染”的效果

[3]参考NBA赛场,主队进攻时的场地广播声

[4]在英文中,植物学,和植物,用了完全不同的两个术语。

[5]即蜥蜴
縮小的代課教師

by Huz


沒有一個科學家預測到了被稱作縮小基因的變異爆發。成百上千的少年們神秘地縮小到了15釐米高,恐慌橫掃全美,直至席捲全球。整整一年,大規模的暴亂在世界的每個角落爆發。美國總統與國會接近權力地動員了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頂尖醫生,試圖找到解決的方法。在英國、法國、俄羅斯和其他國家,同情美國的人們也在協助他們研究如何救治這些少年。這場風波被牢牢地控制在美國境內,這讓科學家和醫生們得到了結論,就是這個怪異的疾病並非由病毒或細菌引起,而是一種複雜的基因變異。三年之後,領袖們終於承認這種變異是無法治療的。科學家們將這種變異命名為縮小綜合症。怪異的是,這個社會很快適應了這種變化。

罹患這種綜合症的幾率是千分之一,並且這種變異總是在青春期發作,也就是20歲之前。因此,任何已經超過20歲的人都可以在餘生中不必再擔心這種病症。

至於那些沒有那麼幸運的少年們,他們發現自己在某一天不斷地縮小,他們終究會發現,即便一些官方機構在竭盡所能地收容他們,絕大多數人已經不再將他們視作人類,而是將他們當作寵物或玩具。即便法務機構盡可能地去懲處那些傷害或虐待縮小者的人,仍然有大量的案件根本沒有被隱瞞不報。當人們隨心所欲地對待他們時,縮小者們便進入了夢魘的世界。

..........

考特妮站在六年級教室的前方,盯著排坐在教室裡的學生們.她是一位年輕的代課老師,身高平常,金髮碧眼,身材勻實.她的牛仔裙,若是以學校裡的穿著標準來看,恐怕是有些太短了,不過倒也沒人追究過這碼事。

此時,她正在拼命深呼吸,好讓自己鎮定下來。畢竟她還是一名代課教師,不管是什麼樣的班級,最開始他還是有些怯場的,今天也不例外。

大家注意,我留意到你們的老師在教學計畫中指出,你們應該剛剛學習了關於內戰的知識。”“對嗎?考特妮友好地問著。

有幾個學生嘟嘟囔囔地給出了肯定的答案,不過大多數學生沒有吭聲。還有幾個學生自顧自地談笑起來。

咱們上著課呢,不要隨意講話。考特妮說著。

這樣的場面,讓她有一點後悔當初為什麼要進音樂專業,結果,除了代課教師之外,她幾乎沒有什麼工作能做得來。這種悔意,來得容易,去得到也快當。畢竟,她才不過19歲,她還有大把時間來豐富自己的簡歷,她很明白這一點。而且,得住于在高中階段修到的學分,她用一年時間就在大學裡拿到了副學士學位。她很清楚,沒有多少人能做到這一點。她又慢慢地深呼吸了幾次,把自己的悔意和怯場壓了下去。

她感覺自己又有自信控制場面了,便向那群123歲的孩子走近了幾步,手指插在臀部的口袋裡。

大家安靜。她指示著。根據你們的老師給我的說明,我們應該開始一起從歷史書的65頁開始學習。”“現在把書翻到那一頁吧。

她的話和書本拍在桌上,翻頁的聲音回蕩在教室裡,學生們開始聽她的話了。

考特妮驕傲地微笑著,轉過身去想要找一根粉筆。

.......

那天晚些時候,在學生們吃完午飯回到教室之後,考特妮靜靜地走在教室的過道裡,將學生的數學考試試卷發回給他們。她在學生午休的時候,就將這些卷子都批閱出來了,她為自己這麼努力工作感到驕傲,不過學生們考得很差,這有讓她對學生們有點失望之情。

當她轉身回教室前邊的時候,學生的抱怨聲從她背後傳來。

這不太對啊!

我以為我能考個更高的分呢!

這考試也太難了吧。

同學們,同學們,她用平撫的聲音說著。我沒有故意給你們打低分。”“這個分數是你們自己考出來的呀。

但是你幹嘛要把卷子都批了呢?一個亮藍色眼睛的姑娘抱怨著,她的金髮中有些棕色的髮絲。這個卷子本來是要羅威老師回來之後才批的

羅威老師跟我講要我批閱你們的卷子的。考特妮儘量不讓回應那個女孩兒時,語氣裡帶有厭煩的感覺。現在,我們來上理科……”

我為什麼只得了F一個男孩兒喊著。我爹媽會弄死我的!

我要羅威老師重新批我的卷子,那個亮藍色的女孩兒又開腔了。

我也是

對,我也是

我也……”

好了!考特妮不禁吼起來。分數不是我打給你們的,是你們自己做出來的。現在別鬧了,下次好好考才是真的。

她轉過身,準備在黑板上寫下板書。

突然她感到一陣眩暈。她的粉筆從手裡滑落,她一陣頭暈,靠在黑板的粉筆槽上才沒有倒下去。她的毛衣和短裙好像蓬了起來,堆在她的身體上。她的鞋子也一下變大了,她抬起腳,鞋子就掉了下來,她的襪子也一起滑落下來,它們已經太大了。考特妮幾乎立刻意識到,她開始縮小了,也就是說,她有縮小基因。

不要啊!她噓喊起來。長久以來壓在她心中對這種變異的恐懼立刻將她籠罩住了。

哇哦!

她縮小了!

快要看不到她了!

考特妮的衣服脫落下來,埋住了她的頭。

她用了好一陣子才終於設法從衣服堆裡爬了出來。她全身赤裸,站在薄薄的地毯上,桌椅的腿和學生的腿充滿了她的眼,她用一隻手臂遮住了自己的胸,另一隻手擋住了自己的胯下。她清楚地知道他現在只有15釐米高了,實際上可能還會更矮一點。

哦天呐!她喃語著。"我變成小人族了。"

學生們為了看清楚她,一下子擁過來,桌椅把地板弄得吱嘎作響。在她的眼裡,那些浮現在她上空的巨大面龐,像看著一隻珍獸一樣。

她不由得戰慄起來。

求求你們誰去給前臺打個電話吧!她朝學生們喊著。

她好小喔。

因為她縮小了呀。

對嘛,所以就是小人族嘍。

代課老師是個小人族?

快去啊!考特妮向他們嚷著,但是她的聲音輕易地被學生的議論聲淹沒了。

一雙穿著運動鞋的腳轟然踏在地板上,向她一路踏過來。考特妮驚恐地退了一步,抬起頭,她的視線掃過一雙白皙修理的腿,一路看到那個學生的臉,就是那個與她頂嘴的,金髮中夾雜著棕發的藍眼睛女孩兒。金髮女孩兒把她的兩隻腳跺在考特妮的兩邊,嚇得考特妮不禁東濤西竄,她驚恐的目光投向了那高高在上的面龐。

女孩兒的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考特妮驚叫起來。

她打算逃走,但是還沒逃出幾步,就被女孩兒一把從地板上捉起,五指緊握,一把將她舉向空中。

住手!放我下來!考特妮踢蹬哭喊起來,那個女孩兒把她舉到自己的面前。

咱們還是好好玩玩吧,你這個卑鄙的小代課老師。她可愛的天使面龐上浮現出一幅扭曲的笑意。

住手!你怎麼能這麼對待我?考特妮叫嚷著。快去給辦公室打電話啊!

我看,你連我的名字都記不得吧?”“說起來,你可是批了我的卷子呢。那個女孩兒發問了。

………………”考特妮驚恐地結巴著,她的自信早已粉碎殆盡了。你們的老師給我的卷子上,只有你們的座位號碼……”

我的名字是加布裡奈爾,女孩惡狠狠地說著.還有,你現在是我們大夥的玩具了。

加布裡奈爾轉過身,將手裡的考特妮朝向了班裡的其他同學。

我們今天要和我們的代課老師好好玩玩嘍。加布裡奈爾興奮地說道。

這群學生爆發出了一篇掌聲和歡呼聲。

帥呆了!

對,讓她見識見識我們的厲害!

我就從來沒喜歡過實習教師!

她可是給我打了個F呢!

我也是!”“咱們給這個代課教師上一課!

學生們從他們的座位上湧出來,擠在加布裡奈爾身邊在加布裡奈爾掌中的考特妮,被這麼多小孩子包圍著,早已經說不出話來,只剩下尖叫。他們巨大的身體移動得異乎尋常地快,他們潮熱的呼吸吹在她的身上和頭上,充斥著酸氣的呼吸從他們的肺裡沖出,填滿了考特妮的鼻子。

我認為 我們必須要 給他好好上一課,” 加布裡奈爾說。. “就是說,我們也給她出一次試題,看看她到底有多聰明。

對,好主意。

就這麼辦了。

來來,做吧!

思路不錯。

如果她沒有辦法答對,那麼就要打她的屁股加布裡奈爾繼續說著。

四周轟響起來的歡呼聲淹沒了考特妮,她不禁捂住了耳朵。

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考特妮高喊起來,她的手不再捂著耳朵,而是拼命地打算從加布裡奈爾的手中逃脫出來。

你現在是小人組,因此,我們可以這樣對待你。加布裡奈爾得意地說著。

考特妮被粗暴地甩向另一個棕色頭髮的雀斑女孩兒手裡,她的胃都抽搐起來了

凱拉,把她用透明膠貼到黑板上去。加布裡奈爾下了命令。

好呀,凱拉興奮極了。

住手!住手!凱拉的手指圍攏過來,從加布裡奈爾手中將考特妮抓走,而考特妮只能無助地哭喊。”  

這個巨大的少女把考特妮捉到教師的辦公桌上。她拉開抽屜,輕易地找到了一卷透明膠條。她把膠條拿出來,關上抽屜,就把考特妮帶到黑板前。

臉朝黑板加布裡奈爾下令。

住手!考特妮哭叫。

凱拉的手把她重重地按在黑板上,她的四肢被強行大角度地分開。然後,她聽到膠帶被撕成小條的聲音。沒過多久,她就眼睜睜地看著幾條教條粘在了她的腰、手肘、手腕、腳踝和膝蓋上。凱拉鬆開了手,她被膠條粘在黑板上。

放開我!”“我是你們的老師!考特妮別過頭朝著那群巨人學生狂呼。她的心臟因為恐懼而狂跳。

本來你也不過是個代課教師,凱拉輕蔑地回應。更不要說現在你就是個小人。

突然,她感覺到一根油乎乎的手指在她裸露的臀部上摸索,她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她的屁股還挺好看的,是吧?一個羞怯但是又好奇的男孩兒這麼說道。

佈雷南,把你的爪子拿一邊去。加布裡奈爾不耐煩地呵斥他。我們要考考她。

對不起男孩兒諾諾地道歉。考特妮感覺手指鬆開了。

加布裡奈兒的臉從考特妮的左邊闖進了她的視野。小女人把他的臉傳過來,緊盯著那張巨大的臉,那張顯露著卑劣的歡樂的臉孔。

求你了,別這樣對待我!考特妮祈求著。

加布裡奈兒只是笑了笑。

那麼我們給她出什麼題目呢?有一個男孩子問道。

凱拉你說,加布裡奈爾說。

我來搞定。凱拉果斷地回應。

考特妮從另一邊扭過頭,看到那個黑髮女孩兒開始在教師的辦公桌上搜索起來。這一次,她取出了一個夾著不少試卷的資料夾。她打開資料夾,抽出一頁,掃了一眼。

這是張理科考卷,凱拉跟其他學生說。

交頭接耳的低語聲立刻在黑板周圍擠著的那群六年級學生中轟鳴起來。

挺完美的嘛,我們不是剛好要開始上理科嘛,加布裡奈爾說。對吧小老師?她朝考特妮陰暗地微笑了一下。

而考特妮還在拼命地想從透明膠帶裡掙扎出來。我是你們的老師!”“我是人!不是玩具啊!”“你們放開我!

凱拉,出題吧加布裡奈爾說。

好咧!凱拉躍躍欲試。考特妮氣得發抖,也怕得要命,她發覺那個女孩兒開始掃視那張試卷了第一個問題是……”

嘟噠噠噠噠噠噠~一個男孩兒高聲唱起,學生們哄笑起來。

植物學是研究什麼的?凱拉開始發問。她的眼神帶著俏皮和期待,落在考特妮身上。

那麼,答案呢,小老師?加布裡奈爾跟上一句。

我不會回答!”“我才不會跟著你們一起搞這種無聊遊戲。

我看,你需要一些激勵啊。加布裡奈爾說。奧利佛,用尺子教訓她一下。

嘿嘿!一個小子陰笑一聲。。

考特妮看見一個雀斑臉男孩把粉筆槽裡的尺子拿起來,繞過加布裡奈爾身邊,快步走到吊在黑板上的考特妮身邊。

你拿著那玩意要幹嘛?考特妮驚恐地說。但是,恐怕她自己也知道會發生什麼了。

那小子消失在她背後,這下她沒法看到他了。轉眼間,她就感到她的屁股上被尺子重重地抽了一記,發出了清脆響亮的聲音。

嗷!住手!考特妮尖叫起來,她的身體因為疼痛抽動著。

那就回答問題吧,小老師加布裡奈爾鼓勵著她。

我才不喲……”

奧利佛又一次把尺子重重地抽在她的屁股上。

嗷喲!考特妮哭號起來,眼淚幾乎快要鼓出眼眶了。求求你們了,停手啊!

我們等著呢,加布裡奈爾用斥責的語氣回應。

考特妮拼命呼吸,她的心中充滿了恥辱和憤怒,隨著她的聲音迸發出來,是關於植物的研究[4]

非常好,凱拉說,她的手裡還拿著卷紙,不過這沒有影響到她嘲弄地給考特妮鼓了鼓掌。

好幾個學生都咯咯地笑起來。

下一個問題,凱拉繼續著

考特妮因為恥辱閉上了眼睛。她無法相信在她身上會發生這種事情

“……
還是假凱拉的聲音傳來,沙羅曼蛇[5]是一種溫血動物?

假,考特妮喊叫著回答,由於臀部的刺痛,她開始不由自主地取悅這些巨型學生,而對這種取悅行為的痛恨矛盾地壓在她的心裡。

又對了。凱拉宣佈。

好了吧,你們玩得夠開心了吧,考特妮說。你們總不能……”

在生物學中研究真菌的領域被稱作什麼?凱拉打斷她的話,繼續發問。

……什麼?考特妮被問住了,她意識到她不知道答案是什麼,她的喉嚨一下子開始發緊了。

她說的是,加布裡奈而用緩慢的聲音傲慢地回應道,在生物學中研究真菌的領域被稱作什麼?

不太……不太清楚真菌是什麼,考特妮結結巴巴地說。

沒辦法了……”加布裡奈兒笑著打了一個手勢

剩餘的那群烏合之眾們也開始哄笑起來。考特妮都能聽到他們擁簇著湊近的腳步聲。她的心臟從來沒有跳得這麼快過。

…………我不知道!

學生們終於大聲地笑起來。還有人在歡呼。

所以高高在上的老師大小姐也會在考試中出錯,對吧?加布裡奈兒開始嘲弄她。就算是她自己出的題也一樣。

……”考特妮不知道說什麼好。

奧利佛,加布裡奈兒朝他點了一下頭。

等下,不要!考特妮哭叫著

嗖啪!尺子重重地抽打在她的小屁股上。

每個問題是多少分?加布裡奈兒問凱拉。

凱拉看了看那張卷子。三分,她咧嘴笑起來。

奧列佛,聽到了沒?小老師剛剛丟掉了3分,不是1加布裡奈爾說。

瞭解!奧利佛開心地說。

嗖啪!嗖啪!

不要!考特妮喊破了聲音。雖然只是被尺子打中臀部,但是對縮小的考特妮來說,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一個壯漢全力一擊一樣痛苦。她感到她的屁股開始著火一樣疼起來。

凱拉,繼續出題。加布裡奈兒說。

考特妮又成功地答對了接下來的10題,每次答題都伴隨著恐懼,害怕再被尺子擊打,她感到了深深的羞恥。更不幸且諷刺的是,這種恐懼的情緒導致她沒法集中精神,結果在第11題上犯了錯。

錯啦!凱拉說。

住手!等下!我不是那個意思!考特妮祈求著。

嗖啪!

住手!

嗖啪!

快停下!”

嗖啪!

饒命啊!

考特妮開始抽泣了,她的身體因為劇痛而顫抖戰慄起來。

啊,可憐的小代課老師吃了太多苦頭了,人群中的一個男孩嘲弄著。

不過還好,剛才是最後一題了,凱拉說到。

考特妮透過淚花,瞥見凱拉將考卷放回桌子上。

我能不能再摸摸她的小屁股?一個熟悉的聲音問。

好啦隨便啦,佈雷南。加布裡奈爾說。

巨大的手指又再一次劃到了考特妮的屁股蛋兒上。不過這次,由於之前被那個小子用尺子重重地抽打,陣陣刺痛傳來。

住手!很疼啊!停下!快停下!

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佈雷南真的停手了。

怎麼了?佈雷南疑惑地問。

嘁,她的屁股還疼著呢唄。人群裡的一個姑娘說。看看她的屁股。整個都紅了。

嗯。你不想讓我們再摸你的屁股了啊?加布裡奈爾把臉湊近考特妮,她的呼吸都噴到考特妮的身上了。

是的,求求你們了!考特妮哭喊著。

好吧~”考特妮用甜的發膩的聲音說。考特妮知道大事不妙了。她的預感是正確的。好啊。因為我想要好好地和你的胸部玩一玩呢。

什麼?不要!不可以!考特妮震驚地尖嘯。

佈雷南,把她翻過來。加布裡奈爾發令。

“OK
一隻汗噠噠的手把她壓在黑板上,另一隻手把膠條撕去了。沒了膠條的支撐,考特妮的身體落入了佈雷南的掌中。她翻過身看著他。第一次注意到他的眼睛和頭發黑得如此徹底,同時他的面龐在同齡人中也顯得驚人地帥氣。佈雷南把她轉過來,又一次貼在黑板上。把膠條又貼了回去。

別把我貼回去啊!停手吧!考特妮高呼。

她試圖反抗,但是毫無作用。她的手臂被強行壓在身體兩側,腿又被分開,沒多久她就又被四肢敞開地貼在黑板上,不過這次她面對著全班學生。

當她終於直面這些巨大而又孩子氣的臉孔的時候,她抽下一口涼氣,她看到有些面龐上浮現著好奇,有些看起來開心,有些寫滿了淫欲,這些表情交織在一起。

別碰我,誰也別碰我!她尖叫著。我是你們的老師!”“我是成年人!

要我看你是個沒有穿衣服的小人族而已。加布裡奈爾的手滑向考特妮懸在黑板上的身體。

班裡的女同學們都格格笑了起來,而幾個男生的笑聲中更是帶著些別樣的意味。

住手!不要摸我的……別!考特妮哀號著。

加布裡奈爾的食指和中指按著考特妮的胸部,揉搓起來。這個年輕女孩兒的巨臉占滿了考特妮的視線,她緊盯著考特妮的胸部,眼神裡充滿了興奮和好奇。

考特妮向下望望,她仍然沒有辦法接受這種一陣陣湧來的感受,是由一個巨大女孩兒的兩根手指帶來的,而這個女孩不到一個鐘頭以前還不過是受她監管的一個學生。考特妮無助又不情願地地看著加布裡奈爾用指尖不停把她的胸部揉來彈去。

她的視線又轉回加布裡奈爾的面上。求你了!不要再這麼對我了!不要繼續摸弄我的胸部了!

加布裡奈爾的臉上滲出一絲笑容,一點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凱拉的面孔出現在加布裡奈爾旁邊。她也靠近了考特妮的胸部。她的右手抬了起來,指尖戳向考特妮的胸部。

我希望哪一天我的胸部也能這麼大,凱拉深吸一口氣。

我都是,加布裡奈爾附和著。

凱拉的手指逐漸將加布裡奈爾的手指頂了出去,沒過多久,就換成凱拉站在考特妮被粘著的小身軀前,摸弄著小老師的胸部了。她把她的一對胸捏在一起,又彈出去。

你的胸部真是好玩啊,凱拉咯咯笑著。

住手!考特妮尖叫。

真的?也讓我玩玩!佈雷南說。

他又把凱拉推開了。他一臉期待,一把捏住考特妮的右胸,重重地搓弄起來。

哇!真的是好玩極了啊!不消看也知道他興奮極了。

其他的學生們也興奮地討論起來,他們的手指也開始不老實了。尤其是女孩兒們,湊成小堆兒竊竊私語。不過無論男女,這些小孩兒們都用期待和複雜的眼神看著考特妮。

差不多了吧,也給其他人一點時間吧,有一個男孩說。

對啊,輪流嘛!另一個男孩兒附和著。

住手!不!考特妮哭叫起來,她的背部重重地靠在黑板上,拼命想要從膠帶裡掙脫出來。

但是她的努力毫無作用。這些學生在班裡吵翻了天,不過很快地,他們拍成了一排,從考特妮面前,一直排到教室後邊。不管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每個學生都把無助的考特妮的胸部玩弄了一番。他們都因此非常興奮。很多男孩在開始的時候有點畏縮,因為他們之前還沒有摸過女人的胸部,就算是這麼小的也不例外。而女孩兒們大多為考特妮的胸部著迷,幻想著自己有一天也能擁有這樣的胸部。考特妮朝著他們不停地尖叫怒吼,直到她的聲音開始嘶啞,但是學生們完全沒有在意。

直到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後,隊伍中的最後一個學生心滿意足地住了手,加布裡奈爾才走上前來,撕下了考特妮身上的膠條。

考特妮的身體又落到了她的掌中。她把這個縮小女舉到面前,詭異地微笑著。

剛才開心吧?她嘲諷地說。

考特妮輕聲抽泣著,她已經因為剛才的嘶吼而說不出話來。她只能帶著憤怒與屈辱移開了視線。加布裡奈爾大聲笑著,勾了勾她的下巴。

...........

你縮小了!你變成小人族了!天咧,嚇壞了吧是不是?這是校長在講話。

考特妮對校長並不熟悉,她只是代課老師,並不是學校裡的正式教員。米基校長是個三十多歲的美人,長長的棕發,膚色閃亮,體態修長有力。她戴著眼鏡,穿著一身職業裝。

米基校長在辦公室裡來回踱步,考特妮感到隨著她的腳步,身下的桌子也在震動著。考特妮還在盡可能地適應她的新尺寸,周遭的一切不但看起來都巨大無比,還移動得飛快,這不僅讓她恐懼,還讓她感到一陣陣暈眩。

我的父母何時能來接我呢?考特妮問道。她不想提及學生們對她的虐待,因此她並沒有和米基提起這件事。她現在只想趕快離開這所學校。

接你?米基回應著,語氣裡卻充滿了疑惑。親愛的,你沒有關注最近的時事麼?

……”考特妮不由得又縮禁了身體,雙臂抱緊了胸部。你的意思是……

米基轉過身來,慢慢地朝著考特妮站著的桌子走過來。她每走一步,都會通過桌子向考特妮傳來一波振顫。

本州的立法機構去年通過了一項法律,撤銷了小人族的所有人權。校長說。

考特妮的眼神迷離了一下,咬緊了嘴唇。她感覺自己聽錯了。啊?

米基已經非常靠近了,考特妮需要用力地把頭抬起到一個很不舒服的角度,才能保持和她的視線接觸。

就是簡單而言,校長解釋到。你現在被視為異種,而不是人類。你可以被合法擁有,或被作為寵物出售。我倒是覺得那些立法的人早就應該這麼做了。

考特妮在恐懼中喘息著。住手!你不會是認真的!如果你是個小孩兒,你這樣騙我還好說,但是你可是一個成年人!

米基朝著考特妮靠過來,禮貌地微笑著。

一個人縮小到什麼程度的時候就不算是人類了,我可是一眼就能看出來。她說著。不管怎麼說,你在上課的時候縮小了是挺令人驚訝的,但是也有其好處。我們的六年級老師們在今天下午要給學生們上一堂關於青春期的課程。這個課程總是有那麼點尷尬。不過要是能有一個可視教具的話,那可就方便多了。

……什麼?恐懼感讓考特妮開始結巴了。你不是說我吧?

米基朝縮小女伸出手。

住手!別碰我!考特妮嘯叫著。

巨大的手指將她捉起,舉到米基漂亮的臉龐前。

其實我覺得,如果我們的老師們能分開安排這個課程的課時,那麼你可以一直作為這堂課程的教具。校長一邊考慮一邊說著。嗯,這樣應該是沒問題的。

不要!考特妮哭了起來,在這個女人的掌中拼命掙扎,想要推開握在她腰身上的手指,在這一瞬她都忘記了自己裸露的胸部。

而且,在課程結束之後,你可以成為某個班級的吉祥物。米基高興地微笑著。我看,我們還可以舉行一個比賽,看看你會成為哪個班級的班寵!

我不是寵物!你不能像對待一個……你要幹什麼?不要!停下!

米基把一個空的紙板箱拿過來,把考特妮丟了進去。年輕的縮小女在盒子裡滾到了一旁。她一下跳起來,又因為米基拿起了盒子,撞向了盒子的一角。

我先帶你去埃裡森老師的班裡,校長說。她應該可以用你發揮最好的教學效果的。

住手!放我出去!考特妮絕望地尖叫著,她的狂跳不止。不要這樣!不要!不要...”

..........

“....
不要啊!

考特妮的最後一聲尖叫被埃裡森老師牢牢貼在她嘴巴上的膠帶悶住了,那個黑色短髮的漂亮女人,看起來比考特妮大不了多少。

成了,這樣就好了,埃裡森說著。

考特妮能感覺到埃裡森的手指正在試著另外幾條膠帶有沒有貼緊,她又一次被張開四肢,貼在了桌面上。考特妮也試著掙扎了一下,希望能夠掙脫,但是膠帶太緊了。

她看到年輕的老師轉過頭,面對著班裡的同學

大家聽好。記住,一個一個上來體驗,然後返回你的座位,寫下你的觀察結果。然後在我們看完視頻之後,會再進行一輪。

考特妮的嘴巴被粘住了,她只能低吼,並拼命搖頭表示反抗。埃裡森老師的頭消失在他的視野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漂亮的年輕小子。他朝考特妮咧嘴笑著,他的手朝著她赤裸的小身體飛來。

他開始從容地撫摸起她的胸部時,她無言的尖嘯幾乎完全被貼著她嘴巴的膠帶蓋掉了。




~
~





上一篇:xfreex翻譯:高校缩小事件
下一篇:東皇太一所寫:缩小女养育日记

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

cry
还木有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论坛充值客服 
内容审核客服1 
内容审核客服2

论坛讨论①群(已满):
Macrophiliafan讨论①群
论坛讨论②群:
Macrophiliafan 讨论②群
(请填写自己论坛ID进群修改昵称)

工作时间:
8:00-22:00

QQ群二维码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管理申请
友情链接交换
帮助中心
FAQ须知
论坛服务
门户
论坛
文库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
微信订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